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前妻别想跑:〕〔宠妻难养:总裁,〕〔禁欲老公求攻破〕〔凡尘飘香扇〕〔娇妻入怀:霸道老〕〔顾少的闪婚新妻〕〔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圣武称尊〕〔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三国之大汉崛起〕〔透视兵王〕〔重生军婚:首长,〕〔邪皇宠上瘾:爱妃〕〔重回六零年:娇妻〕〔重追前妻:老婆动〕〔将你拥有〕〔毒医凰后:妖孽世〕〔神医废柴妃:鬼王〕〔总裁爹地:请疼我〕〔农女太彪悍:夫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六十七章 调查身份
    白泠泠要是真怕她的威胁,她也不会来了。

    在确定自己肯定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时候,她就清楚,乔婉肯定得折腾她。

    但没办法,钱已经收了,这段时间只能熬了。

    “果然啊,人要是贱点脸皮厚点,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就好比我和阿南这么好的感情,你都能插足进来。”乔婉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厌恶。

    白泠泠不紧不慢的开口:“你这话说的真是不错,费尽心思抹黑我,抢走属于我的人,倒打一耙的方式我真是自愧不如。”

    “白泠泠。”乔婉将手收了回来,嘲弄的看着她,“你觉得你现在还洗的白么?在所有人眼里,你就是个无时无刻都需要男人的!哪怕你再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你的了。”

    白泠泠收回视线,转身开门。

    乔婉眯着眸子,拿起桌子上的东西猛地一扔,那玩意擦着白泠泠的脸边,直直的滚向了楼梯口,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乔婉发出一声尖叫,慌乱的推开她跑了下去,动作十分迅速。

    纪南拧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她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可谁知道一抬头就看见乔婉的脚好像扭了一下,他忙伸手抱住,她便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眸中带着一抹泪水。

    “阿南……我只是想把这块表给泠泠而已,我不知道她这么不喜欢……还扔了下来。”乔婉委屈的说着。

    纪南随意瞥了一眼,这块表的价格大概在七十万左右,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买的。

    白泠泠恍若未闻,仿佛她根本不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一样,她面色平静的从楼梯上下来,拎起行李箱一层一层的走了上去,直接把他俩当成了透明人。

    乔婉这一拳头就跟打在棉花上似的,十分不爽。

    纪南冷冷的道:“她不喜欢就算了。”

    “恩……”乔婉不甘心的咬唇,纪南怎么没骂白泠泠啊?

    晚饭自然是白泠泠做的,乔婉没想到她做饭能这么好吃,而且桌子上的菜竟然全是纪南爱吃的,她使劲咬着筷子,眸中带着怨念之色。

    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白泠泠在她眼皮子底下也好,这样出了什么事情,她都能看的见,纪南总不会一点都不顾及她的想法,非和白泠泠搅合在一起吧?

    在外面她管不住,在家里,那她可得天天盯着!

    吃过晚饭后,白泠泠便回房了,纪南则是去了书房,而乔婉玩着手机。

    夜深人静,窗外偶尔传来阵阵知了声,白泠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还给贝舒檬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那头接通后,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白泠泠刚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心里头的气还没消呢,语气也就严肃了许多:“柠檬,你不会又去酒吧了吧?”

    贝舒檬貌似喊了几句话,可白泠泠没听清楚,电话一下子被切断了,又等了大概五分钟,贝舒檬果然自己打过来了。

    “我是去了迷情,但是我今天是去调查的,你不是问我了吗……那个周弘的身份吗,我这就去查了。”贝舒檬貌似去了一个安静点的地方,小声对着白泠泠说。

    白泠泠松了一口气,但忙道:“那你千万要小心点啊,周弘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千万要注意。”

    “我知道。”贝舒檬对自己的行动还是十分自信的,她当了记者当了这么多年,早就有经验了。

    可当她挂断电话,转身准备回去的那一刻,却对上了一张阴柔的面容。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周……周弘……”

    ——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头响彻着刺耳的音乐声,夏泽肆意的摇晃着脑袋,忍不住的吐槽着纪南的没人性。

    别人家的公司周末放假,他的公司竟然这几个星期都要加班,好好的一个周六,就这么的泡汤了,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游手好闲,没有去他公司里头工作,否则肯定得被压榨。

    来迷情呢,也是纪南给他分配的任务之一,非让他好好查查周弘的身份,可偏偏他对调查这事吧,不是很在行,毕竟他就是一个名不经转的小画家。

    一个摆头间,他隐约瞧见周弘好像从不远处走了过去,怀里头还打横抱着个女人。

    夏泽眨巴两下眼睛,还以为是看花了,连忙追了过去,借着好几个人的阻挡间,他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

    贝舒檬?

    这女人,昨天晚上吃亏还没够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夏泽一肚子的火,他到底是男人,被发现了也没啥,可贝舒檬长的好看,身材也好,是个男人遇到这种机会,怕是都没有几个能放过的。

    夏泽不可能见死不救,他咬了咬牙。

    贝舒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和周弘说了几句话,就迷糊成了这样,她以为周弘给她下药了,但身上还有力气,就听着他一直说“睡吧睡吧”,便闭上眼睛昏迷了过去。

    直到她被放到床上的那一刻,她才清醒。

    “你这是干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是犯法的!”贝舒檬使劲挣扎起来。

    周弘眼尾一瞥,泪痣在灯光下十分夺目,他阴柔的道:“放心,我对你没什么兴趣,只需要劳烦你告诉我,关于白泠泠的事情就好了。”

    “我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看上泠泠就正大光明的争取行吗?非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不是个男人啊!”贝舒檬在听到他说对自己没有什么兴趣后,干脆不忍了。

    “你激动什么?我不是没上?”周弘语气轻轻的,像是羽毛一样,漂浮个不停,带着别样的诱惑,“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有另一种方法让你说出来。”

    贝舒檬才打算问是什么,就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等到她清醒的时候,浑身上下发凉。

    她刚刚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吗?

    她不清楚,可在门外的夏泽却听的一清二楚,他心里头已经隐约有了答案,抄起一块木头棒子就冲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