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10〕〔高岭之花 [快穿]〕〔婚刺〕〔殷商离月〕〔我去穷游那几年〕〔爱你,成了习惯〕〔我就是大德鲁伊〕〔男主他总想吃鸡〕〔明末阴雄〕〔王莽的皇帝成长计〕〔每秒都在升级〕〔踹下龙榻:朕的皇〕〔诡命阴倌〕〔邪王盛宠:神医妖〕〔高升〕〔[综]退休master的〕〔废材要逆天:傲世〕〔首席大人,宠上天〕〔官路青云梯〕〔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有多重要
    冬日里的阳光带着稀疏的暖意,映在了白泠泠的脸上,她翻了个身,手自然而然的朝着身边一搭,却落了空。

    她睁开了眼睛,坐起来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抓了抓略显凌乱的头发,这才坐起了身。

    手机滋滋的震动了两声,白泠泠拿起来一看,是纪南发来的短信,没有很多的话,只有一个医院地址和病房号。

    病房……

    乔婉昨天住院了?

    白泠泠很快洗漱完给许源做好了吃的,正好家庭教师也来了,她也就放心的出了门。

    在医院楼下买了一个果篮和一些补品,白泠泠这才上了楼。

    奇怪的是,病房里头没有纪南,只有躺在床上,脸色略显苍白的乔婉。

    在白泠泠进屋的那一刻,乔婉就睁开了眼睛,“你怎么来了?”

    白泠泠将那些东西放到了桌子上,“不欢迎我么?”

    乔婉露出了一个狞笑,“欢迎,当然欢迎。”

    白泠泠坐在了椅子上,眸光落在了她手腕那处厚厚的绷带,莞尔一笑,“为了把纪南留下,你还真是费尽了心思,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乔婉唇角一勾,“过奖了,只要能把他留下,那就是好手段。起码这一局,我赢了。”

    白泠泠看着她嗜着狠戾之色的眸子,一字一顿的道:“他来看你,不过就是可怜你,怕你死了还得占着他纪太太的名分罢了,你还真以为他是在乎你?”

    乔婉瞪大了眼睛,语气有些慌乱,“他当然是在乎我!我是他的妻子!他最在乎的就是我!”

    面对着这有些语无伦次的话,白泠泠有些惊讶,但还是继续说:“乔婉,别做梦了,纪南对你没有过真感情。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晾你那么久呢?还有,这种过时的把戏你还是不要再玩了,自杀……啧,你要是真想自杀,就直接跳下去啊,何必装着打什么电话。”

    乔婉尖声道:“你滚!滚!我没有装……我没有装……”

    她猛地一甩,手背上的针拧了一下,将皮肉划开,流了不少血,而上面挂着的吊瓶也落在地上碎了,细细的管子被她扯上手中,有两下抽到了白泠泠的脸上。

    白泠泠挑了挑眉头,她这是怎么了?

    才准备起身,一道阴恻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白泠泠!你别刺激她!”

    没等她回头,纪南便大步流星的从她身边走过,把乔婉护在了怀里,温声细语的哄着:“婉儿别怕,别怕。”

    白泠泠眸子一眯,她好像无意中掉进了乔婉的陷阱里。

    乔婉一个劲的摇头,眼泪止不住的流,“阿南……你真的不在乎我吗?你真的不爱我吗?是不是真的只有我跳下去了,你才会看看我?是不是?”

    乔婉的眼睛瞪得极大,看起来有些骇人,惨白嘴唇因为干裂扯了两道口子,血顺着蜿蜒而下。

    “别瞎说。”纪南沉声道。

    “那白泠泠为什么那么说?为什么啊?阿南……阿南……”乔婉像是一个失了心智的人,怒吼声接踵而至。

    白泠泠没想到乔婉会这样,一时之间有些怔然。

    纪南冷厉的眸光扫了过来,语气阴冷无比:“出去。”

    “可明明是……”是你让我来的。

    乔婉的尖叫声再度打断了白泠泠的话,纪南不由得加重的语气:“出去!”

    白泠泠只能走。

    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纪南将乔婉搂的紧紧的,温柔至极的哄着她,而乔婉使劲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胸口。

    察觉到了白泠泠的眸光,乔婉对上了她的视线,在纪南的盲区朝着她勾起了唇角。

    得意,猖狂和讥讽。

    白泠泠瞬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朝着旁边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纪南的手机。

    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白泠泠这才清楚,哪里是纪南叫她来的,分明是乔婉拿他手机给她发的短信。

    她烦躁的走进了安全通道,闷不做声的拿出了一根烟,才抽完,纪南就来了。

    他不悦的看着她脚下的烟头,却并未提及这个事情,“你怎么来了?”

    白泠泠一脸浅笑,“怎么?只许你来,就不许我来了?医院也不是你家开的吧?”

    字字带刺,听的纪南很不舒服。

    “你别来了,婉儿受了很大的刺激,你的话对她来说影响很大。”纪南冷着脸说。

    白泠泠伸手将鬓角的碎发挽入耳后,倚着墙壁,“一个自杀的手段,你就要回去了么?”

    “白泠泠,我不是在跟你闹着玩。”纪南一字一顿的道。

    白泠泠收起了脸上的神情,猛地抬起手来朝着他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个巴掌,掌心生疼。

    纪南舔了舔嘴角,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冲进了口腔。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你要是真怜惜乔婉,就别给我希望。”白泠泠语气决绝。

    纪南眉目微凛。

    等她走后,纪南才摸了摸有些肿胀的脸,很快回了病房。

    乔婉看见他这个样子,忙问他怎么了,他却只是摇头不语。

    “是不是……是不是泠泠生气了?”乔婉抽噎着问,“你别管我了,你去找她吧……我这边没关系的,是我太任性,还以自杀来要挟你……”

    纪南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粥,这是他一大清早出去买的,本来是想去餐厅随意买点,谁知道乔婉非指定了个地方,他没办法,只能跑远了一些,“快喝吧,你喜欢的。”

    乔婉点点头,一边喝粥一边哭,“阿南……你对我真好,我多希望日子能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其实我现在好想医生告诉我,我就几个月的生命了。这样你就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一直陪着我,等我死后,你也可以和她在一起,更不用对我愧疚。”

    纪南直接拿着纸巾擦向了她的嘴,“别胡说八道了,你的时光还有很多,以后也会遇到更好的人。”

    乔婉手一抖,粥一下子洒在了被子上,纪南想扶也已经晚了。

    好好的一碗粥,就这么没了。

    “阿南……你还是要让我走吗?”乔婉喃喃着问,“白泠泠……她不是曾经背叛过你么……你真的可以忘掉吗?”

    纪南面色平静的将被子从她身上拉了下来,想了一会才说:“事情埋在心里,一直挥之不去,很痛苦。可若是她不在我身边,我只会更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