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神刻契约〕〔权爷撩宠侯门毒妻〕〔重生军婚:霍爷,〕〔重生泼辣小军嫂〕〔一见朗少误终身〕〔医妃惊天:王爷,〕〔窥情:官心计〕〔点这有红包〕〔万界微信红包群〕〔重生校园:帝王娇〕〔九天剑主〕〔暖婚似火:顾少,〕〔关灯!神秘老公深〕〔七夜禁爱:早安,〕〔霍少的闪婚暖妻〕〔国民女神:重生王〕〔少将在上之娇妻有〕〔重生军婚:首长,〕〔特工重生:快穿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六百七十六章 调查结果
    “贝舒檬!”白泠泠低呵出声,关于这个事情,她真的不想再提。

    “你这话什么意思?”纪南对这个事情完全不知道,贝舒檬却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内情。

    贝舒檬眼睛瞪的大大的,她的拳头紧了松松了紧的,“行,泠泠不想让我告诉你,我也就不大嘴巴了。但你要记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对不起白泠泠的人。谁都有资格和她在一起,唯独你没有!”

    纪南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染着十足的冷意,“我不会害她。”

    “是是是,你的手段可比直白的伤害更残忍!我说什么都不会把泠泠放到你身边的!”贝舒檬走了过去,拉住了白泠泠的胳膊,“我们走。”

    “站住!”纪南低呵出声,森冷之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一直默不作声的程二爷这个时候拿出来了一根烟点着,他抽了一口,不紧不慢的问:“从始至终,你都没有考虑过白泠泠的感受,你有没有问过她是否真的想跟你在一起,是否真的想留在你这呢?不如我们问问她,如何?”

    纪南的瞳孔骤然一缩,他不敢问,他真的不敢问。

    白泠泠纤长的睫毛剧烈的抖动着,“我想离开这。”

    “我带你走。”贝舒檬果断的道,临走的时候还白了纪南一眼。

    等她们出了别墅,程二爷在走到了纪南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他吹了一口浓烟,“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你怎么忍心伤她到这个地步,你的心是用石头做的吗?”

    纪南不知道,他完全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就是因为他出国了没有告诉白泠泠吗?

    重新把白泠泠带回去后,贝舒檬就接到了纪南的短信,说是希望出来一起聊聊,贝舒檬直接将短信给删掉了。

    纪南等了一会没等到回复,他想了想,给夏泽打了个电话。

    夏泽很快就到了约定的地点,桌子上摆满了好吃的菜肴,还开了两瓶昂贵的烈酒,最重要的是,纪南已经喝完了一瓶的一半了。

    “纪哥。”夏泽伸了过来,“你这是怎么了?借酒消愁啊?”

    纪南惆怅的闭了闭眼睛,“能告诉我,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白泠泠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夏泽想起了贝舒檬的警告,摇了摇头,“我不能说。”

    纪南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话,“我知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不能把你拉扯进来,可如今他们都不告诉我,我一个当事人竟然还蒙在鼓里……”

    “纪哥,她们既然都不告诉你,就说明不想让你知道。再说了,纪哥你这事,做的也真的是太过分了点……”夏泽说到最后,小声的嘟囔起来,“而且就是因为你和泠泠的事情,搞得我和贝舒檬都快分手了。”

    纪南不解,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他和白泠泠,怎么又扯到贝舒檬和夏泽了?

    “真的不能说?”纪南最后确认了一遍。

    夏泽看着他受伤和颓败的神情和眼底的红血丝,就知道他最近一直没有休息好,肯定是因为这个事情一直惆怅。

    “纪哥……”夏泽犹豫了一下,“我就是想问,你在出国……”

    话还没说完,纪南的手机就响了。

    夏泽看了一眼,没看到,随口问了一句:“谁啊?”

    “华瑶。”纪南也是随口一答。

    夏泽的脸色变了变,没说什么。

    “有事?”纪南接起,冷冷的问。

    华瑶慢悠悠的说:“你老子不在家,要过来吗?”

    “我现在过不去。”纪南淡漠的说。

    “那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啊?我都想你了。”华瑶软软的道。

    纪南眉心一拧,“过不去,挂了。”

    “哎别别……”

    华瑶的话没说完,纪南直接给挂断了。

    他看着一脸怔然的夏泽,“你刚刚问我什么?”

    夏泽本来想问,你出国前的那天晚上,真的和华瑶在一起了吗?可是一听到刚刚纪南所说的话,和通话的内容。

    什么我现在过不去,很显然,之前是过去过的。

    夏泽的脸白了又白,觉得自己当时自己真的不应该因为这个事情和贝舒檬吵一架。

    现在可好,纪南和华瑶竟然真的……亏他当时还信誓旦旦的。

    夏泽越想越难过,对纪南也很失望。

    “我真没想到,纪哥你是这样的人。”夏泽说完这话,就站起身走了。

    纪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泠泠的突然转变和失明,还有他们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都让他觉得这些人在离他渐行渐远。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纪南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这么抓狂,就连当初收购公司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烦躁过。

    他越想越烦,直接将剩余的烈酒都喝了。

    喝完后,胃里就是一阵针扎的疼。

    他摇摇晃晃着身子往外走,活生生的像是一个醉鬼。

    狼狈不堪,也没了以往的自傲。

    回到了家,就看见助理拘谨的坐在沙发上。

    他见到纪南,连忙站了起来,“纪总,您怎么喝成这样啊?”

    才扶住纪南,他就吐了一身。

    助理对这些早就熟悉了,之前纪南工作喝成这样的时候也不少,只是如今,是在借酒消愁吗?

    “纪总……”助理本来是有事情要给他说的,可见他这样也说不了,于是只能先和苏姨帮他清理了一下。

    纪南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的,有了酒精的助眠,睡了也总比没睡要好。

    睡醒之后,他头痛欲裂,才坐起身,就发现身边有个人在那打着瞌睡。

    助理的脑袋一下子从手上滑了下来,头一点,醒了大半。

    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却对上了纪南清冷的视线。

    剩下的一半哈欠,硬生生的就没了。

    助理坐直了身子,擦了一下唇角的口水,“纪总,您清醒了吗?”

    “嗯。”纪南揉了揉太阳穴。

    助理忙道:“您之前让我调查的事情,我有结果了!”

    纪南还挺意外,“这么快?”

    “嗯,那个人您可能想不到……”助理有些神秘的道,“伤您的那些人,好像和陆元勋有些交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