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神刻契约〕〔权爷撩宠侯门毒妻〕〔重生军婚:霍爷,〕〔重生泼辣小军嫂〕〔一见朗少误终身〕〔医妃惊天:王爷,〕〔窥情:官心计〕〔点这有红包〕〔万界微信红包群〕〔重生校园:帝王娇〕〔九天剑主〕〔暖婚似火:顾少,〕〔关灯!神秘老公深〕〔七夜禁爱:早安,〕〔霍少的闪婚暖妻〕〔国民女神:重生王〕〔少将在上之娇妻有〕〔重生军婚:首长,〕〔特工重生:快穿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六百六十五章 渴望光明
    最重要的是,白泠泠压根不想把她暂时性失明的事情告诉纪南。

    贝舒檬越想越着急,但脑袋里头却有着另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夏泽不是那样的人,他知道分寸的。

    可再怎么说,他夏泽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心思单纯。

    程二爷见她发呆,也没再多待,很快就走了。

    送白泠泠过来,是他的任务。

    任务完成,自然会离开。

    只是,他还要找一个人。

    怀着满腔怒意的去了纪南的别墅,一进去就察觉到了森森冷意蔓延。

    “你来了。”纪南坐在沙发上,冷冷的吐出了这三个字,仿佛早就猜到他会来一样。

    “纪南,你可真让我瞧不起你。”程二爷讽刺的说。

    纪南的手指微动,指尖仿佛有着什么东西,若是仔细看的话,便能瞧见,那枚戒指正在他的手中转动着。

    “你更让我瞧不起。”纪南站了起来,“道上人人畏惧的二爷,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兄弟手下都快没了,却还想着怎么和喜欢的女人双宿双飞。”

    程二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再怎么,也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纪南眉心紧锁,“你这话什么意思?”

    好像他对不起白泠泠了一样。

    “纪南,我曾经是因为相信你,觉得你能给她幸福,所以才放了手,离开东城。否则你真的以为,李景之那些人,能拿我怎么样?”程二爷一字一顿的道,语气之中满是自傲,却并没有夸大其词。

    他能在李景之和他带来的那么多警察之中逃离开,就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而且那次,也是他忍不住想见白泠泠,不得以而露出的漏洞。

    可要是他真的想防备,想隐蔽,别说一个李景之了,就是十个李景之,都照样无可奈何他!

    纪南沉默不已,薄唇紧紧的抿着。

    他清楚,他一直都清楚。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害怕和恐惧。

    因为纪南更知道,程二爷对白泠泠的感情,或许不比他对白泠泠的感情少。

    一样用了心,一样动了情,一样想守护她一生一世。

    “现在看来,你保护不了她,你只能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难过。”程二爷这样说,“所以这次,我不会再放手。就算她还是不愿意接受我,还是想把我拒之门外,我也仍旧不会再放弃。”

    纪南听出了他话语之中的弦外音,连忙质问:“你什么意思?你们两个人还没在一起?”

    “不,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程二爷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

    纪南眯着眸子盯着他的背影,拳头缓缓攥紧,他面上逐渐涌现出寒霜,将其遮盖着,愈发浓郁起来。

    程祁,这是你自找的。

    ——

    天色缓缓昏暗下来,外面猛然刮起了大风,吹的窗户呼呼的响个不停。

    白泠泠站在窗口,感受着狂风的呼啸,她发丝凌乱,脸上也沾上了淡淡的灰尘。

    贝舒檬一进屋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默默的看了一眼屋里头的脏乱和吹到地上的纸,扯过一个毯子披到了白泠泠的身上,“干嘛呢?多冷啊,冻感冒了怎么办?”

    白泠泠拢了拢身上的毯子,“没事。”

    “洗个澡准备睡觉了,天都黑透了,都十点了。”贝舒檬拉着她进了浴室,“我帮你洗。”

    “嗯,好。”

    脱了衣服,二人都进了一个浴缸里,浴缸很大,两个人都不会挤。

    “泠泠,我们好像很久没一起洗澡了。”贝舒檬一脸坏笑的朝着白泠泠伸出了手,落在了她的身上,“让我瞧瞧,你胸大没!”

    白泠泠连忙拍开了她的手,“一边去。”

    “让我摸两下嘛,都是女的,怕什么啊?”贝舒檬故意这么说。

    白泠泠的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身。

    贝舒檬还是不依不饶。

    就着热气和贝舒檬打闹了一会后,白泠泠这才出了浴室。

    “小心点,急什么?”贝舒檬披上浴袍,连忙扶住了她,“你眼睛不好。”

    白泠泠的身子不自觉的颤了颤,她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的手,朝着墙上摸去。

    贝舒檬知道她的心思,没敢再拦着,不过却在旁边守着,神经紧张,生怕白泠泠一个不小心就摔了。

    不过好在白泠泠很快就上了床,她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满头大汗,刚刚洗的澡又白费了,但是她没有什么精力再过去一趟了。

    贝舒檬伸手摁了灯的开关,将灯关上了。

    可白泠泠却像是炸了毛一样,半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别关灯。”

    贝舒檬一脸纳闷的看着她,“怎么了?”

    “不要关。”白泠泠的声音发抖。

    贝舒檬愣神,她不就是关了个灯吗?怎么白泠泠的精神状况一下子变得这么多?好像神经瞬间紧绷了似得。

    “别关。”白泠泠还是这句话。

    贝舒檬觉得,八成是白泠泠对黑暗太过敏感了,可是……可是她开了灯,她也是看不到的啊!到时候她反倒是因为灯光而睡不着觉……这样真的很绝望啊!

    不过贝舒檬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好闺蜜,所以就将灯给开开了。

    而身边的白泠泠满头大汗。

    自从她失明了后,就特别渴望光明,虽然看不到,但会想要。

    “睡吧睡吧,一晚上都开着。”贝舒檬这么说。

    白泠泠重新躺回了床上,她大睁着眼睛,想从面前的黑暗之中找出一丝光明。

    可是没有。

    她还能好吗?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她都会在心里头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她也去找过医生,询问自己的病情,可医生也没有给她准确的答案,而是十分模糊的说可能一两个月,也可能一两年。

    如果真的是一两年,那她该怎么办?

    真的像是一个瞎子一样的生活吗?

    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甚至连上个厕所都得需要别人带着过去,家门更是别提了。

    白泠泠很绝望这样,更不想这样。

    听着身旁逐渐平稳的呼吸声,白泠泠翻了个身,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