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炮灰反转计〕〔不可名状之妻〕〔我在北美当律师〕〔大癌变时代〕〔点灯者〕〔沧海幻星〕〔声优养成大师〕〔呆萌小兽妃:九皇〕〔冥冥之中喜欢你〕〔权倾:运势之王〕〔我的超级庄园〕〔[综]和纸片人谈恋〕〔宁王府一点儿都不〕〔学园都市的女装玩〕〔绯色升迁图:崛起〕〔影帝,我宠的〕〔狂妃难驯,王爷你〕〔穿越之超级吐槽系〕〔三婚〕〔一念情深,万念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美冥王夫 第123章 蚀骨之毒
    风水学上说滴水为煞,那么滴泪呢?滴泪能否成煞?雕龙画凤的月洞床,连床顶上都雕刻着繁复的图画。百合环绕、并蒂莲花。这么精致的地方用来囚禁我,也太高规格了。床栏上的符咒无风自动,然后微微卷起,一点看不见的火焰将符咒缓缓烧毁,最后成为两缕青烟。江起云的身形在房中出现,窗外朦胧的月光溶在他的身上,恍若神祗的光辉。他一步步朝我走来,身形越来越清晰和饱满,直到他俯身压在我身上时,已经变成熟悉的重量。“……哼,青蕊倒是懂得将你收拾好。”他冷笑着抚上光滑的肌肤。我望着他,两行泪痕还没有干,眼泪浸湿了鬓发、在锦缎上留下暗色的痕迹。是啊,她聪明伶俐、尽心尽力的讨好你,当然懂的揣摩你的心思。他掀开了锦被,从腰肢抚过胸口、锁骨,最后停留在咽喉。“那么,你学乖了么?慕小乔。”我眨了一下眼睛,最后两滴眼泪迅速的滑下,消失在发间。江起云抬手解开了我的束缚,反正我这副样子躺在在他身下,也无处可逃。“……你哥哥找到了、还有一个老头,已经派人过去救,至于过程你自己问他吧。”他撑起身,冷冷的给了我一个侧影。我伸手抓住他的手,手指顺着他的手背往上缠。其实要主动并不难,我被他折腾了这么多个夜晚,该懂得早已动了。我从后面抱着他的腰,闷闷的问:“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就一头冲上去,出事了怎么办?”他冷哼一声:“而且还完全不听我的话,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你听了几次?不教训你,你还真的——”他的声音突然顿住,侧过头用余光看着我,同时,抓住了我伸入他衣服里的手。我越过他的肩膀,沉沉的看着他的黑眸,里面那暗金的瞳线就是我的业火。哭久了眼睛有点热辣的肿痛,盯着他时眼神不断的闪烁,却引得他的眸光变得深沉。当我们之间沉默时,先开口认输的一向是我。“……对不起。”“几次了?慕小乔,几次了?”他缓缓的叹了口气:“你骨子里的偏执,总让我忍不住发火。”他的语气软了些,我立刻从他手臂下钻过去,搂着他的颈、贴着他的胸腹、跨坐在他腿上。只要有心去做,这些并不难,何况我还不怕激怒他。在床帏之间我并不怎么怕他,除了一开始不明白他为何那么凶猛、以为他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让我死去。后来知道他的目的后,没有了那种死亡的恐惧,心里轻松了不少。而且我知道,只要他皱眉、或者他想质问我的时候,及时的将他喜欢噬咬的东西奉上,送在他口边,就能化解很多问题。“……慕小乔,你……唔……”看,要堵住他的唇舌,并不难。还能附带着点燃邪火,燃烧着他的衣衫和冰冷。我身上没有东西让他撕,他就撕着自己的衣服。舒展身体纳入他,勾住唇舌、堵住他的理智。锦缎床帘落下,随着他

    的狂暴轻轻的晃动出旖旎的波纹,隐秘的空间里,热气蒸腾如酥雨,细密密的汗水从肌肤上浸出、最终溶在他冰凉的身上。胸前他的名章如血般晃动,晃得我神智陷入泥潭难以自拔。“……老、老公……”他的手猛地一紧,捏的我好痛。我看他眼中露出警告的神色:慕小乔,你“还”想耍什么花样?他很清楚,我哪会无故变得这么“聪明”了。他毫不犹豫的跳入我拙劣的陷阱,是因为他无论何时都足够清明,只是想看看我怎么取悦他而已。我苦笑道:“你……不要这么狂暴好吗……顶得我疼……”那里还有对你至关重用的东西呢。他冷哼了一声,将我翻过来压在锦被上,声音带着一丝难掩的低哑:“如果每次你都这样道歉,我倒是乐于接受……”是啊,我怎么可能还不懂,在这种时候你的温柔才会体现。窗外寒风如刀、小雪飘摇。一方斗室之内却业火缠绕,纷杂痛苦的心情和蚀骨焚身的欢愉激烈碰撞,各不相让。该怎么办。就算在他肩上留下牙印、在他后背抓出血痕、在他冰凉的胸膛印下专属的印记,都无法消磨心里的怨。东方泛白,帷幕内归于平静,锦缎床单湿了很难受,他直接扯掉扔在地上,扯过被子拥着我合上眼。若是往常我早就昏睡过去好几次了,可是今天我莫名的清醒,就算身体累得快死了,脑子却还活着。“……你那个鬼脸面具呢?”我抚着他放在我胸前的手。他反手纠缠着我的手指,骨节交错、丝丝入扣,他懒懒的反问道:“怎么了?”“之前,你为什么要带那个面具?”“……你本来也没见过我,我也不想在你面前露出真面目。”“那为什么第七天在车上……我哥吼你,你就取下来了呢?”“……谁让你当时哭成那样!”他不耐烦的低吼:“看你这样子,今天别想下床了,你再问这么多无聊的问题,明天也不想下床?”我感觉到自己笑了,可是抬手摸了摸脸,却湿湿凉凉的。江起云皱起了眉头,撑起来看了我一眼,伸手摸了摸那被撞击得红肿的部位。“疼?”“……没,我想我哥了。”我否认。“他不会有事,明天或者后天他就来了……睡吧。”》》》有两个穿着夹棉小袄的女弟子来收拾房间,沈青蕊看到丢在地上那团湿的不成样的锦缎床单时,脸色十分难看。“你的帝君大人夸你贴心又聪明,我要向你学习。”我趴在床上,忍受着别人帮我擦身。沈青蕊轻蔑的翻了个白眼:“你也就伺候这段时间了,等你没用了,帝君大人才不会容忍一个蠢得总是惹他发火的女人。”我笑了笑,扭过酸痛的脖颈,趴在乱糟糟的头发上看着她:“你说得对,你挑拨是非惹火了他,被他命鬼差打得满嘴流血;我当面顶撞惹火了他,被他处罚得下不了床,我是该学聪明点,免得肾虚了。”沈青蕊那妆容精致的脸气得扭曲:“哼,我等着看你最后怎么惨淡收场!”我眯了眯眼,彼此彼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今天也很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