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神刻契约〕〔权爷撩宠侯门毒妻〕〔重生军婚:霍爷,〕〔重生泼辣小军嫂〕〔一见朗少误终身〕〔医妃惊天:王爷,〕〔窥情:官心计〕〔点这有红包〕〔万界微信红包群〕〔重生校园:帝王娇〕〔九天剑主〕〔暖婚似火:顾少,〕〔关灯!神秘老公深〕〔七夜禁爱:早安,〕〔霍少的闪婚暖妻〕〔国民女神:重生王〕〔少将在上之娇妻有〕〔重生军婚:首长,〕〔特工重生:快穿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一百六十二章 做不做
    只是没有想到,才喝完不久,周弘身上就有些无力困倦,他走到床边坐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周弘在圈子里头混了这么长时间,有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他还是清楚的,很明显,这水里头有东西。一股股炽热朝着下腹涌去,周弘没慌,反正一会白泠泠过来,直接压倒她解决一番不就得了。

    周弘想的挺美,已经眯着眸子幻想着一会的快活事了。

    一直呆在洗手间里的齐箐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她从包里头拿出来个东西,飞快的朝着周弘扑了过去。

    周弘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因为眼花和黑暗的缘故,他看的并不是很清楚。手腕上传来一阵疼痛,周弘缓过神来,发现是一根特别粗的绳子把他的双手给捆住了。

    “怎么是你?”周弘只觉得视线一阵冲击,半天没反应过来,“白泠泠呢?”

    “是啊,我约的你,不是我是谁?”齐箐轻笑两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想不到吧?你也有落在我手里头的这天。”

    周弘一下子就清楚了这是个圈套,他眯起了眸子,泪痣夺目,语气狠戾:“齐箐,你这样有意思么?我不喜欢你你还非得往我身上凑?”

    “哦?你的意思是我要上你吗?”齐箐跨坐在他的身上。

    饶是周弘经历过这么多女人,还是在药物的冲击下控制不住,他深吸了一口气,“难道不是吗?”

    “不不不,你可能是误会了,我是给你下了点好东西没错,但我可不是要上你。”齐箐一边说着一边脱自己的衣服。

    至于周弘身上的,她碰都没碰。

    很快就脱的衣衫半褪,齐箐伸手将台灯给打开了,柔和的光芒映在她的身上,带着一层朦胧的美,更是让周弘的情愫朝上飙了好几个度。他呼吸极其不稳,艰难的道:“你到底要干嘛?”

    “干嘛?让你好好看着喽。我齐箐可不是什么乘人之危的人,你都被下药了,我还能上你吗?肯定不行,所以你还是看着吧。”齐箐冷笑一声。

    “你!”周弘气的心头窝火,他没想到齐箐竟然会这样对他。

    他和齐箐认识有一段时间了,当时他还没回国,就被齐箐给缠上了,他已经很明确的表示自己不喜欢她,可齐箐还锲而不舍的追着,从国外追到了国内。

    为了防止被齐箐找到,他就进了迷情,他知道齐箐不去这种地方,所以在这最不容易被她发现。

    谁知道……

    人是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好看吗?”齐箐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看着周弘那拼命挣扎的样子,觉得心头无比猖狂。

    不是不要她吗?

    那正好,就只看着吧!

    齐箐下的药剂可并不少,周弘的眼眶都红透了,她眼底带着炽热之色,猩红的有些吓人,恨不得将齐箐分尸给咽进肚子里头。

    齐箐拿起罩罩盖在了他的眼睛上,娇羞的道:“别这么看着人家嘛。”

    说完,她就解开了周弘的衬衫。

    纤细的手指在他身上游走着,周弘的胸膛一起一落,呼吸十分急促,嗓子里头时不时的发出些许闷哼声。

    细细密密的吻落了上去,齐箐解开了他的皮带,那地早就已经高高翘起,因为太激动而细微颤动着。

    齐箐看了一会,忽的笑出了声,笑容如同绽放的罂粟,妖艳却致命,“想要吗?”

    周弘都快急疯了,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其他感官分外鲜明,他甚至可以留意的到齐箐说话时的热气和温热的呼吸。

    “想……”他抖着声音说。

    “想得美。”齐箐使劲拍了一下,疼的周弘弓起了身子,咬牙切齿的道:“齐箐,你到底想怎么样!”

    齐箐挽着自己垂落下来的头发,语气淡淡的:“我能怎么样啊?我一个弱女子,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你!你到底做不做!”周弘急促的问。

    “做不做在你,不在我。再说了,你不是不想要吗?”齐箐故意这样说。

    “我想要……我想要!”周弘愤怒的低吼,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显然已经忍受到了极致。

    齐箐眸光一闪,弯下身子咬住了他的喉咙,伸手扯开了限制着他的绳子。

    得到了自由,周弘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语气十分艰难:“齐箐,你可要想好,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

    齐箐轻轻嗯了一声,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低低的道:“我知道。”

    听到这话,周弘再也不控制了。

    巨大的阻力夹的周弘生疼,从来不知道有人会紧成这个样子,齐箐疼的一个劲的叫,手在他背上留下了不少痕迹,还有的被抓出了血痕,看起来十分狰狞。

    突破阻碍的那一刻,齐箐的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血顺着相合的地方缓缓流下,像是在提醒着这个事实。

    齐箐可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自讨苦吃,周弘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犹如一头猛兽一样,看着挺阴柔的一个男人,没想到在床上有着那样强的爆发力。

    齐箐昏厥的时候脑袋里头就一句话:捡到宝了!

    等周弘冷静下来的时候,才垂着头看着浑身上下没一点好地方的齐箐。他沉默了片刻,缓缓穿回了衣服,临走的时候没忘记将被子盖在她身上。

    齐箐这一觉睡到了天黑,浑身上下疼的要命,她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费力的爬下了床,却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疼的她额头上满是冷汗。

    “该死的周弘……竟然都不帮我清理一下。”齐箐咬牙切齿的嘟囔着,想起了被她遗忘了很久的白泠泠,连忙去拿手机给她电话,可谁知道那边却一直没接。

    艰难的洗了个澡,齐箐披着浴巾走到了桌子旁,从角落里头拿出来了一个小型的摄像头,她心满意足的将其装进了包里,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血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回到家,齐箐给白泠泠发了短信,大概说了一下这件事情后,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