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阳星主〕〔木仙记〕〔妖妃要出逃:陛下〕〔[综英美]反派必须〕〔大清第一贪〕〔关于军舰上的那些〕〔正版修仙〕〔大唐小兵〕〔召唤神秘〕〔红楼之庶子风流〕〔哈利波特之罪恶之〕〔诸天时空战戟行〕〔医路繁花〕〔万界大债主〕〔万界自由佣兵〕〔斗破之无上之境〕〔华娱之疯狂年代〕〔巨人召唤器〕〔麒麟出没,妖孽皇〕〔农家丑妻:将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三百五十二章 又不是她的错
    口腔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白泠泠一口牙齿紧咬,手指因为用力过度有些扭曲,死死的抓着被子。

    苗贺已经开始解皮带了。

    白泠泠闭上了眼睛,她该怎么办……

    明明贝舒檬他们就在隔壁,可她却这么无助。

    绝望在心底萌生,白泠泠感觉浑身冰冷不已。

    这个苗贺,简直是一个禽兽!

    他要是真敢碰她,等她出去了,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可真当白泠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呼吸时,她脑子里头嗡的一声。

    脑袋在她脖颈处拱着,湿漉漉的声音传来,听的白泠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白泠泠的五官扭曲而狰狞,粗糙的绳子早就将她的手腕磨破了皮。

    身子紧贴在了她的身上,白泠泠甚至可以感受的到苗贺此时的身体状态。

    不……不要……

    阿南呢?

    阿南怎么还不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站定在门口的人见到这一幕,瞬间目赤欲裂,嗓子里头发出一声低吼,如狂风一样席卷而来,伸手抓住了苗贺的后衣领,使劲把他狠狠一甩!

    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苗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甩在了墙上,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

    紧跟进来的姜易看见了这一幕,慌乱的去叫贝舒檬他们去了。

    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纪南手起刀落,将捆绑着白泠泠四肢的绳子给弄断,他阴沉着脸撕去了白泠泠嘴上的胶带,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白泠泠的哭声猝不及防的传了出来,是那样的无助,很快就浸湿了纪南的衬衫。

    苗贺疼的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纪南那张阴沉的脸时,不怕死的笑着道:“是你啊。”

    轻轻拍了拍怀里头哭着的人,纪南这心里头的疼惜几乎要溢出来,更多的还是愤怒。

    “不哭了,不哭了。”纪南低声安慰着。

    白泠泠抽抽噎噎的,眼眶通红,她张开了嘴,一口咬在了纪南的肩膀上。

    纪南闷哼了一声,缓缓松开了她,“我先去处理事情。”

    白泠泠红着眼睛看着他,缓缓缩到了角落里。

    贝舒檬已经被姜易给吵醒了,她茫然的眨巴两下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姜易说了事情后,她才猛然瞪圆了眼睛。

    “你说什么?泠泠被欺负了?”贝舒檬急忙下了床,却因为速度过快把被子一角带了下去,还一脚踩上去滑了一下。

    要不是姜易急忙扶住,估计得磕上去。

    着急忙慌的跑出房间,就听见了苗贺的惨叫声。

    贝舒檬紧紧攥拳,冲进去时看见了白泠泠那无措而悲伤的样子,心头怒意更甚。

    再一看苗贺,早就已经被纪南掀翻在地,嘴角还挂着血迹。

    苗曼被吵醒,慌乱的跑过来大喊:“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干嘛打我儿子!”

    贝舒檬冷笑一声,拦住了她,“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你特么信不信我把他整进监狱里!”

    苗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白泠泠这情况也大概猜到了不少。

    更何况之前苗贺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她这个当妈的心里头自然是比谁都清楚。

    “这关我儿子什么事?指不定是这丫头勾引我儿子呢!”苗曼语气讥讽,“我一看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狐媚子眼一直黏在我儿子身上,看着就让人恶心。”

    贝舒檬呼吸急促,想也不想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我贝家娶了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家门不幸!”

    “贝舒檬你敢打我?!”苗曼头发直竖,怒发冲冠,反手就要打回去。

    眼瞧着这俩人撕扯起来,姜易在一旁也挺慌的,他想了想,直接从身后抱住了苗曼,劝着说:“阿姨您别生气,别和檬檬计较,她还小,有时候说话和做事比较鲁莽,您都这么大的人了,干嘛非要跟她过不去呢?”

    看似是在劝着苗曼,为贝舒檬开脱,其实这么个动作直接限制住了苗曼的动作,她挣都挣脱不开,愣是挨了贝舒檬好几个巴掌,头发都凌乱了。

    纪南冷着眉眼,一脚踩在了苗贺的胸口,用了力道和技巧的使劲碾压着,疼的苗贺一个劲咳嗽。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纪南一字一顿的道。

    苗贺的双手抓着纪南的腿,试图甩开,但怎么都用不上力道,他气若游丝的道:“纪南,你不敢动我,我爸可是跟上头有关系的,你可想好了!”

    纪南的唇角勾起一抹冷厉的弧度,眸中戾气逼人,“威胁?有胆子,你就试试。”

    说完,他脚抬了起来。

    苗贺还以为他怕了,谁知道纪南一脚朝着他肋骨上一踹,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而且纪南的脚下没停,就跟踢球一样。

    最后苗贺的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桌角上,直接昏了过去。

    伸手将白泠泠打横抱了起来,他随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纠缠在一起的三人,语气淡淡的:“我先走了。”

    一圈一圈的楼梯仿佛没有尽头一样,白泠泠缩在纪南的怀里,泪水早就将他的衬衫给弄湿了。

    上了车,纪南开了空调,拉过她的手看了看她手腕上的伤口,还好不深,也没流血。

    “晚上我很想你。”纪南的语气轻轻的,“于是开车过来,正好碰见了姜易。”

    白泠泠低垂着眉眼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吸着鼻子。

    纪南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抽出几张纸给她擤鼻涕,责备的道:“你怎么又这样不知道防备?”

    白泠泠夺过了他手里的纸,没回答。

    “还有,分居?”纪南的声音寸寸阴寒,“我们才在一起多久,你就说分居?”

    白泠泠直接将鼻涕纸扔到了他的身上,“又不是我的错。”

    纪南语气不悦,眸光清冷:“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了?你擅自跑出去到贝舒檬家还受了这样的委屈也是我的错了?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今天没过去,姜易回到家也只会进贝舒檬的房间!你觉得你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姿态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渡鸭之宴〕〔冷面教官是竹马〕〔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农家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凝脂美人在八零〕〔神级无敌系统-苏城〕〔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