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Hold不〕〔万年只争朝夕〕〔龙纹剑神〕〔超级绝世医圣〕〔诛天战魔〕〔神话之三国争霸〕〔莫总的隐婚太太〕〔盛少,情深不晚〕〔火影之究极下忍〕〔抗日之土匪军人〕〔灵武奇闻之戊土重〕〔我的冷傲教官老婆〕〔我真不是神仙〕〔一名隐士的前半生〕〔最强单兵〕〔吕布之雄图霸业〕〔疯狂农民工〕〔黎明之剑〕〔帝女尊之凤临为皇〕〔重生之资本巨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五百六十五章 拉个垫背的
    “既然你没缺胳膊少腿,又为什么不能做点正常的工作?什么事情都想着投机取巧,走捷径,你觉得可能吗?”纪南冷冷的质问。

    吕沫狞笑着,却有些苦涩:“你说的真轻巧啊,像你们这种生来就是大少爷,从小到大不缺钱花还有人伺候的人,怎么会体会的到我们的辛酸?在你眼里,我这是作践自己。可在我眼里,我只不过是为了生活,为了活命而这么做的罢了。你以为人人都有钱吗?我也想要钱,我也想站在那么多人都崇拜的高度上生活!如果有钱,我爸就不会还在工地上上班了,他就更不会因为意外而死掉!”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怨恨,几乎要将她的心神吞噬。

    如果不是白泠泠开发半岛南山,还出那么高的价格,她父亲也不会为了一个月多出的那两千块钱去工作了,那样,他还是在之前的工地上上班,或许不会出事,更不会丢了性命!

    这一切都是白泠泠造成的,都是她害死了她的父亲!毁了她的家!

    “生死之事,谁又能说的通呢。你父亲的死是个意外,白家也给了你们的补偿金,这不是你自甘堕落的理由。”纪南轻轻的道:“我想,你父亲也不希望看见你如今是这个样子吧。”

    吕沫抹着眼角的泪,“只要我过的好,他就能安心。至于过程,那都不重要。”

    纪南的眉宇间染上些许无奈,“你要是真的想要钱,我可以给你。..”

    “我不要你的钱!”吕沫激动的说着,“你把我当成什么?乞丐吗?”

    拿了纪南的钱,她就彻底在纪南面前抬不起头了。

    她不想,更不希望这样。

    “如果你把援手当成是施舍,那我也无话可说。”纪南将银行卡丢到了她的怀里,转身就走了。

    吕沫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却久久叫不出他的名字来。

    她还有什么资格……再靠近他……

    黄熠……韩潇,白泠泠!

    都是他们把她一步一步的逼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不会!

    “据最新报道,女演员吕沫诬陷当红明星韩潇一事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原来这其中涉及的弯弯绕绕还不少。数前月,一个名为黄熠的私生子继承家业,拿钱在圈内十分张扬,怒砸好几个影片,就为了追求韩潇。可没想到因为韩潇不同意跟他在一起,所以才对她身边的好友吕沫动手,威胁她来帮自己达成目的。”

    白泠泠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里头的记者报道。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吕沫这是将锅全都甩到黄熠身上去了?

    “昨日夜里,吕沫被送往医院,据我们调查,她刚刚做完流产手术,孩子很有可能就是黄熠的。..我们已经找到了吕沫的病房,马上进行采访。”记者说完,画面便开始晃动起来。

    白泠泠身旁的贝舒檬撇了撇嘴:“这女人戏可真多啊,她把事情搞的这么大,别想混了。”

    “她确实是不想混了,临走之前,还想拉下个垫背的。”白泠泠的语气淡淡的。

    “我看也是,你说那个黄熠招惹谁不好啊,偏偏是吕沫,他这不是洗干净了脖子往吕沫的嘴下送嘛。”贝舒檬夸张的说。

    白泠泠没有回答,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记者们才问了没几个问题,吕沫便开始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她哭的时候还不出声,嘴唇抿着,像是在倔强的要将眼泪给逼回去似的。

    不得不说,这确实让人看着十分惹人怜爱,要是心态不好的,恐怕连话都不舍得问了。

    “我和黄熠……我和黄熠……”吕沫委屈的道:“不是我愿意的,是他给我下了药,然后对我……还拍下了视频威胁我,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才受他所迫,我一直不敢说,怕他将视频放出去。我真的受够了,我为了这个背叛了朋友,我一直心中有愧,我也豁出去了,大不了不在圈里混!”

    记者问:“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黄熠的喽?”

    “是的。”

    这下子,黄熠的名声是彻底的臭了,而吕沫这锅也甩的一身轻。

    她很清楚,留是留不住了,于是很干脆利落的说离开圈子,临走的时候还树立了一个为了友情她放弃什么都可以的标杆,看的白泠泠一愣一愣的。

    没过三日,黄熠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他被赶出了家门,又过回以前那流浪的日子了。

    至于吕沫,她退圈后就没了消息,白泠泠也不清楚她在哪。

    不过她明白,吕沫是不可能就这么销声匿迹了的,她肯定还在想着别的主意,打算来个出其不意。

    白泠泠倚在沙发上沉思,连纪南回来了都没听见。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纪南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没什么。”白泠泠有些慌乱的道。

    纪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唇角嗜着淡淡的笑意,朝着厨房走。

    白泠泠叫住了他:“那天晚上,是你送的吕沫去医院吧?”

    纪南脚步一顿,“嗯,不过我已经跟她把话说开了。”

    白泠泠哦了一声,“做饭去吧。”

    “好。”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无比的清闲,白泠泠公司的事情几乎全丢给了纪南,她只需要在家里头安安静静的养胎就行。

    这恩爱的样子,仿佛他们没有离婚似的。

    贝舒檬还天天追问白泠泠到底要不要和他和好,可白泠泠一直没有回答,她只是想再等等看看,不必那么着急。

    一天晚上,白泠泠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做了个噩梦,腿猛地一踹,像是被人拽了一下,踹完后就觉得腿好像抽筋了,怎么伸都疼,不过几秒钟就出了一身的汗。

    白泠泠闷哼出声,吵醒了身旁的纪南。

    “怎么了?”纪南担忧的问着,眼底还带着没褪去的睡意。

    白泠泠不想让他担心,“没什么事情,就是腿突然疼了一下。”

    啪嗒一声,纪南将床头的小台灯打开了,却发现白泠泠脸色发白,额头上都是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