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1001夜:慕少〕〔万炼宝炉〕〔快穿失败以后〕〔医等狂兵〕〔(西幻)所有长得〕〔魔宗很穷〕〔爆笑傻妃:王爷,〕〔道镇苍穹〕〔总裁的换脸情人〕〔炮灰修仙〕〔拐星际战神的108招〕〔乱世枭雄〕〔暴死小说男主角用〕〔邪王独宠废柴妃〕〔校花的透视高手〕〔鹰掠九天〕〔弃妇当嫁,神秘夫〕〔爱如春风〕〔长生庄主〕〔恰逢情深不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美冥王夫 第70章 挑衅
    眼睁睁的看着那男子从二楼摔下来,周围的人惊呼了一声,但也没多紧张——才二楼,摔不死人吧。工头边跑边骂:“x你老母的死扑街,还嫌我们工地上事情不够多啊!跳大神给我滚去房里跳——”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周围的人都匆匆赶去,我和我哥、江起云站在原地没动。我们都看见了那只染血的手,就是一只胳膊的模样,虚空中抓着那男子的头皮拎着他跳,然后手一松让他掉了下去。虽然才二楼,但这男子估计活不成了。江起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空旷无比的工地在夜色中莫名的阴森荒凉,他突然勾起一丝冷笑:“……看来,有人知道我们要来,这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不是吧……不把我和小乔放在眼里很正常,但是连你都不放在眼里……这是挑衅还是作死呢?”我哥撇了撇嘴。“封邪法阵前几天才渡过一次危险期,空间倾斜,好多东西逃了出来,虽然最后封住了,但——”他皱了皱眉:“估计被等待机会的人利用了,血脸鬼王和邪教圣女的炼魂还不知藏在哪儿,慕云亮又被剥皮……哼,这是挑衅,对方要试探这个圈子里还有几个好手。”我有些紧张,听江起云这说法,似乎有个看不见的对手在暗中策划这一切。不远处的人群一阵骚乱,那个跳下来的男子落地时后脑勺重重的磕在一块砖头上,双目暴突猝死了。钟老板快崩溃了,匆匆走到我们面前道:“小乔姑娘,你们真的能解决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个项目押上了全部身家,再出事真的完蛋了!算我求求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事成之后我分一半……不不不……分大半身家给你!”我摇了摇头,苦笑道:“钟老板、钟叔,我只能说尽力,还希望你能配合……”“配合!我一定配合!你说什么我都配合!”钟老板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看他这焦躁的样子,我有些无语的看向我哥。“你要是配合,第一就是冷静下来,想想你得罪过什么人、亵渎过什么神灵没有?你好好回忆一下自己以前做过什么事,我们要找到症结,也会帮你保密,你自己考虑好。”我哥耿直的告诉他怎么配合。钟老板愣了一下,面上阴晴不定,他生意能做到这么大,身上肯定不干净,被我哥这么一说,他有些犹豫了。“没事,你慢慢想,我们今晚先回去了,白天再来看得清楚些。”回去的路上,我哥边开车边叹气道:“妹夫啊,我觉得我们好像越陷越深,什么人抽风了想要颠覆一下现有秩序呢?”“应该是让黄道村变成阴阳混沌之地的元凶,封邪法阵要维持不住了,他需要摸清楚这个圈子里还有多少能人可以做他的对手。”江起云单手支颐,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灯。“那为什么选在钟老板的地盘呢?”江起云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青山盖白骨、黄沙覆绿水,现在的人,哪知道百年、千年之前,在自己的脚

    下发生过什么事?他这块地风水破坏殆尽,几层黄土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枯骨。”我听得缩了缩脖子,上次侯少文的地皮也是这样,从地下挖出黑棺和一间古老的刑室,之前盖房子都不会挖得这么深,现在的高楼大厦需要很深的地基、而且好几层的地下停车场,挖得太深、自然惊动了一些深埋在地下的东西。江起云看到我瑟缩,很快的伸手过来握着我,还是那样十指相扣,我只好低下头遮掩脸红。我哥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们一眼,轻轻的哼了声:学得挺快的嘛……因为今天频频的十指相扣,让我虚妄的幻想得到一些满足,所以他再次推高我的睡裙时,我没有拒绝——我从来也没拒绝成功过。他想要的时候,拒绝只会让他动作更粗暴,而结果都是一样。他餍足的离开胸前被啃咬得肿胀的小草莓,抬起头来继续掠夺唇舌——他很强势,也有些嫌弃我不会伺候人,我这点可怜的经验都来自于他,而且一开始还很不和谐,一个吻把我憋得快要窒息,他才稍稍松开让我缓一口气。“……”他的表情有些冰冷,看得出有些不悦。或许在他看来,他已经非常纾尊降贵的怜悯我了,我却还不知好歹、不懂得配合。“……对不起,我、我不太会。”我怕他突然狂暴起来,他以前可是半点不顾及我的身体状况,也不管我有没有准备好、是否足够湿润,反正痛的不是他。对男人来说,艰涩就艰涩一点,过了一段时间总会好的,但对女人来说,一开始痛了,后面就很难再感受到愉悦,何况心理还很恐惧。“……不会可以练习,有些东西是本能。”他难得这么耐心,从我身上下来,侧身躺在我旁边,将我禁锢起来。一张小床贴得这么紧密,还盖着被子,这种私密的空间里发生的肌肤接触,让人尤其的敏感。胸腹紧紧相贴,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亲密,不外乎是不着寸缕的纠缠,你的身体里有我、我的身体里有你。体温彼此传递、纠缠成一团火,用抚摸和亲吻来诠释什么叫两人夜短、一人夜长。“江……起云……”我颤着声音喊了一句。“……你如果再叫错,我们就再来一次。”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凛冽,似乎刚才的意乱情迷只是我的错觉。我苦笑:“……老公,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折腾我?床单湿成这样睡起来很不舒服。”“不能。”他将我往怀里扯了扯,轻笑道:“这是乐趣。”》》》因为他的乐趣,第二天我下车时脚步虚浮,我都担心罗盘端不稳。这么大一片工地,走到当时发现法阵的地方就花了十来分钟,有些小山坡还没有被推平,挖了一半,显得十分凄凉。阴差大宝和陈老头被我们派去挖建筑垃圾,我哥在小山坡上插了三柱慕家探阴物的红线香,这三柱青烟直直的往钟老板身上飘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