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10〕〔高岭之花 [快穿]〕〔婚刺〕〔殷商离月〕〔我去穷游那几年〕〔爱你,成了习惯〕〔我就是大德鲁伊〕〔男主他总想吃鸡〕〔明末阴雄〕〔王莽的皇帝成长计〕〔每秒都在升级〕〔踹下龙榻:朕的皇〕〔诡命阴倌〕〔邪王盛宠:神医妖〕〔高升〕〔[综]退休master的〕〔废材要逆天:傲世〕〔首席大人,宠上天〕〔官路青云梯〕〔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只是个备胎
    白泠泠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淡雅的笑容,“方先生,说话的时候可得注意着点,否则这一次,你躺在医院的时间或许更久。”

    白泠泠的话点醒了他,方平安再来气也清楚,白泠泠其实压根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而且上次纪南还帮着她撑腰……

    如今纪南离婚了,说不定其中会有什么隐情,万一是跟白泠泠有关的话,他岂不是还得吃亏?

    “白小姐,我这个人吧,记性不太好,之前发生的事情呢,就当是一笔勾销了,你看如何?”方平安问。

    倒是个人精……

    白泠泠自然乐的自在,“既然方先生这么说,那我们以后就当是不认识好了。”

    “自然。”方平安的眸中迸发出浓浓的恨意,其实对白泠泠厌恶极了。

    若是能有一天白家倒了,那他一定会好好羞辱羞辱白泠泠的!

    可在一旁听着的女人却不乐意了,本以为方平安和白泠泠之间有恩怨,他更是能帮着自己出口恶气,谁知道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结束了?

    她其实在听见方平安说白泠泠要嫁给一个残废的时候,就猜到白泠泠的身份了。

    “老公,你帮人家出口气嘛,她都那么羞辱人家……”女人晃悠着他的胳膊,却引来他警告的眸光。

    可女人恍然不觉,还在那嘚瑟:“老公,你要是不帮帮人家,人家晚上就不去你那了。”

    这招其实屡试屡成,女人以为这次也是如此,可谁知道方平安却猛地甩开了她的手,低呵着道:“你闹够了没有!”

    女人愣住了。

    “天天吵吵的烦都烦死了。”方平安拧着眉头厌恶的道:“咱俩到此为止吧。”

    “你说什么?”女人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你在胡说什么啊?”

    方平安直接朝着她手里头塞了一千块钱,“打车钱,滚吧。”

    说完这话,他率先离开。

    女人怔怔的盯着他的背影,恼怒的骂了一声王八蛋,急忙追了上去,“方平安你给我站住!”

    这场闹剧随着他们的离开而结束,经理也没给导购员改正的机会,直接把她给辞退了,“白小姐,您先试试婚纱,我先去找个别的员工调过来。”

    “好。”

    贝舒檬非闹着白泠泠去试那个限量版的婚纱,白泠泠拗不过她,便去试了。

    她低着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咂摸了一下说:“我觉得还挺好看的,不过你穿肯定能更好……纪南?”

    一抬头,白泠泠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视线。

    她的脑袋还处于半僵硬状态,有些转过来弯。

    纪南怎么会在这?

    贝舒檬在一旁偷笑着,咳嗽了一声,“我觉得你穿很好看啊,你穿着得了。”

    白泠泠笑不出来。

    而纪南却一直盯着她。

    婚纱确实是极好的,虽然单调却极其高贵优雅,袖口参差不齐的蕾丝花边十分柔和,从肩头披落下来一层薄纱,掩盖住了好看的肩膀和锁骨,半露的样子更引人诱惑。一层层叠加而成的褶皱上绣着白色的玫瑰和花藤,蓬松而华丽。

    纪南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十分坚定。

    白泠泠却一直在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冰冷的墙壁。

    纪南猛地将她往怀里一拉,伸手拿着头纱给她盖上。

    视线变得朦胧而模糊,白泠泠怔怔的看着他,感受着他的手在自己脸上摩擦,轻轻抚摸。

    她才准备说话,纪南就猛地隔着一层头纱吻了上来,浅尝辄止,没给她反抗的机会。

    他的声音沙哑而富有磁性,眸底深处含笑:“很好看。”

    白泠泠瞬间红了脸。

    她有些局促的将他推开,把头纱一扯拿了下来,冷着脸问:“你怎么来了?”

    她这话完全就是明知故问,就她和贝舒檬两个人,肯定是贝舒檬告诉的啊!

    纪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不能来么?”

    白泠泠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知道了乔婉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就来找我这个备胎了?”

    纪南的手赫然顿住,“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

    白泠泠转了身,神情冰冷,“难道你不是?”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泠泠又说:“而且当初是你说的,让我滚。”

    纪南想起了那个晚上。

    沉默了片刻,他才幽幽的道:“我让你滚你就滚了?”

    白泠泠不语,直接走进去换衣服去了。

    贝舒檬连忙跟上,数落着她:“泠泠,你怎么这样啊?会不会好好说话?”

    白泠泠让她帮忙拉下拉链,面无表情的反问:“我为什么要好好说话?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情我做的多了,腻了。”

    “我的天啊!”贝舒檬无比抓狂,“你别在这个时候腻啊!来点小手段什么的不好吗?乔婉和纪南分开了,现在就是你插足进去的最好机会啊!”

    白泠泠一脸纳闷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插足进去?”

    如果真的想,她早就会戴着戒指去找他了,而不是将戒指拿下来。

    “啊?因为纪南可以救你啊!难道你真的想嫁给陆元勋?”贝舒檬焦急的问。

    白泠泠觉得不能理解她的脑回路了,“当初不是你说的,纪南不适合我,让我还不如另找出路,嫁给陆元勋吗?”

    “是啊!当时我是那么说的没错啊!可是陆元勋现在不是腿废了吗?难道你真的要嫁进去一辈子给他当牛做马伺候着他?”贝舒檬苦口婆心的说:“只要你愿意,纪南肯定有办法把你从陆元勋那抢过来的。”

    白泠泠摇头,“我会寝食难安,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想过。如果陆元勋的腿不是因为我废的,我会这么做。可是……当时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推开了我。”

    贝舒檬拍了拍脑袋,“你怎么那么傻啊?你可以从别的方面报答他,没必要用一辈子去赔偿啊!”

    “可他为了救我搭上了他的一辈子。”白泠泠直视着她,眸光清亮,“除非他腿好了,否则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纪南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