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太子殿下,太〕〔斗罗大陆之嗜血白〕〔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前线兵造〕〔大千界域〕〔都市极品小医圣〕〔天价宝贝:101次枕〕〔重生校园女神:厉〕〔全职法师〕〔盛少宠妻100式〕〔仙御〕〔情难自禁:总裁大〕〔放开那个原始人〕〔女神的超凡高手〕〔农女要翻身:四叔〕〔九龙圣祖〕〔仕者生存〕〔帝国神纪〕〔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恶魔就在身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三百二十九章 拼图外的游戏
    看着白泠泠那毫不心虚的模样,纪南接下来的话愣是堵到了嗓子里,他沉默了好一会才低低的笑了出来,笑声一开始低沉,到最后比较畅快,那郎朗动听的笑声是白泠泠没有听过的。

    转头剐了他一眼,白泠泠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凤阳那边同意换负责人,就没什么了,过几天我就将她送到那边。”纪南一边说,手也朝着她的纤腰摸索着。

    最近这几天,白泠泠和纪南一直闹着别扭,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这可苦了纪南,分居不说,连话都说不上两句,每天只能看不能摸的。

    白泠泠并不领情,咄咄逼人的问:“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处理?非要等我来?”

    纪南一只手朝上移动,一只手朝下,“晚了你一步,你找完凤阳,我也去了。”

    白泠泠的声音变了调,哼哼起来,“真的假的?”

    “你可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纪南咬着她的肩膀,在上面留下了红色的咬痕。

    白泠泠轻呼了一声,“好疼。”

    纪南眸色一暗,声音沙哑,带着诱惑:“还有更疼的,要不要试试?”

    白泠泠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这眼神中充斥着十足的魅意,像是一把大火点燃了草原一样,轰然就烧了起来。

    一时之间,浴室里的热气蔓延。

    什么前奏都做好了,就在纪南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发出砰砰两声,“妈妈妈妈,你已经泡了很久的澡了,怎么还不出来啊?不是说了要陪小源玩拼图吗?”

    纪南的动作一顿,而白泠泠一下子弹开,仿佛碰到了烫手山芋一样,纪南冷着脸道:“没空,你自己玩去,妈妈要陪爸爸。”

    许源整个人都趴在了门上,“爸爸,您说过,做人要讲究诚信,不能言而无信失信于人,这样就不会有人再陪我玩了。”

    纪南的嘴角抽了抽,“上了两天幼儿园,你这嘴里头的词还多了不少。”

    “毕竟我是要好好学习的人。”许源一脸正气的说。

    纪南才不管那些,他最近天天吃“素”,吃的都快吐了,毫不犹豫的将白泠泠拽了过来,白泠泠没啥防备,差点摔了,当即就叫出了声。

    可纪南的手其实是虚扶在那的,绝对不会让她磕碰到。

    许源慌乱的道:“爸爸你在干嘛!你不要欺负妈妈!”

    “出去,自己先去看会书,一会爸爸妈妈一起陪你玩拼图。”纪南冷着声音说,可脸上却带着十足的暖意,看着白泠泠的眼神分外柔情,像是含了蜜一样,没有丝毫隐瞒。

    许源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反抗,很快就走了。

    白泠泠的俩手把着浴缸两边,因为用力骨节泛白,身子上下起伏不定,浴缸里的水温柔的随着她的动作泛起花纹和波浪。

    软糯无力,魅意入骨的声音,听着就能让人觉得酥的不行。

    好不容易结束了战斗,白泠泠的双腿都打颤。

    纪南本来缠着她还想要,但白泠泠死活不同意,穿好浴袍就走了出去。

    纪南随意洗了洗,很快跟上来。

    屋子里,许源正和白泠泠玩着一千张的拼图,铺的一地都是,对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可不容易。

    “妈妈!”许源兴奋的把几块拼图递给了他。

    白泠泠看着就头大,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小源最厉害了,小源来。”

    许源抓了抓头发,咬着下唇就开始拼了起来。

    等纪南进来的时候,他兴奋的说:“爸爸!陪我一起玩吧!”

    纪南随意的看了一眼这个幼稚而无聊的游戏,压根没有丝毫兴趣,“你自己玩,拼好了爸爸给你买好吃的。”

    许源使劲点头,“好!”

    纪南挨着白泠泠坐在了地毯上,手搂在她腰上,一个劲的把她朝着自己身上拖。

    可不知道是怎么了,最后竟然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因为没穿里衣的缘故,所以纪南的手十分容易的就滑了进去。

    白泠泠一脸慌乱,使劲推了他几下,“你疯了吗?孩子还在呢!”

    “他那么认真,我们动静小一点,他不会发现什么的。”纪南直接从床上扯下来了一床薄被,盖在了白泠泠身上。

    许源抬起了头,一脸纳闷的问:“妈妈还冷吗?屋子里头三十度呢。”

    “你妈妈有点冷。”纪南睁眼说瞎话,白泠泠明明脸颊泛红。

    白泠泠闷哼了一声,刚洗完的身子又出了一层薄汗,她面若桃花,黑眸轻眯。

    她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等许源拼图拼累了后,纪南才抱着白泠泠回了房间,心满意足的睡去。

    于是第二天,贝舒檬愣是给白泠泠打了七个电话才把她给叫起来。

    白泠泠一身疲软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再睡都可以吃晚饭了。

    “本来以为我起的够晚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晚……”贝舒檬在手机那头一直抱怨着,“画我准备好了,你起来吃个饭,看个新闻,我马上到。”

    白泠泠洗漱后就往楼下走,苏姨见她醒了连忙去做饭。

    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无外乎说的都是齐箐的事情,甚至还有人去专门采访了市长。

    “听闻您的侄女昨晚连夜离开了东城,所以那些报道和视频都是属实的对吗?”

    “齐小姐真的未婚先孕了吗?孩子的父亲是谁?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来承认呢?”

    “市长,您对齐小姐未婚先孕的事情怎么看呢?”

    白泠泠倚着沙发看着市长铁青的脸,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齐箐这次真的是闯下大祸了。

    等那些个锋芒问题问过了之后,市长只说了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希望你们可以尊重。”

    那些记者微微一怔,同时不屑的撇了撇嘴。

    隐私?

    齐箐这个身份的人,谈什么隐私?

    她丢的就是齐家的人!

    砰的一声,虚掩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贝舒檬走了进来,朝电视上扫了一眼,“这事都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