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归山〕〔穿越到骨傲天〕〔隐婚契约:夜帝的〕〔空间神医:国民男〕〔变身倾世女帝〕〔归一有道〕〔超品小厮〕〔男神请矜持,帝少〕〔绝世妖妃:腹黑尊〕〔造污〕〔亿万萌宝:首席第〕〔魔域神源〕〔霸道老公宝贝我:〕〔穿越八零:军少老〕〔两世缘之君子难求〕〔腹黑邪妃,太子绝〕〔袁术天下〕〔碎时破道〕〔傲世苍神〕〔新婚甜蜜蜜:萌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冷战
    白泠泠好不容易忍下去的眼泪又出来了。

    “哭什么?”纪南看着她的眼泪就心疼,他伸手使劲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你还觉得委屈了?”

    白泠泠刚刚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心情还没怎么平静,纪南就是这么一通铺天盖地的责备话,她能不哭么?

    “你平时挺警惕的,最近怎么总做出这样马虎的事?”纪南的话喋喋不休。

    白泠泠直接伸手去拉车门,纪南眼疾手快的锁上,“你要去哪?”

    “你不是觉得我脏么?那我还留在这干嘛?”白泠泠赌气的道,眼眶中的眼泪打着转,明明难过的不行,可却不想在纪南面前服软。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明明错的人是苗贺,为什么要来责备她?

    她没有想过苗贺会那样,也压根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只是去好友家住几天而已,她有错吗?

    “我嫌你脏?”纪南一字一顿的道,完全不清楚白泠泠这样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我要真是嫌你脏,你和程二爷的事情我会那么直接带过?”

    白泠泠凄凉一笑,“说白了你不还是心中介怀,表面上还装的无济于事。”

    “白泠泠!”纪南声调扬高,“你是我的妻子,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心里头要有点谱。”

    白泠泠憋屈不已,干脆不说话了。

    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纪南冷着脸开了车。

    才停下,白泠泠就拉开了车门朝外走,动作十分迅速。

    纪南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半响,这才下了车。

    径直上了二楼,纪南打算进屋,却发现卧室的房门被白泠泠从里面锁住了。

    冷着脸沉默了好一会,纪南没采取之前的方式,而是去了别的房间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贝舒檬就急匆匆的过来了,她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纪南才从楼上下来。

    贝舒檬连忙站起了身,有些局促的看着他,“纪南,昨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纪南伸手随意的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泠泠受了委屈我也清楚,但是苗贺是我爸的儿子……”瞧见纪南阴沉下来的脸色,她急忙解释着:“当然了我也不是说让你原谅他什么的,而是……不要搞出人命来啊,不然我爸那边不好交代,毕竟我夹在中间也是两难。”

    贝舒檬是想给白泠泠报仇,好好收拾收拾苗贺,可她也清楚,贝太初很护着这个小儿子,她有时候说说苗曼父亲还能让着她点,可要是说苗贺的话,恐怕……

    “嗯。”

    贝舒檬交代完了后就尴尬的坐在那,其实她本意压根就不是来提醒纪南的,毕竟以纪南的心思,肯定知道分寸。

    她就是想找白泠泠说说话,问问她昨天的情况。

    当时白泠泠哭的凶,她又只顾着打苗曼来着,就没顾得上她。

    纪南没一会就走了,贝舒檬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她赶得也挺巧,白泠泠正好起来,给她开了门。

    贝舒檬第一件事就是道歉,毕竟是她把白泠泠叫过去的,没想到这才第一个晚上,就出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

    白泠泠坐在床边没说话,贝舒檬有些慌了,磨蹭到她身边挽住了她的胳膊,“泠泠,你……还好吧……”

    白泠泠这才云里雾里的缓过神来,轻轻摇头,“没什么。”

    “你脸色很差……那孙子没对你做什么吧?”贝舒檬紧张的问。

    “没事。”白泠泠不想多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纪南肯定会帮你出这口恶气的!”贝舒檬攥紧了拳头。

    白泠泠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最近没什么事情做么?”

    “有啊!最近我们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让我去采访程二爷……想当初敢采访程二爷的都已经在天堂了好吗……”贝舒檬一想着这个事情就觉得头大,她觉得老天都在跟她作对,烦心的事情一件接着又一件。

    “程二爷……”白泠泠的眸光暗了暗,“他向来不喜欢这样的采访,在杂志上也没有他的身影,你觉得他会接受这次么?”

    贝舒檬果断摇头,“不可能的,但这次的采访很重要……”

    她一边说一边看白泠泠,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白泠泠陷入了沉默当中。

    “泠泠。”贝舒檬的声音中夹杂着祈求。

    白泠泠叹息着,“算了,正好我也有事情找程二爷,就一起吧。”

    贝舒檬欣喜不已,很快就拉着白泠泠去了金岭。

    程二爷见着她们来了,还特意请她们到包厢一叙。

    白泠泠没拐弯抹角,直接就问:“你给纪南说什么了?”

    程二爷挑挑眉头,不解的道:“什么?”

    白泠泠冷着脸,面无表情,“二爷,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守口如瓶的人,没想到也会在背后捅刀子。”

    程二爷嗤笑一声,让手下开了一瓶酒,“能得白小姐如此评价,是我的荣幸。只不过……你有些高估了我。”

    白泠泠的眼皮一跳,“是我冒失了。”

    “至于白小姐说的什么背后捅刀子……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只不过是随意说了几句而已,至于他查到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就不关我的事情了。”程二爷给白泠泠倒了一杯酒,推到了她的面前。

    白泠泠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发现上面的戒指不知道何时给取了下来,已经空空如也。

    “白小姐,请。”程二爷浅笑着说。

    白泠泠淡淡的道:“不好意思,身体不舒服。”

    贝舒檬在旁边忙插话进来:“那个……程二爷,我能占用您点时间采访一下您么?”

    程二爷端起了酒杯,不紧不慢的晃悠了两下,“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采访。”

    贝舒檬的嘴才刚开,准备继续争取一下的时候,程二爷的话锋一转:“不过,若是白小姐能陪我待上一段时间,或许我能答应。”

    贝舒檬脸上一慌,连忙起身,拉着白泠泠就往外走,可没想到程二爷手下的人直接挡在了门口拦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