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10〕〔高岭之花 [快穿]〕〔婚刺〕〔殷商离月〕〔我去穷游那几年〕〔爱你,成了习惯〕〔我就是大德鲁伊〕〔男主他总想吃鸡〕〔明末阴雄〕〔王莽的皇帝成长计〕〔每秒都在升级〕〔踹下龙榻:朕的皇〕〔诡命阴倌〕〔邪王盛宠:神医妖〕〔高升〕〔[综]退休master的〕〔废材要逆天:傲世〕〔首席大人,宠上天〕〔官路青云梯〕〔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439章 激烈事情
    白泠泠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觉得腿疼的厉害,她完全不知道纪南为什么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和这样的举动。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离婚?”白泠泠十分茫然,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着,不解的同时还带着怒意。

    纪南看着她装腔作势的模样,唇角溢出一抹冷意,“你自己心里头比我清楚,协议书明天上午给我。”

    白泠泠捡起离婚协议书,想也不想的直接撕碎,五官因为过度激动而扭曲,“我不会离婚的,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

    纪南看着落着满地的纸张,手插着兜转身就走,声音顺着飘进了她的耳朵里:“随你,不离婚就分居,到了时间,自然就判定离婚了。”

    白泠泠跟着跑了两步,本想抓住他质问一番,可是腿上的肉像是撕裂了一样的疼,让她不由自主的再度跌倒。

    程二爷眼疾手快的把她搂到了怀里,而纪南听到痛呼声的时候还没忍下心,回头看了一眼,二人相拥的一幕落入了他的眼中。

    眼底深处迸发出浓郁的戾气,纪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白泠泠柳眉紧锁,额头上冒出点点冷汗,疼的厉害。

    程二爷没想到她这么严重,一个打横把她抱了起来,急忙朝外走去,“备车。”

    大赫很快就去取车,带着他们去了医院。

    在程二爷的强势要求之下,白泠泠被迫做了全身的检查,小腿肌肉受伤,还有轻微的脑震荡,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还得安心卧床休息。

    白泠泠不想,挣扎着就要下床。

    程二爷摁着她的肩膀,“你好好在这待着,哪都别去。”

    “你别管我。”白泠泠使劲推了他一下,她要去找纪南,她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去找他?”程二爷眉宇间嗜着厉色,隐约带着点嘲弄,他从兜里头摸出来了一根烟,“你觉得他会见你么?”

    白泠泠的心跌入了谷底。

    这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纪南会是那个态度?

    为什么她醒来会在程二爷的门口?

    “你可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程二爷点燃了烟,抽了一口,“我这人呢,对待感情的事情,倒不喜欢下黑手。我是喜欢你,想让你成为我的人,但我不会背地里搞什么手段。否则的话,你俩早就该离婚了。”

    白泠泠一想也是,要是程二爷真想用什么方式去污蔑他俩之间有什么的话,早就那么做了。

    所以,这肯定不是他搞的鬼。

    “那到底会是谁……”白泠泠抓着凌乱的头发,有些崩溃。

    程二爷拉下了她的手,“行了,先养好病再说,身体好了才能去找他。”

    白泠泠烦躁的点了点头。

    “听大赫说,你手机不见了,给你。”程二爷从兜里头拿出来了一部新机。

    白泠泠咬着嘴唇给贝舒檬打了个电话,却得知夏泽才转入普通病房的消息。

    “你说什么?夏泽他……”

    “之前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好在最后脱离了危险。”贝舒檬此时就守在病床前,“泠泠,为什么是程二爷送来的钱?明明给你打的电话啊。”

    白泠泠只觉得脑袋里头乱成了一团浆糊,她紧了紧拳头,烦躁的道:“我现在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等夏泽醒了,你来我这里一趟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很重要的事情。”

    “好。”

    挂了电话,贝舒檬就安心的坐在了窗边,伸手弹了一下夏泽的额头,“臭小子,你可真是大难不死,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我想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夏泽的睫毛细微的动了动,却没有睁开。

    直到第三日的时候,他才醒来。

    中途学校还打来了好几个电话,询问夏泽的事情,贝舒檬找了个借口蒙混过去,也怕他的父母知道了会担心。

    “你可终于醒了。”贝舒檬松了一口气,急忙倒了杯热水,刚想喂给他喝,又想起医生的话,拿着棉签沾湿,轻轻涂着他的嘴唇。

    夏泽咂摸了一下,声音干涩不已:“我想喝……”

    “医生说现在还不能正常喝水呢,你忍忍。”贝舒檬温声细语的道,动作细心而体贴。

    夏泽的眸光十分贪婪而温柔,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一睁眼看到的竟然会是她。

    润好了嘴唇后,夏泽也有了点力气,不过说话还是有气无力的,整个上半身都不能动,很疼很疼。

    “柠檬,我当时受伤,你在我耳边说的话,还算数吗?”

    贝舒檬眨巴两下眼睛怔了怔,脸颊瞬间爆红。

    她当时都说了什么?

    这三天她都忘记了!

    “好,我等着你照顾我,等着你照顾我。你不是还想娶我吗?你不是还想让我和你一起面对你的母亲吗?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夏泽看着她娇羞的神情,内心痒痒的,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可才抬起来就垂了下去。

    “你还记得,那你这是答应我了?”夏泽期盼的道。

    贝舒檬眸光躲闪,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我……我当时后面还有一句话呢,我说如果你撑住到医院别睡觉的话……但是你没撑住,所以作废……”

    夏泽眼底的期望之色缓缓黯淡下去,失了神采。

    见他这样,贝舒檬心里头也不好受,但她清楚,长痛不如短痛,现在给他多少希望,以后就会有多少绝望,她不想让他以后后悔。

    “那个……我先去给你找点吃的吧。”贝舒檬仓皇离开,等出去后才想起来他现在还不能吃饭。

    找了一个安全通道,贝舒檬蹲在了地上,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息着。

    等惆怅完了,她故作轻松的回去,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现在感觉身体如何了?我叫了医生过来。”贝舒檬给他拉了拉被子。

    夏泽说:“就是觉得疼。”

    “疼是正常的。”医生从病房外走入,给他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好好休养休养就行,不过未来半年以内,最好不要做太激烈的事情,省的伤口愈合不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