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虐渣手册〕〔证道三千界〕〔隐婚甜蜜蜜:总裁〕〔绝宠毒妃:魔帝,〕〔最强神话帝皇〕〔香江纵横之1982〕〔华娱之梦〕〔有妖气客栈〕〔异世师表〕〔豪门绝宠之军少溺〕〔重生最流风〕〔穿越自带神攻略〕〔明末小平民〕〔血狱江湖〕〔超级魔法全才〕〔快穿之打脸计划〕〔都市修仙奇才〕〔重生之超神黑客〕〔穿越之宛启天下〕〔文化入侵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会感激你的
    大雨滂沱,街道上的人愈发稀少。

    噗通一声,一个女人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蜷缩着,雨水肆意的拍打在她的四肢百骸,可她却恍然不觉。

    直到有人将伞撑在了她的头顶,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眼泪顺着雨流淌而下。

    “你是来看我的狼狈的么……”吕沫的声音干涩。

    白泠泠红唇一珉,将她拽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只是路过而已,看见有人躺在这,还以为是个死人,正打算报警。”

    吕沫衣衫不整,任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猛地甩开了白泠泠的手,声音尖锐不已:“我用不着你可怜我!”

    “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么?”白泠泠一字一顿的道:“就是因为你总是把别人的好心当成怜悯或者侮辱,我要是真想羞辱你,用的着这样么?”

    吕沫不说话了。

    “起来。”白泠泠冷冷的道:“在这装可怜给谁看。”

    吕沫的眼睛拼命的眨着,似乎是想抑制住眼眶的泪水,可却没有忍住的嚎嚎大哭起来。

    白泠泠听着头疼,直接将她塞到了车里,开车到了最近的酒店。

    吕沫像是一只落汤鸡一样在副驾驶位发着抖,她眼神呆滞,没有丝毫神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但明显清楚肯定是被强迫的。

    果然,一带进房间,灯一开,她脖子上的痕迹分外鲜明,还有着一条深深的勒痕,像是被人用绳子勒过一样。

    “你这怎么搞得?”白泠泠的脑袋里浮现出了她在马路上被人给勒住扯到小巷子里的画面。

    吕沫不想说。

    “先洗洗身子吧,去去寒气。”白泠泠走进了浴室里,给她放了一浴缸的热水,紧接着就想拖她的衣服。

    吕沫一抖,朝后退了退,“我自己来……”

    衣服一脱,白泠泠就发现她身上有好多鞭伤,血痕都十分明显,还有着星星点点的牙印,不知道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白泠泠倒吸了一口气,“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吕沫苦涩的道:“我这样去医院,别人会怎么看我。”

    白泠泠伸手捏着眉心,“那行,你先泡澡。”

    说完,她就出了房间,下楼去买药膏去了。

    回来后,她发现吕沫还没出来,叫了好几声也无人应答。

    白泠泠怕她想不开,急忙破开浴室的门,发现她整个人都沉入了水中!

    “吕沫!”

    还没等她跑过去将她拽起来,吕沫就慢悠悠的从水面下浮上来,缓缓起身,“我还没那么脆弱,就当是陪了一个客人,毕竟你也清楚我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白泠泠悄然松了一口气,“你能这么想就最好。”

    出了浴室,白泠泠让她先趴着,好给她上药。

    上好了药,她问:“能方便说一下么?”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我被人强了。”吕沫面无表情的道。

    白泠泠垂眸,“报警吧。”

    “对方有权有势,我惹不起,兴许还会招来更大的麻烦。”吕沫摇头,缩进了被子里。

    白泠泠说:“或许我可以帮你。”

    吕沫迎上了她的视线,嗤笑,嘲弄的道:“白泠泠,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啊?你可别忘了,我特么要得到的是纪南,我们属于情敌!”

    “现在不是了。”白泠泠淡淡的说:“更何况,我一直没觉得你有什么威胁性。”

    吕沫笑出了声,越来越大,颇有着撕心裂肺的感觉,“你错了,我是你最大的威胁!别以为你今天对我递出了援手,我就会感恩戴德。”

    “就算今天马路上躺的是一条狗,我也会这样做的。”白泠泠将房卡扔到了她枕边,“我走了,好好休息。”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吕沫缓缓攥紧了拳头。

    真是好笑啊,在她最狼狈的时候,伸出手的竟然是她……

    不过,这并不能抹杀掉她们之间的一切。

    ——

    带着一身疲惫回了家,程二爷略显焦急的训斥着:“大晚上的去哪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想急死我?”

    白泠泠从包里摸出手机,发现没电了,“下班的时候,见了个客户,谁知道那客户临时有事,来的晚了点。”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那个时候经过那条路了。

    “下次记得提前告诉我。”程二爷低声道。

    白泠泠淡淡的恩了一声,整个人陷入了沙发当中。

    “贝舒檬叫了外卖,给你留了一些,我去热热。”程二爷往厨房走。

    等他用微波炉热好后,却发现白泠泠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相,程二爷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故意诱惑我是吧?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这么没防备?”

    但其实,白泠泠真的是累坏了,她只是想躺在这眯一会,谁知道没忍住,直接和周公下棋去了。

    缓缓俯下了身子,程二爷看着她轻启的红唇,忍不住的就要吻下去。

    可就在他感受到白泠泠呼吸的鼻息时,一道咳嗽声猛然从身后响起。

    贝舒檬看着他差点吻下去的动作,不紧不慢的道:“二爷,可别乘人之危啊,这是小人的做法。”

    程二爷有些丧气,面上却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你还不睡?”

    “听着外面这么久没动静,我担心。既然泠泠睡着了,就麻烦二爷把她抱进屋子里吧。”贝舒檬言笑晏晏的道。

    送回了房间后,贝舒檬和程二爷坐在一起看着电视。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嗑着瓜子,“泠泠是我最好的朋友,经历了婚姻不幸,我比谁都难过。我也知道,她迟早还是要谈恋爱嫁人的。我虽然不掺和她的择偶标准,但起码是她自己选的,你下次要是再这样不打招呼就做出唐突举动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贝小姐这番话还真是敢说。”程二爷眉宇幽深,泛着森冷的光,很少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分明就是明晃晃的威胁。

    贝舒檬挺直脊背,“泠泠对我很好,我也不能为她退缩。就算你今天把我杀了,这些话我还是不会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