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别跑〕〔御天帝主〕〔特种兵王〕〔我是垂钓者〕〔绝品神医〕〔英雄联盟之惊天战〕〔女妖投喂手册〕〔超级乡村神医〕〔鬼眼保安〕〔爬上叶尖〕〔逐天大帝〕〔最强屠龙系统〕〔山海术士传〕〔名声财富系统〕〔斗破之传奇再起〕〔我的吸血王子〕〔极品全能学生〕〔探灵社之天地玄门〕〔万古神龙变〕〔女神的特种保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百一十六章 分开一月
    太久没有过情事,纪南的腺上激素在急速飙升,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乔婉的时候,他没有那个冲动。

    “阿南……阿南……你都好久没碰我了……”乔婉撒着娇说,其实纪南就从未……碰过她。

    纪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抱歉,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忙,我实在是没什么心思。”

    听着这话,乔婉心头十分不满,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她略微踮起脚尖,咬住了纪南的耳垂,带着技巧的舔舐着,声音诱惑:“夫妻之间做这种事情,能提高我们的感情。你总是不在家,我很想你。”

    纪南的太阳穴一跳,本能的想后退一步,却被像八爪鱼一样的乔婉缠的紧紧的,“阿南,陪陪人家,好不好?妈可在外面看着呢……”

    纪南深吸了一口气,“那你先去洗澡吧。”

    乔婉欣喜不已,“好!”

    乔婉洗的特别细致,还喷了点香水,出来的时候更是香肩半露,骚气十足。

    纪南盯着她,觉得有些陌生。

    乔婉走了过来,直接将他扑到了床上,浴袍半褪,只要纪南想再仔细看看,便能瞧见里面美好的风景,可他没有。

    纪南头一次觉得,柳下惠真的很难当。

    乔婉的朝着纪南的嘴唇吻了上去,可没想到纪南猛然转头,那吻落在了他的脸上。

    乔婉也不恼,细细密密的吻顺着他的脸往下移动,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左手也没闲着,去解他衬衫的扣子。

    乔婉真的是打算使出浑身解数了,打算只此一次便让纪南迷上她的身体,这样她才能有翻身的余地。

    健硕的胸膛带着极具诱惑的爆发力,乔婉呼吸一重,在他耳边柔柔的说:“阿南,我想再给你怀个孩子。”

    纪南的身子骤然一僵。

    孩子……

    他和白泠泠的孩子……

    他闭上了眼睛,眼前却一直闪现着白泠泠一脸决绝和恨意的从楼上跳下来的样子,咚的一声,一地的血。

    血——

    血从她的双腿间蔓延出来,好多好多。

    那是他们的孩子,那是他们还没出世的孩子。

    猛地推开了乔婉,乔婉惊呼了一声,却故意将浴袍拉了下来,浑身上下未着寸缕,可谁知道纪南连个眼神都没有的起了身,“你先睡吧,我去后院走走。”

    乔婉忙道:“阿南!阿南!”

    砰的关门声隔绝了她的呼唤。

    乔婉忙裹上浴袍,悄悄打开了房门,在看见纪南没去白泠泠房间,果然下楼后才松了一口气。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乔婉压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误。

    她身材不错,在床上也放的开,为什么纪南就是对她无动于衷呢!

    纪南才走到后院,就看见长廊上貌似坐着个人,指尖带着一抹火光。

    纪南走了过去,离得近了才发现是白泠泠。

    眉心一拧,他毫不犹豫的夺下了她手里头的烟,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又抽烟?”

    白泠泠斜睨了他一眼,眼角带着不易察觉的恨意,“谁规定我不能抽烟了?”

    知道白泠泠听到了他和纪老爷子的谈话,纪南坐了下来,“你在怪我?”

    白泠泠没说话。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时没发生那件事情,我会不会娶你。”纪南拿出一根烟,点燃后猛地吸了一口气,脖子上青筋暴起,掩藏在黑暗当中,也把他的情绪遮挡的严严实实。

    “总而言之,你就是不信我。”白泠泠一字一顿的说。

    纪南冷笑一声,“信这个字真的很缥缈,尤其是在那个情况之下。我们没有很多年的感情基础,你觉得我会信吗?”

    白泠泠被噎住了。

    是啊,她喜欢了纪南三年,可纪南那时候却才见过她几面而已。

    “那如果是现在呢?”白泠泠艰难的出声,“你会信我吗?”

    纪南吐出一口烟,“如果是我呢?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乔婉结婚之后从来没碰过她,你信么?”

    白泠泠不语。

    “你也在犹豫。”纪南起身,“你也在怀疑我说的话,同样我也是。我不管你是被冤枉的还是真的,我只想看到真相。”

    白泠泠抓了抓头发,“你资助我白家,是因为对不起我爷爷,对吗?”

    纪南定定看着她,“你觉得呢?”

    白泠泠苦涩一笑,是她自作多情了。

    是她傻乎乎的以为纪南竟然可以为她花那么多钱,甚至救了白家一条命。

    她想的有多美好,真相就有多痛苦。

    “纪南。”白泠泠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她仰头看着天,天上阴沉一片,连月亮都被挡住了,如同她此时的心,被蒙上了一层雾,“你可真残忍。”

    “纪南。”白泠泠转过了身,背对着他,“与其这样都痛苦,不如当个陌生人。”

    纪南看着她消瘦的背影,伸出了手,可在即将碰到她的时候顿住,嗓子干涩的说了一声:“好。”

    “谢谢。”白泠泠说完这话,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等第二天早上纪南起来的时候,发现白泠泠早就离开了,他心里头有些空落,但很快打起了精神来去了公司。

    但他没有想到,从那天起的一个月,他都没有见到过白泠泠。

    本以为分开了后,情况会好很多,可没想到越来越严重了,他甚至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她,一开始还好,梦到的都是以前的场景,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梦,可到了最近一个星期,他就跟被鬼压床了一样,做那种情爱的梦不说,还死活醒不来,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那都会支起一个帐篷。

    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怕是要焚身了。

    也不知道白泠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才让他如此念念不忘。

    纪南琢磨了一下,觉得应该去见见了,正好许源一直没接过来,不如就着这次机会好了。

    可没想到当他去了白泠泠家的时候,却扑了个空,只见到了贝舒檬。

    在提出来意后,贝舒檬便将许源抱给了他。

    上了车后,许源便睁大着眼睛朝着窗外看,不哭也不闹的,大概是觉得新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知青女配已上线〕〔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女总裁的读心神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