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小娇娘〕〔重返末世〕〔幕后黑手集团〕〔八零之神医有毒〕〔掠夺两界〕〔将军家的娇悍妻〕〔掌玄生灭〕〔男人强大〕〔神医毒妃〕〔超级制造商〕〔女领导的贴身小农〕〔混世小刁民〕〔重生麻辣小军嫂〕〔都市之妖孽公子〕〔司令,奴家不从〕〔超级兵王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吻安,总裁请轻撩〕〔怎样才能挣到一百〕〔爆宠狂妃:毒医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美冥王夫 第187章 尸沼阴路
    继续?我头顶都开始冒烟了,还要继续啊?每次我显露出一丝反抗或者挑衅时,他就以更加强大的魄力压来倒我。此时骑虎难下,怎么办啊?要不要偷偷给我哥拨个电话,让他来救场?江起云见我僵立,伸手将我抱上桌子上坐着,瞬间海拔骤增,方便他的举动,他毫不客气的将肩带往下一扯……“……这里是别人家的客房,回家再……嘶……”我推了推他,被他警告似的咬了一口。“那又怎样?你难得主动一点……这段时间让你躲了多少次,你是不是又忘了妻子该做什么?”他的动作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而且还不张开结界,这是故意的吗?!如果被林家的人开门看到怎么办?“……回家再继续好吗?”我的语气有点狼狈,他的力气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轻轻巧巧就将我的膝盖分开在他的腰侧,我的骨头在他手里像稻草一样。江起云微微蹙眉,估计觉得在阳间真麻烦吧?他一边盯着我,一边用舌尖唇齿缠绕着胸前的嫣红,这样的方式,我和他都有些招架不住。“……老公……求你啦……别在这里……”逼不得已只能祭出最后的招式。就算我的演技负分,这招也很好用,江起云轻轻的哼了一声,将我拢入怀中。“你越来不听话了,慕小乔。”他不满的蹂躏着我的嘴唇。好好好,只要他高抬贵手别再点火,咬就咬吧。我暗暗松了口气,伸手拽着他后背的衣服:“……司徒霖给了林小姐一面黄铜八卦镜,我哥摸了摸,是个有年岁的东西。”“嗯。”他的手带着惩罚意味的捏着我,有点痛。门外突然响起林家保姆阿姨的声音:“慕小姐,我家少爷让我来问问您需要帮忙吗?”她轻轻敲了两下门,就拧开了门锁——我我我,我还没穿上衣呢!江起云一瞬间幻化成了实体,将我禁锢在怀里包得严严实实,只留了一个腿缠在他腰侧的暧昧背影。那位阿姨“啊!”了一声,匆匆说道:“抱歉抱歉!这是——”她赶紧退出门。我飞快的套上了薄衫,瞪了江起云一眼,正想着怎么解释,就听到门外传来“咕咚”一声闷响。一股阴晦的气息夹杂着尸腐之气瞬间弥漫开。我正要开门,就被江起云从后面一把抱住、将我推开。他的手放在门把之上,微微蹙眉道:“……来了。”“什么?什么来了?”我赶紧贴着他的后背。“她不是说感觉有东西在她房里走动吗?应该是那些东西……”他轻轻拧开了门锁。我觉得他开门是顾忌着我,不然他自己飘出去就可以了,我还要自己开门、自己面对门外的景象。此时好歹有他挡在面前,让我有个接受的过程。门一开,那股阴晦、夹杂着尸腐味道的气息浓烈无比,林家的保姆阿姨倒在门边。地上有一双枯败灰

    白的手,正在她的头上乱摸、拉扯她的头发。走廊里从门口到隔壁林小姐的房门前,地板、墙壁、天花板,都变成了浓重的黑色。好像布满了迷雾的沼泽,有一双双手、肢体、大腿、甚至人头在黑雾中若隐若现,就像被沼泽吞没的尸体。今天因为我们过来,林言沁房门口的两个保镖就撤走了,到院子里守着她的窗下。此时这片黑色的尸沼一直蔓延到林言沁的房门前,她的房门周围被黑色的尸沼吞没,只有那扇白色的门完好无损,应该是我哥在门后贴了符咒。“我哥还在房间里!”我焦急的说。这地面好像一层黑雾,踩上去会不会跌进深渊啊?江起云伸手拎着我,如履平地般走到那门前,他让我去拧开房门,我一边开门一边喊道:“哥,你可别劈我啊!我进来了啊……”话音刚落,一把金钱剑就出现在我面前!江起云眼明手快的抬起两根手指弹开剑身,将我往里面一推,道:“去‘屋漏’的方位站着。”屋漏?他突然冒出这个词,我愣了一下。现在的卧室就是一间房,就算带上卫浴也是一间,跟古时候的房屋方位完全不同。古时候的房屋非常讲究建筑朝向,屋子的每一个方向都有名称。一间房子的门称为“户”,一般是朝南最佳,与门在同一面墙的窗户称为“牖”,还有屋顶的窗(或烟囱)称为“向”,这是三个进出、采光、通风的口。而屋子中间一般用帘子或屏风隔开,从门户进去后,要绕过屏风,才能看到位于窗户“牖”下的主人床位,这个床位称之为“奥”,是一间屋子里最深的地方,深奥这个词也是这么演变来的。而朝南的这面窗户正对着光线最好的一面墙、也就是房屋的西北角,就称为“屋漏”。听起来好像是说屋子漏了,有点凄凉的感觉,其实这个位置是“当室之白”、是供神的位置。江起云让我们站到屋漏之位,就是想让我们躲在最“干净”的地方。可惜现在的房间早就没有了这些讲究、也没法讲究,哪怕是自己建的别墅也是欧式小洋楼,哪有什么中式的门、庭、堂、室,老祖宗的东西早就丢得差不多了。地上的黑色尸沼逐渐蔓延进来,从门一直延伸到窗户。我哥将林言沁从床上搬下来,丢在了屋漏之位的最里面,我蹲在地上扶着林言沁,我哥挡着我,江起云站在最外面张开了结界。“你们有没有纸人?”江起云开口问道。我哥从腰包里掏出纸人符咒,江起云修长的手指三两下就折成一个小人,他递给我,让我从林言沁手上取一滴血。我也正想报仇呢,用刀尖扎她一下、取滴血不算过分吧?殷红的血滴在纸人符咒上,江起云掐诀一弹,纸人悠悠飘到了床上,代替林言沁。门外的黑色尸沼里,开始冒出了一个白色的鬼影,茫然的从门口一点点的冒出来,好像从地底的阶梯一步步往上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