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牛召唤〕〔最强妖孽保镖〕〔诸天镜仙〕〔法医萌妻,撩上瘾〕〔校花的透视狂兵〕〔二婚喜孕:总裁么〕〔重生之妖孽修仙〕〔侠客管理员〕〔大完美主播〕〔漫威世界的咸鱼〕〔替天当道〕〔上门女婿的悠闲生〕〔冷教授的舞美人〕〔电竞男神是女生:〕〔温柔的诱惑〕〔战国赵为王〕〔帝秦霸世〕〔天选者游戏〕〔超神机械师〕〔大明第一祸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三百五十一章 泠泠的危机
    苗曼的脸僵了僵,她哪会做啊?

    本来寻思让姜易做来着,毕竟今天一天的饭都是他做的,味道还不错,可谁知道他晚上临时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去加班,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你就给我做点吃的吧。”苗曼柔声说。

    贝舒檬眼神淡淡的,“冰箱里头有泡面,你打开一袋泡呗,这玩意还用我教你啊?”

    “泡面那东西没什么营养……”苗曼讪笑一声,紧接着看向了白泠泠,“那个,你会做饭吗?”

    白泠泠才打算起身,贝舒檬就拉住了她的手,“我们不是你的佣人,你吩咐这个吩咐那个的,这是干嘛呢?嗯?你还真以为这是我爸那啊?”

    苗曼眸中掠过一抹憎恶,才打算说话,贝舒檬又道:“你是不想想说贝舒檬你怎么能这样跟长辈说话?我告诉你,我对什么样的人就什么样的脾气,像你这样恶心的女人,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够意思了。你要是住不习惯呢,或者觉得委屈呢,就赶紧滚蛋吧,周围高档酒店多了去了,你没必要非得在我这受委屈,你说对吧?”

    贝舒檬的嘴巴里头吐出喋喋不休的话,气的苗曼脸色铁青,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苗贺从外面走了进来,斜睨了她们二人一眼,拉着母亲的手就往出走,“算了,咱们还是去吃烧烤吧。”

    苗曼不赞同的道:“那些东西不干净,别老吃那玩意,还是自己家做的好。”

    贝舒檬在屋子里头听见这话笑了笑,抓了一把瓜子放到了白泠泠面前,“啧啧,还家里头的,姜易今天晚上指定不回来,有种他们就挺着呗。”

    白泠泠勾了勾唇,没再说什么。

    窗外的天色逐渐昏暗下来,白泠泠起身道:“我先去另一个房间睡吧。”

    “咱们在一起睡吧。”贝舒檬有些犹豫。

    白泠泠道:“公司不会留着员工一直工作的,姜易可能没俩小时就回来了。”

    “那不行啊,苗曼和苗贺肯定不能住一个屋啊。”贝舒檬道。

    “我刚刚好像听苗贺说他要去酒吧来着。”白泠泠说着就下了床朝外面走。

    果然,苗贺已经站在门口穿鞋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白泠泠移开了视线,进了另一个房间。

    苗贺的眸光暗了暗,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很快离开。

    白泠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好几次都拿起了手机,却没有给纪南拨电话。

    她在等,等纪南的退让。

    可没想到她等的都快睡着了,纪南还是没有来电话。

    打了个哈欠,白泠泠将手机放到了一旁,闭上了眼睛。

    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她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有些疼,紧接着脚腕也有点疼。

    什么东西?

    半梦半醒之间,她感觉自己的双腿猛地被人拉了一下,瞬间从梦中惊醒。

    慌乱的睁大了眼睛,白泠泠直直的对上了一双眸子里。

    没等她尖叫,男人的手就捂了上来,指尖满是烟气,压低的说话声中还带着浓郁的酒气,“嘘,你叫也没用。”

    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苗贺不知道何时回来了,而且手里头还带着绳子,将她以大字型的绑在了床上!

    而惊醒白泠泠的,正是在他拉开她双腿的时候!

    白泠泠瞪圆了眼睛,嗓子里头发出呜呜的声音,可在房门紧闭的情况下,这些声音就跟蚊子叫差不多。

    苗贺褪去了白日里还算可以的气势,此时就像是一只饿狼一样,脸上带着白泠泠十分熟悉的猥琐表情,仿佛要将她吞到腹中一样。

    “这么好的尤物都送到我面前了,我不享用岂不是可惜了?”苗贺唇角一勾,邪恶的笑着,俯下了身子在她发丝上轻嗅,一脸贪婪。

    白泠泠只觉得胃里头一阵翻腾,十分想吐,她拼命的想要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别挣扎了,没用的。”苗贺从床头扯下一块事先准备好的胶带,朝着白泠泠的嘴上一贴!

    这下子,白泠泠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苗贺的动作从始至终都不快,仿佛是想看着一个猎物在挣扎之中被杀死的模样,十分享受。

    手指轻轻滑过白泠泠的肩头,将睡衣半褪,露出雪白的肌肤。

    啪的一声,他将台灯打开了。

    柔和细腻的灯光像是上好的催情剂,带着朦朦胧胧的美,更加好看。

    白泠泠拼命的挣扎,嗓子里头的声音接连不断,腿也是费力的蹬着,却无济于事。

    “真好看。”苗贺的眸光幽深,声音低低的:“纪南真是好福气啊,我要是有这么美的女人,恐怕天天绑在家里头任我玩耍了,怎么可能放她出来呢?”

    白泠泠的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纪南……

    纪南在哪?

    他已经睡了吧?

    他知不知道自己此时正在受着这样的?

    “别哭啊,你越哭,我就越觉得刺激。”苗贺的脸上挂着嗜血的笑容。

    大手一撕,只听得撕拉一声,好好的睡衣被撕碎了。

    半露的时候,比全脱了更让人觉得刺激。

    苗贺俯下了身子,鼻子使劲嗅着,还发出声音。

    “好白的皮肤啊。”

    手掌贪婪的抚摸上了白泠泠的胳膊,时不时的看她两眼,“今天爷可要好好享受享受。”

    白泠泠眼神凶狠的瞪着他,带着十足的威胁。

    苗贺嗤笑一声,“你是不是想说,你要是敢动我,纪南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觉得我会怕么?我爸可是当官的,比那个什么纪南要厉害多了。”

    白泠泠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

    “你呢,就别抱着什么希望了。”苗贺的手朝着她的裤子伸了过去。

    白泠泠挣扎的力道立刻变大了。

    当苗贺感觉到了厚厚一层的时候,略微一怔,紧接着轻笑出来:“呦,你来例假了?”

    白泠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能够放过她。

    只是没有想到,苗贺的笑容更加令人恶寒,说出来的话更是让白泠泠觉得无比恶心和惊恐。

    “没关系,爷今天晚上就试试浴血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近身妖孽兵王〕〔神棍小村医〕〔偷香(杨羽)〕〔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盛宠:总裁的〕〔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肉欲娇宠[H 甜宠 〕〔娇妻还小,总裁要〕〔沈浪苏若雪〕〔重生娱乐圈:盛宠〕〔帝国总裁深深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