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10〕〔高岭之花 [快穿]〕〔婚刺〕〔殷商离月〕〔我去穷游那几年〕〔爱你,成了习惯〕〔我就是大德鲁伊〕〔男主他总想吃鸡〕〔明末阴雄〕〔王莽的皇帝成长计〕〔每秒都在升级〕〔踹下龙榻:朕的皇〕〔诡命阴倌〕〔邪王盛宠:神医妖〕〔高升〕〔[综]退休master的〕〔废材要逆天:傲世〕〔首席大人,宠上天〕〔官路青云梯〕〔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欺欺人
    “齐箐的舅舅是市长,就连我都要敬他三分。”纪南沉声道:“你公然和齐箐挑衅并且扭打起来,有没有想过后果?”

    乔婉缩了缩脖子,小声说:“当时她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我一时没忍住就过去回了两句嘴,谁知道她就朝我身上泼酒。那我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啊,谁知道她还打我……我……”

    纪南大概也是知道事情的经过的,他冷着脸,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好了。”

    乔婉无比失落,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阿南……”

    “快去准备一下吧。”纪南说完这话就走了。

    乔婉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嘴角蔓延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纪南顺着方向去找陆元勋和白泠泠所去的房间,虽说是大白天,可孤男寡女二人共处一室,难免还是让人有些担心。

    可没想到没找到白泠泠,却被齐箐给拦住了。

    “呦,纪总啊,好久不见啊。”齐箐倚在墙上浅笑着道。

    纪南全当没看见,只是还没经过她身边,齐箐便伸出了手,拦住了他,语气之中颇有着挑衅的意味:“动了你家的小娇妻,你该怎么对付我啊?”

    纪南视线清冷,“你很希望我对付你?”

    齐箐哈哈大笑着,笑的前仰后合,像是个不太正常的人,她使劲在他肩膀上狠拍了几下,“你说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总是合作合作什么的,我都合作腻歪了。哎不如这次玩个新奇的呗?”

    纪南面无表情的拉下了她的手,“你可真够无聊的。”

    “哈哈哈,哪有啊,我这不是为了你家小娇妻着想么?哎,刚刚看见你俩在一起你侬我侬的,哎呦,那叫一个恩爱。你家小娇妻是不是跟你哭着说,都是齐箐欺负我,是她说我坏话,阿南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齐箐故意将声音放嗲,听起来魅惑极了。

    纪南懒得理她这副疯癫的样子,“你自己在这玩吧。”

    齐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正经起来,“你要找白泠泠?”

    纪南挑挑眉头,没说话。

    “哎我就纳了闷了,你到底喜欢谁啊你?天天这撩一下那撩一下的。既然你结婚了,就专心对乔婉不好么?”齐箐质问着他。

    纪南冷着眸子,声音淡漠:“跟你没有关系。”

    说完这话,他便抬步走。

    齐箐头也不回的道:“那乔婉知不知道你把高康抓起来虐待的事情呢?”

    纪南的脚步一顿。

    “真是搞笑啊。”齐箐语气意味不明,“高康不过是对白泠泠有些不敬,并且编造出了一点谣言而已,你倒是在意的很啊,直接把高康从医院抓了出来,关在那么偏远的地方。倒是乔婉,哎呦,瞧瞧那张小脸,啧,被我打成那样了,纪总竟然连个屁都没放。”

    纪南视线如鹰,“你调查我。”

    “身为你最好的朋友,肯定是要密切知道你和谁在一起啊。”齐箐笑颜如花的走了过去,双手攀上了他的肩膀,“纪南,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纪南盯着她半响,“看来你还是不知道实情啊。”

    齐箐嘴角笑容一顿,“还有什么实情么?”

    “没什么,我没兴趣在你这跟你说一些无聊的话题。”纪南说完,彻底离开了。

    找了半天,纪南都没找到白泠泠在哪,他干脆守在必经的路上,一会不管她从哪个房间出来,都会经过这。

    白泠泠一脸烦躁的在屋子里头走来走去,转的陆元勋眼晕,他担忧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幅画是我亲手拍下的,怎么会在乔婉那?”

    “我也不知道。”白泠泠烦躁的说,将画打开,画是那张画没错。

    陆元勋凑过去看了几眼,沉默片刻,“我不太会看画……”

    “我也是。”这就是事情的烦躁所在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肯定是假的。

    但到底哪里出错了?

    这话自从拿过来之后就一直……

    等等,这幅画上的字……

    难道说……

    白泠泠猛然想起了一个线索。

    但目前显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而是她压根没有别的礼物了!

    白泠泠焦灼不已,陆元勋道:“你拿着这个。”

    看着被递过来的精致礼盒,白泠泠摇了摇头,“那样你就没法送礼了,我现在去买,应该还来得及。”

    这次来的人特别的多,每个人都会亲自到台上去献礼,所以等大家都送完之后,想必也得过上很长一段时间。

    白泠泠说完这话就往外跑,陆元勋焦急的追了上去,谁知道却发现白泠泠竟然不见了!

    前后差了三四秒的时间,咋就没影了?

    陆元勋不敢叫白泠泠的名字,生怕被别人发现,到时候被叫上台去送礼可就糟了,于是只能偷偷的找。

    一间房子里,白泠泠被纪南死死的抵在了墙上,嘴巴被他的大手捂得严严实实的,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来。

    “呜呜呜!”白泠泠恼怒的瞪着他,他才从房间出来没跑两步,就被纪南给拽了进来。

    纪南冷着脸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泠泠使劲去抓他的手,又踢又踹的,等纪南松开手后才没好气的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如果我一直把你关这呢?”纪南语气淡漠。

    白泠泠一脸慌乱,她没送礼还失踪,那可绝对不行!

    “就是我……嗯,要送的礼物不太合适,打算换一个。”白泠泠说完,就发现纪南的视线落在了地上。

    那是白泠泠在进来时慌乱松开手丢下画焦急反抗时掉的,纪南捡了起来,躲过了白泠泠的拉扯打开了。

    眉心赫然一拧,纪南的声音有些惊讶:“这幅画,怎么和乔婉的一样?”

    白泠泠珉了珉唇,“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画是我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确定是真的。后来觉得画太空,想去加些诗句,谁知道被掉包了。”

    纪南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说,是乔婉拿走了你的画?”

    白泠泠不语,但这件事情想必和她脱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