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殷纣〕〔这个法师不太冷〕〔异能少女重生:帝〕〔沧海无缘〕〔凤掌天下:宝贝,〕〔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神豪奶爸〕〔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大手相师的秘密〕〔变身之绝色伊人〕〔仙武神帝〕〔朕心爱的丑姑娘,〕〔逆天狂医〕〔成神风暴〕〔三国之蜀汉中兴〕〔夏月酒吧〕〔娇妻在上:霸道总〕〔超级分身家族〕〔透视小野医〕〔腹黑总裁的漫漫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你害羞了
    唏嘘这件事情的,还有其他人。

    谁不知道纪南和白泠泠的感情深,可是这才过了多久,二人就离婚了,而且纪南还有了新欢。

    韩潇立在纪南身侧,挽着他的胳膊,正轻声细语的跟他说着什么。

    远远看去,像是在讲悄悄话似得。

    “白泠泠在那边,要过去么?”韩潇问。

    纪南清冷的视线从白泠泠身上掠过,又移到了她的后方。

    程二爷没陪着她一起来么?

    “不必,入座吧。”纪南的声音中没有丝毫波动,带着韩潇坐下。

    好巧不巧的是,王瑜给白泠泠他们安排的位置,正好是纪南他们身后。

    冤家路窄。

    白泠泠僵坐在那,可注意力却忍不住的移动到前面,想去看纪南和韩潇都在做些什么。

    婚纱展马上就开始了,灯也全部熄灭,只剩下台中打下的光。

    前方的纪南面部轮廓也变得朦朦胧胧的了,好似没了灯光的暴露,白泠泠的视线更不加以遮掩。

    纪南感受到了后方炽热的视线,心里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是已经在他和程二爷之间选择了后者了么?又为什么要用这么眷恋而炽热的眼神看着他。

    模特在台上一个接一个的走着,身上穿着精心设计价值不菲的婚纱,可白泠泠的注意力却一直没有放在那上面。

    不过贝舒檬倒是看的津津有味,还压低了声音对白泠泠道:“我觉得第五套不错,你觉得呢?”

    白泠泠缓过神来,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有一套是她喜欢的,“第八套好看。”

    “说什么呢?”突如其来闯进来的声音吓了白泠泠一跳,她仓皇的转过了头,发现最不可能来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这。

    “你……”她瞠目结舌的看着程二爷,出奇的结巴了,“你怎么会在这?”

    程二爷的额头上带着细细密密的汗,掩藏在了黑暗之中,他坐了下来,伸手攥住了白泠泠的手,“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事情办完了,就急忙赶来,还好,来的不算晚。”

    黑暗之中,程二爷的眸子亮晶晶的,带着不符合他性格的清澈,仿佛是要将自己内心的所有情绪都展现在白泠泠面前,恨不得让她看的一清二楚。

    白泠泠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还好。”她匆忙垂下了睫毛,掩盖住内心的慌乱,将手抽了回来。

    被他碰过的地方很热。

    手心里瞬间出满了汗,程二爷锲而不舍的伸过了手,“很热么?”

    “还好。”白泠泠深吸了一口气,随意的拿着纸擦了擦,“好好看吧。”

    程二爷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凑近了她,可声音却没有丝毫掩饰,让前面的二人听的一清二楚,“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白泠泠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局促不安的移动着视线,“你别胡说八道,好好看可以吗?”

    程二爷眉眼含笑,“好。”

    可是这一整个婚纱展,白泠泠都没有仔细看,只有贝舒檬偶尔叫她的时候,她才会回神扫两眼。

    “阿南。”韩潇的头靠在了纪南的肩膀上,这亲密的举动深深的刺痛了白泠泠的心,“感觉这里头闷闷的,不如陪我出去透口气吧?”

    纪南面无表情的道:“那你自己出去。”

    韩潇不满的晃悠着他的胳膊,“你陪我。”

    纪南视线清冷,带着明显的不耐烦,“要去自己去。”

    韩潇撇了撇嘴,不闹腾了。

    这场婚纱展整整进行了两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天都黑了。

    程二爷对白泠泠道:“我有点事情,你在这等我。”

    “好。”

    白泠泠坐在那玩着手机,却发现纪南不知道和韩潇说了什么,二人竟然分道扬镳,一个朝外走,一个朝着远处走。

    夏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起身说:“我也有点事情。”

    白泠泠和贝舒檬面面相觑,“他们干嘛去了?”

    贝舒檬摇头,“可能集体上厕所吧?”

    白泠泠:“……”

    婚纱展结束之后,是会有一个小时的交易时间。

    纪南才走到那,就见程二爷将卡递了过去。

    程二爷瞧见了他,唇角扬起一抹硬朗的笑容,“纪先生,你是要为韩小姐买婚纱么?”

    纪南不言不语,恍若没有听见。

    程二爷也不觉尴尬。

    “程先生,您再确认一下,是这款吧?”

    程二爷点头。

    纪南的视线在那套婚纱上停顿了良久,这款婚纱不是别的,正是白泠泠说好看的那件。

    只是,他好像来晚了点。

    “纪先生也看上这套了么?”程二爷自然知道他是什么心思,故意问。

    纪南收回了眸光,薄唇之中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话毕,转身就走。

    紧跟着而来的夏泽连句话都没说上,他对着程二爷讪笑了两声,将贝舒檬说好看的那件婚纱给买了下来。

    程二爷眸光轻闪,“这是要求婚了?”

    夏泽摇头,“哪有那么快。”

    程二爷的眸子转了转,不知道打着什么歪主意,“不如我帮你?”

    “你怎么帮?你自己的感情事情,好像都没有成功吧?”夏泽斜睨着他,完全不相信他的话。

    程二爷薄唇一珉,“两个人的性格不同,处理事情的方法也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不用白不用。

    夏泽这么想。

    几乎是抱着试探性的心思,夏泽向他讨教了一下。

    可谁知道程二爷却说:“我劝你最好一年之内都不要跟她求婚。”

    夏泽不解,“为什么?”

    “一段感情,是需要一些时间去走过去的,何况贝舒檬和白泠泠的情况不同,她是在感情之中受到了心灵和身体的创伤。虽然她现在没有表现出什么太明显的拒绝,但她内心对婚姻肯定是有着非常大的抵触的。想让她重新对婚姻有信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不是几句会对她好一辈子就能让她再相信的。”程二爷一边走一边说。

    夏泽忽然觉得,他好像小瞧了程二爷。

    他说的,貌似真的说到了点上。

    “继续继续。”夏泽催促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英雄?我早就不当〕〔嫡女嚣张:鬼王独〕〔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娇妻还小,总裁要〕〔蜜爱春娇(种田)〕〔我拿时光换你一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