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虐渣手册〕〔证道三千界〕〔隐婚甜蜜蜜:总裁〕〔绝宠毒妃:魔帝,〕〔最强神话帝皇〕〔香江纵横之1982〕〔华娱之梦〕〔有妖气客栈〕〔异世师表〕〔豪门绝宠之军少溺〕〔重生最流风〕〔穿越自带神攻略〕〔明末小平民〕〔血狱江湖〕〔超级魔法全才〕〔快穿之打脸计划〕〔都市修仙奇才〕〔重生之超神黑客〕〔穿越之宛启天下〕〔文化入侵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五百六十四章 不需要你可怜
    别墅前的庭院里有着一地的枯叶,一踩上去发出沉闷的声音,那秋季呼啸着的风声有些刺耳。..

    别墅内灯火通明,强悍的隔音效果静的让人发慌。

    纪南顺着走了过去,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纪南还是拉开了门。

    被遮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嚎叫:“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黄熠发泄似得朝着吕沫的肚子踩了上去,她鼻青脸肿的,狼狈不堪,还带着血迹,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臭!”黄熠忿恨的骂着,“一天到晚的老他么给我惹事!韩潇是你能碰的人吗!你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谁你都敢惹,活腻歪了是吧!”

    吕沫脸上泪和血混杂在一起,浑身发抖,“对不起……黄总……是我的错……我不会连累你的,不会连累到你的……”

    黄熠才不相信这女人的鬼话,他恶狠狠的又朝着她踹了一脚,疼的吕沫冷汗都下来了。

    “滚吧,你的路算是彻底毁了。”黄熠道。

    吕沫手撑着地,艰难的想要站起来,却疼的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黄熠知道自己下手轻重,绝对不会这个样子,他眸光一冷,“装什么?”

    吕沫还真的没装,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坠疼坠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流淌,“我没有……”

    “还装!”黄熠直接给了她一个巴掌。

    纪南才上来,正好瞧见这一幕,他眉眼一寒,几个大步上前,伸手攥住了黄熠的手腕,“黄总,打女人?”

    黄熠有些惶恐的看着纪南,他到底是怕纪南的势力,“纪总怎么……突然来了?”

    纪南面色阴沉,他低头看着吕沫,吕沫哭的凄惨,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纪南救我……救我……”

    黄熠心头不安,这个吕沫,怎么还能勾搭上纪南?!

    纪南冷冷的注视着黄熠,语气森冷:“吕沫,我就带走了。”

    黄熠见此,哪里还敢说什么,连连点头:“您请便。”

    吕沫听闻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可算是落回了肚子里。

    纪南抓住了吕沫的肩膀,想把她给拽起来,可没想到吕沫的身形却摇摇欲坠,脸色惨白,才站直了身子便朝后倒了下去。

    黄熠惊呼了一声,“她的腿上好多血……”

    纪南眉心紧锁,顺势朝下看去,发现确实如此,而且血迹蔓延极为凶狠,不知道是哪里伤着了。..

    “这怎么办……”黄熠也急了,毕竟刚刚是他暴打的吕沫。

    纪南一语不发的将吕沫抱了起来,朝着楼下走去,见黄熠不想跟上,他冷声道:“还需要我请你吗?”

    黄熠摇了摇头,急忙跟了上去。

    送去了医院后,二人在门口等着,黄熠心有不安,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没有下重手啊,难道是倒在地上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划伤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急救室的门打开了,护士问:“谁是家属?”

    黄熠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纪南就抢先一步,冷冷的道:“我是她朋友,她怎么了?”

    “腹部受到严重击打,孩子是保不住了,我们打算进行流产手术,签个字吧。”

    纪南的瞳孔骤然一缩,一旁的黄熠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流……流产?

    拿给黄熠签完字后,他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纪南冷冷的站在一旁,颀长的身形掩藏在了阴暗当中。

    手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是白泠泠打来的电话,问他这么晚了还回不回去。

    纪南想了想道:“临时有点事情,回去的恐怕得晚点,你先睡。”

    “哦。”白泠泠毫不在意的道,挂了电话。

    等吕沫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且也把孩子打掉之后,黄熠就悄悄的走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事情,在他看来,等之后在甩给吕沫点钱补偿补偿她就得了,没有必要在这浪费时间。

    纪南在这守了吕沫一夜,第二天早上她才醒,见到他在身边的时候,唇角溢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纪南肯定不会把她丢下不管的。

    果然,他还在这!

    纪南睡得很轻,又是坐着,一点动静都能吵醒他。

    见吕沫恢复了点力气,纪南便道:“醒了,我去给你打饭。”

    “谢谢。”吕沫小声的道:“昨天多亏了你,不然我得被黄熠活生生打死……”

    纪南声线清冷:“你在跟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吕沫神情一变,慌乱的解释着,生怕纪南以为天和黄熠有什么,觉得她脏,“没有,我没有跟他。”

    “你流产了。”纪南冷冷的道。

    吕沫的眼睛瞬间大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结结巴巴的出声:“我……我流产……了?”

    吕沫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所以,纪南是清楚她和黄熠之间的事情了吗?

    吕沫觉得呼吸沉重,她的眸光慌乱而急促,“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赔着我……”

    为什么,要给她希望?

    “你一个人孤身在外,连个家人都没有。你怎么说,也曾经来过我公司工作,就是我公司的员工,上司看看员工,很正常。”纪南的声音中没有丝毫波动。

    吕沫苦涩的笑着:“纪南,你可真狠。”

    纪南不解。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还在给我希望……为什么?为什么啊……”吕沫红着眼眶瞪着他,“如今,你能看到我的笑话了对不对?你觉得你终于可以甩开我了对不对?”

    纪南的眸底掠过一抹诧异,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会让你产生我给你希望的错觉。我帮你,是因为我可怜你。”

    “可怜?”吕沫又哭又笑,神情癫狂,看起来精神有点不正常,她大声吼着,“我不需要你可怜我,我也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我!我吕沫活得好好的,我没缺胳膊少腿,我凭什么要你们可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