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欺诈师〕〔顶级天医杨天〕〔勇者斗魔神〕〔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修道红尘间〕〔贵女当家〕〔篮下我为王〕〔明日传奇〕〔穿越异世的领主大〕〔仁师请接锅〕〔末世:轮回重生〕〔踏夜行:凤舞九州〕〔都市极品小医仙〕〔明威天下〕〔无限气运主宰〕〔史莱姆研究者〕〔绝对巅峰〕〔海贼王之天赋重置〕〔大宋边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百三十一章 爸爸,你破产了吗
    纪南从公司出来的有些晚。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很快上了车。

    一路上,他的精神状态有点差,好在下雨天路上车少,一路倒是顺利平安开回了家。

    白泠泠远远的看见了纪南的车,忙挥着手走了过去。

    可谁知道纪南愣是没停,直接朝着她开了过来。

    “纪南……”白泠泠是走过去才发现不对劲的,因为纪南的车速竟然没有丝毫减缓的趋势!

    白泠泠心下一惊,连忙后退,谁知道纪南的车紧追不舍。

    车内的纪南睁开半眯着的眼睛,谁知道正好瞧见这一幕,他慌乱的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从白泠泠的身旁刮了过去。

    伞掉在了地上,而白泠泠也被带的倒在了地上。

    大雨滂沱,哗啦啦的让她感受到了一个透心凉。

    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白泠泠粗喘着气,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要是纪南的方向盘打的再慢点,她都能被车给刮飞了!

    纪南慌乱的下了车,“没事吧?”

    白泠泠撑着地想起来,可腿上传来一阵钝痛感,还有温热的红色液体将裤子染红。

    她抬起头看着他,头发粘在了脸上,看起来格外狼狈。

    纪南将她抱上了车,下了地下车库,车停稳后才看向她的腿。

    “怎么样了?”纪南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紧张,他当时觉得很累,脑仁也疼,就略微闭了闭眼,那时候他都瞧见了,前面没有人,所以他才趁机休息了两秒钟,谁知道就这两秒的时间,就出了事。

    白泠泠脸色苍白,“没什么。”

    纪南没相信她的话,很快下了车把她抱了出来。

    淋着雨回了家,许源蹭蹭的跑了出来,“爸爸,你们怎么才回来啊?姐姐半个小时前就出去等你去了!”

    纪南听着这话心里头更愧疚了,他低低的道:“有点事情,你先去玩。”

    “可是我饿了。”许源嘟着嘴。

    纪南冷着脸说:“爸爸一会做饭。”

    “好!”

    纪南抱着白泠泠进了房间,回身反锁了门,急忙去脱她身上的衣服。

    白泠泠有些别扭的躲避着他的动作,纪南反应过来,直起了身子道:“我先去放热水。”

    脱衣服的时候倒迅速,可到了裤子这,白泠泠才发现有些困难。

    裤子被划破了一条口子,伤口处的疼痛感已经有些麻木。

    纪南放完了水后发现她还没脱完,便蹲下了身子,正好瞧见那伤口。

    伤口不算深,但却很长,纪南感觉心里头一抽一抽的疼,他拿着剪刀把裤子剪开,又去接热水清理了一下白泠泠的伤口,再用绷带包扎好。

    “为什么去找我?”纪南的声音清清冷冷的。

    白泠泠被他这么一折腾,疼的脸都白了,“你没拿伞。”

    纪南沉默了片刻,“没看见你站在那。”

    白泠泠没说话。

    见她不语,纪南也没了下文,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久未有过的肌肤之亲在此时此刻却没有丝毫私欲,纪南是满心懊恼,白泠泠自然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因为腿的缘故,纪南没跟她在一起洗,而是先伺候着她,将她受伤的那条腿搭在了浴缸边缘上,拿着毛巾擦拭着她的腿。

    可因为这个动作,导致某处细腻的风光暴露出来,纪南一开始强忍着不去看,可白泠泠每次一动,就加深了他的念想。

    好不容易洗完了,纪南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的汗,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沙哑:“你先出去吧,我就不抱你了。”

    白泠泠说了一声好,便撑着边缘想出来,谁知道腿上一疼,直接朝前一倒。

    纪南忙伸出了手,将她搂到了怀里。

    二人的相触像是点燃了一团火,纪南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

    白泠泠早就发现他身体不对劲了,她别扭的移开了视线,一手扶着墙,慢慢悠悠的朝着外面走。

    可没走两步,伤口又再度裂开了,血很快染红了纱布,触目惊心。

    纪南伸手揉了揉眉心,直接将她抱上了床。

    回来后,洗了一个冷水澡。

    白泠泠睡的很快,大概是身体不舒服加上受伤的缘故,她没一会就入睡了。

    纪南小心翼翼的蹲在床边给她重新换纱布,谁知道白泠泠嘟囔了一声热,另一条腿直接将被子给踹开了。

    屋内的空调开的十足,倒不用怕着凉,只是这么个动作却让纪南鼻血喷张。

    她没穿浴袍……

    纪南在心里头默默的念了好几遍的清心咒,到底是驾驭不住白泠泠诱惑的身材,于是很快就上了床,贴着她身边躺下。

    白泠泠很快缩进了他的怀里,纪南为了不让她乱动,就一直用腿轻压在她那条受伤的腿上方,这样她一动,他就能立刻感觉的到。

    压着压着,纪南的手就不老实了。他喘着粗气,伸手摸向了锁骨之下的柔软,或轻或重的揉捏着,指甲轻轻的滑过樱桃,引来她一道嘤咛。

    纪南的喉结上下滚动,另一只手朝着她曼妙的后背上蔓延,渐渐朝下,掠过一处圆滑,抵达了幽幽山谷中。

    白泠泠醒了。

    她有些慌乱的想转过身,却被纪南给摁住,只能被对着他。

    她声音有些发抖:“你要干嘛……”

    纪南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热气夹杂着深情:“干。”

    白泠泠的耳尖一下子就红透了。

    久未进入过的地方带着销魂的感受,纪南的呼吸一重,伸手叩住了她的纤腰,毫不犹豫的进行了掠夺。

    白泠泠一开始还能忍住,可没一会就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临近爆发的那一刻,纪南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拔。

    白泠泠的眼皮打架,在再度攀登顶峰的那一刻后,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纪南起身,打了盆水,拿着毛巾给她清理了一下,这才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已然是一副正人君子的好父亲人设。

    许源听见他出来了,噌噌的跑了过来,小脸都快皱到了一起,“爸爸!我都要饿死了!”

    纪南有些尴尬,他轻咳了一声,急忙进了厨房,厨房内还有着白泠泠没做完的菜,可纪南压根不会做,他思考了片刻,决定煮个粥。

    当碗放到许源面前的时候,许源愣住了,“就……就这个?菜呢……”

    纪南不动声色的拿出了一包榨菜。

    许源一脸绝望,“爸爸,你是破产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冷面教官是竹马〕〔我的老师是神算〕〔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渡鸭之宴〕〔农家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神级无敌系统-苏城〕〔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