刚刚更新: 〔医品兵王混花都〕〔古人拯救系统〕〔龙神至尊〕〔丹师剑宗〕〔覆汉〕〔逆天凤变:绝世农〕〔婚色可餐:饿狼总〕〔如痴如醉:总裁,〕〔嫡锁君心〕〔梦幻西游大主播〕〔天神学院〕〔见习催眠师〕〔我的星界之门〕〔乱斗水浒〕〔军事承包商〕〔一拳超人之帝王引〕〔美漫之变异亡灵法〕〔网游大魔王〕〔末世女主宰:兵王〕〔地师后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美冥王夫 第211章 无边胜景
    “这是在哪里?”我走到花丛里,发现这些花与黄泉河畔的景致一模一样,难道这里也是冥府?“哪里也不是,外面是混沌虚无,要看你想放到哪里。”江起云抱着双手站在我背后,声音带着一丝凛冽的质问:“先别管这个了,慕小乔,你的衣服怎么回事?”……你不会看吗?我的衣服前面被扯破了,后面也被沐挽辰撕坏一个口子,简直前后都漏风,而且刚才还站在水里,狼狈得好像难民。“我身上还有布料就谢天谢地了,破就破点吧……”我赶紧将这个问题敷衍过去。他冷哼了一声,拉着我往那栋突兀的三层小楼走去,里面……除了我房间的基本摆设以外,什么都没有。“哪有时间一样样点化,随便弄了个壳子而已,而且你家里我也只记得你房间的摆设。”我默默无语,好歹你记得我的枕头和被子吧?你居然只记得床单……只有冷水,这太正常了,除非他点化纸人侍女来尽心尽力的烧水做饭。我脱掉湿漉漉的衣服,用冷水梳洗,他的外袍就放在洗手台上,我穿上特别搞笑。像拖尾的大氅,空空荡荡的四处漏风。“起云……”我从浴室走出去,他屈着一条腿坐在飘窗上,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这里什么都没有。”他淡淡的说道:“跟冥府差不多,花开也好、花败也好,三千年一更替,没什么变化。”我光着脚、拖着袍子走到他身边。“我一直不明白,紫薇老头、太一尊神他们为什么能如此闲心雅致的看着世间万万年?虽然他们也有神职,但都是大爱无私,有几个神仙能像他们一样?”“你呢?”我轻声问道,他的侧颜在天边绚烂的红云下变得有些柔软。那冰雕玉琢的容颜,不管映着何种光线,都能摄人心扉,就算他曾经用面具遮掩自己的怜悯,最终还是动了私情,冰冷的锋刃也逐渐入鞘。“我?大概是最不长进的尊神吧,看着人间沧海桑田,我没什么兴趣,看着九重天上一个个散仙闲的无聊,也不想像他们一样,冥界更是无趣,再好看的景致也是固定了生灭,没有什么孕育变化——”他说到这里,突然回头看向我。外袍就这么松松的罩在身上,他抬起冰凉的手伸了进来,虚虚的划过肌肤,拂过胸前的柔软,滑到腰侧,将我往他身前带了带。小腹的弧度比以前明显多了,以前平平的,现在好像一个小山包。“这时候才能看出来……”他用手背抚过小腹,将我捞起来坐在他腿上。这样的姿势不常用,我记得有一次在车上,他用这样的姿势折腾得我快昏过去,恍惚间还看到沈青蕊嫉妒的眼神。那都多久了?我偏着头想了想,好像很久,却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节都能记得清楚。没有哪个女人会忽视这时候的感受,就连最恐惧的第一次,我也记得他俯身进来那一刻的冰冷触感、还有寸寸厮磨后那一声轻叹。“……起云?”我有些恍惚,想到过去的事情,总觉得是一场又一场虚幻的美梦。他冰凉的唇那么真实,一个个细密缠绵的亲吻落在颈侧胸前。“黄道村的法阵破了之后,其实你不必举行冥婚…

    …你之前说过,我完成任务后,你可以让我安安静静的孤独终老,其实你说这话的时候,没想过要与我举行婚礼吧?”我抱着他的头,手指纠缠着他肩后的长发。他轻笑了一声,冰凉的湿软滑过着胸前的敏感,他眼中暗金色瞳纹暗暗涌动,语气带上一丝邪魅:“那时候你那么怕我,给我扣上那么多罪名,我也不想自讨没趣。”说罢,他轻咬着细细厮磨,这种要命的触感让我的腰都开始轻颤。“……可惜后来,我发现你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有趣。”他吻了上来,遒劲纤长的手指顺着背脊往下,隐入末端。“我没想到一个人能有这么复杂的情绪,我看着你哭、看着你生气愤怒、咬牙隐忍、不甘羞怯、却又露出乞怜痴恋的眼神,听着你带着哭腔哼出破碎的嗓音,不管是痛、还是愉悦,你都会全身紧绷着颤抖……我觉得很有趣,看着你在身下绽放有一种成就感,哼哼……”他闷闷的笑起来,声音带着一丝得意的恶趣味。我感受到他的入侵,抱着他的肩膀绷紧了身体。冰凉的触感、熟悉的触感,一次次与我纠缠着化为春水,浸透骨髓。“你看,不管多少次,你都这样……”他笑着在耳畔低语,带着黏液的手指轻轻抚上小腹,问道:“顶到了吗?”我忍着不适感点点头,希望能快点适应:“这样……太深了,不好……”他蹙了蹙眉,似乎有些不满,我这样坐着尽力打开腿的姿势让小腹弧度明显,他还没有完全进去呢,这个发现让我懊恼又羞耻。“现在不行……宝宝长大了,你不能像以前那么粗暴。”我硬着头皮跟他商量。“哼……”他从来不承认他粗暴,似乎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做。我分不清窗外的柔光是朝霞还是晚霞,只知道披在他肩背上的暖光晃花了我的眼,那一层温柔的暖意融化了他冰冷的肌肤。迷乱的往下看去,身上全是细腻的薄汗,胸前的曼珠沙华如沐朝露微雨,红晕濡湿,迷了谁的眼,又乱了谁的心?不管怎么小心和顾忌,有些风暴来临时依然迅疾狂猛,一次次冲撞和烙印都不够!不够宣泄这种足以让人毁灭的癫狂。蚀骨的爱意,绝望又贪婪的痴缠。哪怕一起从云端坠落,也要像跳出水面的池鱼,濒死还在想着相濡以沫,紧紧的贴着身躯。“……还怕我吗?”他微凉的额头轻轻抵住我的额角。“……怕的。”我哑着嗓音回答,怕与你分开,怕拉不住你的袖摆。我抬手都没有力气,腰颤抖得声音都变了调,但仍然固执的留住他、不愿离开他的气息范围,他也一样,结束了也不愿意退出半分。……“……在有你之前,我不识情爱的滋味。”他低声在耳畔说道。“有你之后,我更加不识情爱滋味……”“什么仙宫苑、离恨天,我都没兴趣。”他轻笑了一声,语气带着一丝轻嘲——“九重天华、十方世界……你才是我的无边胜景、白云仙乡。”——感谢维一嘉、广州番禺银发五金厂、孟凡迈、岁月倾城蓦然回眸、柠檬草、燕、美丽永恒、秋雨玫瑰(淑雅)、愚人涵、向阳花……的打赏!手动鞠躬!手动比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