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阁楼通异界〕〔快穿:攻略系统,〕〔仙武帝尊〕〔逆武丹尊〕〔田园蜜宠:山里汉〕〔军婚撩人:权少的〕〔不良与毒舌的刀铳〕〔完美机甲剑神〕〔一起走过的江湖〕〔历史粉碎机〕〔超能小农夫〕〔幻梦列车〕〔华山惊变〕〔都市至强狂兵〕〔废材狂妃:邪王盛〕〔帝临诸天〕〔地狱归来〕〔重生隐婚:Hi,高〕〔凰临天下:至尊魔〕〔重生之废材修仙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五百一十章 大网
    苗曼被他盯的发慌,用暴躁掩饰自己的慌乱:“你看看看,看什么啊!不赶紧想着怎么救儿子,成天到晚的没正事。都说老公是天,能遮风挡雨。好么,现在儿子出了事,你这个当爹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贝太初眉心一拧,“哪次你捅出来的篓子我没处理?”

    “是,正事不干,闲事一堆,你要是好好想想咱们儿子的事情,他现在也不至于一直呆在监狱里头出不来!”苗曼说着就抹起了眼泪,“我都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在里面能不能吃好睡好,会不会让咱们儿子做什么劳累的活。他从小到大连扫把都没拿过,怎么能受的了那样的苦!”

    贝太初越听越烦,“那都是他自作自受!”

    “你胡说什么啊!”苗曼像是一个市井泼妇一样,“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个被苗贺杀死的人?他有什么罪?他可是无辜惨死的人!他才是受害者!”贝太初说。

    苗曼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的道:“那是他活该!谁让他撞小贺,死了都是轻的!他命就该绝!”

    贝太初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

    他从来没有想过,苗曼会说出这样的话。

    知道她性格不好,但都是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

    可如今,她竟然这么不拿别人的命当命么?

    “苗曼,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贝太初摇着头,觉得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苗曼了。

    “我怎么样了?好啊,儿子刚进去,你就开始对我挑三拣四的是吗?”苗曼委屈的道。

    贝太初伸手捏了捏眉心,“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苗曼尖声说完,就走进了浴室,不管贝太初怎么说,她都不出来了。

    这一整天,都一直没有平静下来。

    天还没亮,贝太初就感觉床边动了动,好像是苗曼在下床。

    奇怪,她向来都要睡到十来点钟自然醒,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难道是要上厕所吗?

    贝太初没有睁眼,就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苗曼洗漱后,就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出去了。

    贝太初急忙穿上衣服,脸都没洗的追上。

    苗曼一下车,就朝着一个他无比熟悉的男人跑了过去,二人十分自然的相拥,苗曼还朝着男人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贝太初的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轰的一下就炸了。

    毛德……

    他们怎么会……

    贝太初的大脑死机了好久都没有恢复运转,单单就这一个吻,就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

    直到他们二人的身影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忙追了上去。

    这俩人貌似是出来吃个饭,贝太初坐了下来,随意的点了几个菜,就装模作样的看起了报纸。

    “宝贝,那家伙怎么说?”毛德搂着苗曼的腰。

    苗曼不屑的道:“别提了,昨天我还特意用了激将法,谁知道他竟然一点表态的意思都没有!真是气死我了。看来,贝太初是真的不会救苗贺了,怎么办啊?”

    “别急,他不救,我来救。怎么说也是我自己的儿子,我可不能看着他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毛德这样说着。

    贝太初的瞳孔骤然一缩,拿着报纸的手指猛地收紧,将纸张攥的直响。

    “好,那我可真的就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苗曼凑过去,又朝着他脸上吻了一下,“还是你好。”

    毛德笑的开怀,可贝太初却听的心头满是怒火。

    他想也不想的站了起来,抓起桌子上的茶壶,一回身,猛地朝毛德的脑袋上砸了上去!

    砰的一声,血瞬间就顺着额头流淌下来。

    毛德一下子就被砸懵了。

    苗曼还以为是有人找事,谁知道一转头就对上了贝太初那张狰狞的面容。

    她大惊失色,嘴里头才吐出了一个“贝”字,脸上就挨了一个巴掌。

    毛德将苗曼护在了怀里,“贝太初,你特么打女人!你还是不是人!”

    贝太初直接扯着苗曼的头发将她拽了过来,苗曼疼的五官扭曲,尖声叫着:“你放手!放手!”

    “老子他么哪点对不起你?”贝太初咬牙切齿的问着:“这么多年了,你要什么我没给?你竟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龌龊事!”

    苗曼一见事情已经败露,连藏都不想藏了,“龌龊?贝太初,要不是你妻子死了,你永远都不敢把我领进家门!因为你不敢,你没那个能力!你特么就是个怂包!”

    贝太初气的浑身发抖。

    “实话告诉你吧,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啊?我明知道你有妻子我还凑上去,你真当我傻啊!要不是看你有钱,我凭什么会跟你?”苗曼所说的每句话都像是扎在他的心窝,“我和毛德,恋爱的时候可和你早多了。”

    事情到了现在,已经十分明朗。

    当初,苗曼和毛德相爱,但俩人没什么钱,恰好那个时候,毛德和贝太初偶然相识,因为兴趣相同成了朋友。

    于是,一个几十年的大网,就这样展开。

    苗曼跟了贝太初之后,就以报答媒人为由,让贝太初给毛德点“好”,一来二去的,也就慢慢的爬了上来。

    后来,苗曼怀了孕,顺理成章的就是贝太初的孩子。

    等孩子出生后,苗曼特意坐了个亲子鉴定,才知道这孩子其实是毛德的。

    不过这也没关系,有别人替着自己养孩子,也是一件好事。

    “贝太初,你要是没有钱没有权,我凭什么跟你?脾气又差又暴躁,有哪个女人受得了你。”苗曼被他拽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可嘴上没有丝毫饶人,“哦对,有一个,不过被你间接性的逼死了。可怜那个贝舒檬啊,打小就没了母亲。”

    贝太初牙关发颤,反手又是一个巴掌,“贱人!离婚!”

    “好啊。”苗曼仰着头,笑的无比畅快,有些钱,她早就挪了过来,再说了,如今毛德地位也不低,就算没有贝太初,她照样还能过以前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婚心动魄:神秘人〕〔山村透视兵王〕〔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快穿:邪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