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前妻别想跑:〕〔宠妻难养:总裁,〕〔禁欲老公求攻破〕〔凡尘飘香扇〕〔娇妻入怀:霸道老〕〔顾少的闪婚新妻〕〔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圣武称尊〕〔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三国之大汉崛起〕〔透视兵王〕〔重生军婚:首长,〕〔邪皇宠上瘾:爱妃〕〔重回六零年:娇妻〕〔重追前妻:老婆动〕〔将你拥有〕〔毒医凰后:妖孽世〕〔神医废柴妃:鬼王〕〔总裁爹地:请疼我〕〔农女太彪悍:夫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四百七十一章 每段感情都值得被尊重
    大厅之中,一个身着白色西装,身形挺拔的在那,手里头拿着一个高脚杯,正有礼的询问有没有人瞧见白泠泠。

    在问了第五个人后,可算是得到了答案,“她啊,好像去后台了。”

    夏泽点点头,“谢谢您。”

    话毕,就朝着后台走去。

    而此时,贝舒檬正僵在原地。

    她面前的苗贺一脸欠抽的表情,每句话都像是锐利的匕首扎进贝舒檬的心窝。

    那是她最不想提起的事情。

    也是人生之中最阴暗的过往。

    白泠泠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贝舒檬被欺负,她冷嘲热讽的道:“是女的又怎么了?难道你是被男的生出来的?再说了,你一个男人,貌似也没了男人传宗接代的本事了吧?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脸说别人。”

    “你!”苗贺平平无奇的五官瞬间扭曲。

    被纪南废掉,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他永远都不会忘,是谁把他变成这样的。

    贝舒檬应和着,“真是可怜啊,哎你说,这样的男人以后会有人嫁他吗?岂不是一辈子都享不了福了?”

    白泠泠点点头,“有可能,就算嫁给了他,估计也是为了他的钱。”

    “呀,那岂不是和我一样了啊?”贝舒檬一脸心疼的看着苗贺,“弟弟,真是抱歉啊,我竟然忘了这一点,以后姐姐都尽可能的让着你,毕竟你可是失去了那么珍贵的宝贝,你说对吧?”

    虽然他们说的隐晦,但大家也不是几岁的小孩子,多少也能猜到。

    这下子,他们看向苗贺的眼神就变得十分怪异了。

    原来这个苗贺,竟然被废了啊?

    “贝舒檬!”苗贺咬牙切齿的叫着她的名字。

    贝舒檬不怕死的将脑袋一抬,对上了他的视线,“你,想,怎,样?”

    挑衅,十足的挑衅。

    贝舒檬料定了他不敢打,就算他真动手了,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苗贺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他放置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双目喷火。

    王瑜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干巴巴的劝着架。

    苗贺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眼底的凶光分外鲜明。

    “你特么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怒气冲冲的撂下了这句话,苗贺转身就走。

    迎面,就是垂着眸,步伐轻轻的夏泽。

    没有太在意这个男人,苗贺走的很匆忙。

    才从夏泽身边经过,脑袋上就被泼了酒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后脑就是一疼,紧接着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那高脚杯,在他的后脑撞击下,碎掉了。

    苗贺第一反应就是摸脑袋,看有没有流血。

    “你敢动老子?!”气急败坏的转身怒吼,苗贺此时就像是一个疯子似得,哪里有半点公子哥的模样。

    夏泽此时已经走到了贝舒檬的身边,他大手一伸,将她搂到了怀里,贝舒檬罕见的没有挣扎。

    “抱歉啊。”夏泽的唇角扬起一抹痞痞的笑意,只是眼底却嗜着冰冷和狠辣,面上也没有丝毫道歉的样子,“手滑了一下,酒杯没拿住。”

    别人的酒杯都是往地上掉,他的酒杯往天上飞?

    一看他们二人那亲密的模样,苗贺就清楚了,“敢不敢报上名字?”

    “夏泽。”

    苗贺顿时阴阳怪气的,“还以为是什么大家族,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夏公子,你这口味可真是够独特的啊,连破鞋都要。还赶时髦,玩什么姐弟恋啊?”

    贝舒檬气的想打人。

    侮辱她就算了,还连带着夏泽?

    夏泽紧紧的搂着她,按捺住她要爆发的怒火,“不知道苗先生是以什么原则,来说一个人是破鞋的呢?”

    “自然是不干净的女人。”苗贺眯着眸子,警惕的看着他。

    夏泽唇角一扬,若有所思的道:“是啊,不干净的人,据我所知,苗先生的私生活很乱。苗先生,你都脏成什么样了啊?还有脸说别人?”

    苗贺瞬间瞪圆了眼珠子。

    “何况,我从来没有觉得女人只要丢了身子就算不干净,每一段感情都有被尊重的必要。再说了,苗先生,你的母亲,跟的第一个男人,恐怕也不是你的父亲吧?”夏泽挑眉,质问。

    苗贺上下嘴唇在发抖,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来了。

    “真是牙尖嘴利!以后走着瞧!”

    等苗贺狼狈离去之后,贝舒檬才崇拜的道:“行啊,现在变得能说会道的了?”

    夏泽使劲揉了一下贝舒檬的脑袋,“我只是说了事实而已。”

    王瑜急忙道:“抱歉啊……没想到你们竟然不合……”

    贝舒檬摆手,“没事,那崽子不收拾收拾,还真以为自己能登天了。”

    王瑜干笑两声,人家是自家人,怎么说都没事,他一个外人,还是不多话了,不过还是想多下嘴,“真是难以想象,你们竟然是姐弟……”

    性情和为人如此大相庭径,大概一样的就是彼此都不服输的做派了吧。

    “姐弟?我都怀疑他不是我爸亲生的!长得那么丑。”贝舒檬鄙夷的道,“行了,我们也就不打扰了。”

    “好,谢谢二位小姐和夏先生了。”王瑜礼貌的道。

    等他们三人出去后,贝舒檬才抖着肩膀甩开夏泽的手,“还搂上瘾了是吧?”

    夏泽认真思考了一下,“确实,谁让你今天穿的这么诱惑。”

    “我就露个肩膀,咋诱惑了?自己心思歪,还赖我。”贝舒檬穿的是一件抹胸小巧礼服,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纤瘦的肩膀。

    “我可什么都没多想,是你自己想太多。”夏泽的手指摩擦了两下,似乎是在怀恋刚刚的触感。

    又滑又温暖,要是能搂一辈子就好了。

    贝舒檬撇嘴,不打算理这个男人,才拉住白泠泠的胳膊打算跟她说话,却发现她在发着呆。

    顺着她视线方向看了过去,贝舒檬直接扯了一下白泠泠,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啊?那个负心汉,有什么好看的啊?”

    白泠泠垂眸,敛去了眸底的苦涩。

    果然,纪南也来了。

    只是,他的身边跟着的却是韩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