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闻怪谈之守魂人〕〔武极元界〕〔神瞳毒师〕〔阴兵镖局〕〔我的绝色美女姐姐〕〔封少的掌上娇妻〕〔校园逍遥兵王〕〔北宋大表哥〕〔超级狂兵〕〔飞针神医〕〔轮回汉末〕〔学霸的野猪佩奇〕〔修行在万界星空〕〔星途法王〕〔帝道独尊〕〔游戏影视万界〕〔修仙大盗〕〔雷火史记〕〔大明厂督〕〔都市仙医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一百七十章 我没害她
    贝舒檬看乔婉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

    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想法竟然会这么的偏激,白泠泠的一腔好心全部成了驴肝肺。

    贝舒檬失望的摇着头,“真是替泠泠不值,她在你身上花的钱不少,你却觉得她是在侮辱你……看不起你。你当她白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可乔婉就认了那个死理,无论贝舒檬怎么说,她都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贝舒檬紧了紧手里头的砖头,转身走了。

    一路冲到会议室,贝舒檬砰的一声闯了进去,打断了纪南的季度总结。

    纪南冷着脸,眼神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语气不变的继续道:“对于下一个季度的销售,我希望不要再掉下去了。纪天,可不要掉以轻心。”

    纪天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双腿随意的搭在桌子台面,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眼眸却一直锁定在了贝舒檬身上。

    呦,这人谁啊?

    贝舒檬拿着搬砖朝着桌子上一放,发出了砰的一声,“纪南,别说我没给你面子,出来!”

    纪南恍若未闻,继续安排着事情,“和周董那边的合作,暂时不要答允,我打算拿下金岭的那块地。”

    其他员工皆是惊诧不已,却也不敢说什么,连连称是。

    “纪南!”被他无视,贝舒檬满心怒火,扯着嗓子吼:“滚出来!”

    员工们纷纷擦了擦脸上的汗,不由得佩服这女人的勇气,竟然敢公然跟纪总这样说话,这是不想混了吧?

    可纪南仍然跟没看见似得,继续说着话。

    贝舒檬真的是怒到了极点,将手里头的砖头狠狠的朝着纪南扔了出去。

    其实她扔完之后也有些后悔了,毕竟那么一大块砖头,砸上去恐怕直接进医院了吧?

    纪南身形一侧,砖头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砸裂了地上的玻璃地板。

    纪南的面上露出些许阴霾,他声音清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散会。”

    听到这话,其他人忙不迭的跑了。

    纪天慢慢悠悠的站起了身,经过贝舒檬身边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勇气不错,但能不能活着出来还是个问题。”

    贝舒檬厌烦的抖了抖肩膀,这人谁啊?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门关上后,纪南才坐了下来,收拾起桌面上的文件。

    贝舒檬怒气冲冲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泠泠究竟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害泠泠?为什么?那孩子也是你的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纪南的手一顿,冷着眉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底凶狠之色毕露,吓得贝舒檬朝后退了一步。

    “我没害她。”纪南语气清厉。

    “害没害也不是你嘴上一句话说说的!”贝舒檬瞪着他。

    “你既然来找了我,不就是想要我的回答。”纪南收拾好文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幽如深潭的眸子中没有丝毫波动。

    贝舒檬拧着眉头说:“不是你是谁?你没查出来?你都查不出来,那恐怕就是你了吧?”

    说起来这个事情,纪南也是觉得十分茫然,他连人都查到名字了,可是就是查不到具体位置。

    怎么查都查不到。

    很明显,背后是有人啊。

    贝舒檬的眸子转了转,其实她拿纪南的话也拿捏的不太准,看着纪南对白泠泠也没冷血到那个地步,没有必要真的把她害成那个样子吧?

    难道真的有隐情?

    “这到底怎么回事?”贝舒檬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纪南略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先坐。

    贝舒檬坐了下来,“说吧。”

    “查不到具体的位置。”纪南冷冷的道。

    贝舒檬跟上了他的思维,“叫什么名字,大概在哪?我去查。”

    纪南很快告诉了她,贝舒檬听完之后纳闷的道:“真的不是你?”

    “不是。”纪南十分坚定的道。

    “那会是谁呢?”贝舒檬满脑子凌乱,冷不丁的冒出来了一个人选。

    乔婉?

    会不会是乔婉?

    贝舒檬连忙问:“乔婉知道白泠泠怀孕的事情吗?”

    纪南的眉心轻拧,似乎对她怀疑乔婉的事情心有不悦,“不知道,而且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怎么不可能?”贝舒檬冷笑一声,语气讥讽:“你可别把她想的那么好,白泠泠和我以及乔婉,可是不少年的朋友。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可比你更清楚。”

    话才说到这,虚掩的门被推开,乔婉从外面走了进来,柔声问:“我是什么样的人,还用不着你来批判。”

    贝舒檬站了起来,“是吗?那你最好将狐狸尾巴藏好,否则的话,就等着进监狱吧!蓄意害人,是要判刑的。”

    乔婉一脸的问心无愧,“我没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要承认?”

    贝舒檬明显不信,乔婉的话在她看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才准备走,纪南便叫住了她:“站住。”

    贝舒檬回眸,“还有什么事情吗?”

    纪南伸手指了指地,“贝小姐不打算赔偿么?”

    贝舒檬露齿一笑,“那就让你老婆赔吧,曾经我和泠泠也在她身上花了不少的钱。这么一块破玻璃,还是由她代劳好了。”

    说完,她抬步就走。出了会议室时,她看见了纪天正倚在那抽烟,贝舒檬这才将他打量了一番,觉得这人和纪南有点像。心头略微一思索,便知道这人是谁了,“纪南的弟弟?”

    “是我。”纪天将烟头扔在了地上,鞋子在上面使劲碾压了几下,“你和纪南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贝舒檬不想过多理会这个男人,谁知道被他拉住了胳膊。

    “嘿我说,现在的季节是深秋,不是夏天,你穿成这样,不冷吗?”纪天无奈的说着,将西装脱了披在了她的身上,一副绅士的模样,“穿上这个回去吧,衣服我送你了,不用还我。”

    贝舒檬柳眉轻拧,觉得这人十分奇怪,但还是说了一声谢谢,这才离开。

    纪天看着她的背影,伸手摸了摸下巴,眸中掠过一抹深思之色,不知道是在打着什么歪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今天也很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