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Hold不〕〔万年只争朝夕〕〔龙纹剑神〕〔超级绝世医圣〕〔诛天战魔〕〔神话之三国争霸〕〔莫总的隐婚太太〕〔盛少,情深不晚〕〔火影之究极下忍〕〔抗日之土匪军人〕〔灵武奇闻之戊土重〕〔我的冷傲教官老婆〕〔我真不是神仙〕〔一名隐士的前半生〕〔最强单兵〕〔吕布之雄图霸业〕〔疯狂农民工〕〔黎明之剑〕〔帝女尊之凤临为皇〕〔重生之资本巨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百二十三章 赌
    看着程二爷对白泠泠做出的亲密动作,纪南的手指都快捏碎了,但他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

    不能表现出一点在意。

    否则的话,程二爷绝对会抓着这点不放,到时候白泠泠很可能成为程二爷威胁他的工具,那时候就更麻烦了。

    纪南薄唇一勾,说着极其残忍的话:“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还入不了我纪南的眼。”

    白泠泠浑身一震。

    大概是喝醉了的缘故,大脑已经处于一种停机状态,她甚至都没有考虑过纪南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觉得那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在一点点的割着她的皮肉,还嫌不过瘾的插进心脏旋转。

    白泠泠猛地攥住了胸前的衣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快要窒息了一样。

    “纪总的眼光可真高啊。”程二爷眯起了眸子,“这么好看的女人,都被你如此挑剔,看来是有更好的啊。”

    纪南不语。

    “既然如此,白小姐,不如今晚就陪我吧?”

    程二爷的话白泠泠压根没听见,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和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眼泪更像是失控了一样的往下掉。

    程二爷直接将白泠泠打横抱了起来,对着纪南露出一个狞笑,“还请纪总先回去吧,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了。”

    纪南又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的遮掩住了他的神情,“二爷还真是不挑食。”

    “恰好对我的胃口。”程二爷笑着看着他,可眼底没有丝毫笑意。

    纪南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那就给二爷享用了。”

    程二爷这才满意了,抱着白泠泠出门,贝舒檬一直被压着,都快急疯了,见此刚想吼,却被保镖捂住了嘴。

    “唔唔唔!!”你上完厕所特么的洗手了没有!

    走到走廊尽头,程二爷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纪南一眼,因为离得太远,他并没有看清楚纪南脸上的神情。

    进了屋,程二爷将软成一滩烂泥的白泠泠放到了床上,让保镖去外面守着,只要纪南过来了,就急忙告诉他。

    等保镖关上门后,程二爷才坐了下来,侧头看着白泠泠绝美的五官。

    她醉的不*稳,也没睡着,嘴里头一个劲的嘟嘟囔囔的,和她清醒的时候不太一样。

    鬼使神差的,程二爷的手摸上了她的脸,触手一片温热。

    顺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挽入耳后,程二爷默默的打算收回来。

    可没想到手才抽走一半,白泠泠就呜咽了一声,猛地抓住了他的手,将小脸埋了进去。

    程二爷的瞳孔一缩,没等他呵斥,便感觉手背上有些湿,等他把白泠泠的脸板正的时候,发现她是一脸泪水。

    “阿南……别不要我……”白泠泠小声低喃着。

    程二爷拧着眉头,“那冷冰冰的男人有什么好的?跟一块硬石头一样,倒不如跟着……”

    话说到这,他猛然反应过来,像是触了电一样的起身,朝着门口走,“纪南还没来?”

    保镖摇摇头,“纪南走了。”

    程二爷的眉心拧的更紧了,这个纪南,难道真的不在乎白泠泠么?

    纪南出了会所后一直没走,在门口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颤抖的手出卖了他的情绪。

    不会碰的,程二爷不会碰她的。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程二爷便走了出来。

    因为那块是盲区,所以他们没有看见纪南。

    有保镖邪笑着问:“爷,舒服吗?”

    纪南的五指赫然收紧。

    程二爷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瞎想什么?爷就没碰那妞。”

    “呦,二爷这是美人在怀都不碰啊,难道是要做柳下惠?”有保镖调笑着说。

    程二爷哼笑一声,“爷这叫守身如玉,再说了,纪南那家伙要是真不在乎白泠泠,我也不想碰。只有他在意的东西,我才要夺过来。至于那个女人,我还真没什么兴趣。”

    “爷这话可真逗……我都看见您有反应了……”

    程二爷眉心一拧,抬脚朝着他屁股上狠踹了一脚,“没反应的那叫功能障碍!”

    “是是是,爷说的对,爷说的对,爷这边请。”

    等程二爷走了之后,纪南才松了一口气,着急忙慌的往会所里头走,步伐匆忙,到最后已经跑了起来。

    砰的一声打开了门,见白泠泠衣衫工整的躺在床上后,纪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

    才伸手打算将白泠泠抱起来,贝舒檬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泠泠,泠泠你……额……”

    贝舒檬对上了纪南那双阴鸷的视线,连连后退了几步,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个弯,“你……你继续……继续……我突然想去喝个酒,不打扰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贝舒檬在心里头对白泠泠默哀了三秒钟,真不是她不想救,而是就算她想帮忙,纪南都能把她拎出去丢外面。

    但纪南并没有对白泠泠做什么,只是将她抱了起来,很快离开了这里。

    白泠泠醒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早上,这一觉睡的时间过长,她觉得脑袋晕乎的难受,下床的时候还差点摔了。

    贝舒檬正端着杯牛奶进来,见到这情况急忙把她扶到了床上,“急什么啊?”

    白泠泠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什么时候了?”

    “早上八点了。”贝舒檬说。

    白泠泠头疼欲裂,记忆如潮水一样涌了回来,她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昨天的事情,慌乱的道:“昨天后来怎么样了?”

    贝舒檬咽了咽口水,眼神飘忽不定。

    “说啊!”白泠泠焦急的问。

    “就……我当时看见程二爷把你给抱走了,去了一个房间……纪南离开了……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纪南又回来了……”贝舒檬每说一句,白泠泠的脸就白上一分。

    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肯定是没发生什么,可纪南竟然……

    大脑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来,白泠泠抓了抓头发,唇瓣干裂,说话的时候裂开了一条口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贝舒檬小声说:“你没事吧?你们到底什么情况?还有那个程二爷……他看上你了?”

    白泠泠嘲弄的笑笑,“不可能的,听说程二爷有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