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神狂飙〕〔炽爱归来,冰山总〕〔梦与君同故人心〕〔铁西〕〔我在育碧机房烤土〕〔草根胡佑民的春天〕〔逆天邪神〕〔瑶光女仙〕〔穿越反派之子〕〔一顾倾心,何以深〕〔圣手仙瞳〕〔大汉的光芒〕〔隐婚挚爱:前夫请〕〔数理王冠〕〔四味鲜妻〕〔天霸百斩〕〔封少的掌上娇妻〕〔总统谋妻:婚不由〕〔透视之极品右眼〕〔至尊曲之五行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负余生负情深 第二十五章 乔婉的勾引
    纪家老爷子和白泠泠的爷爷特别交好,只可惜白泠泠的爷爷去的早,临终的时候也算是给二人定下了亲,所以纪老爷子才会对这件事情很看重。

    乔婉小声嘟囔着:“要不你把泠泠的事情告诉爷爷吧,不然的话,你总是被爷爷误解。”

    纪南的眉心逐渐拧了起来,他神情淡漠的摇头,“不行。”

    乔婉心头一颤,有些不乐意的说:“怎么啊?白泠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你还要维护着她吗?”

    “你不是她好姐妹么?”纪南语气清冷,眼神意味不明。

    乔婉脸上的笑容要维持不住,她娇嗔的道:“就是因为是好姐妹,我才不能让她这样一错再错下去……阿南,你是知道我的,我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不太会拐弯抹角,要是我说错了什么,你可千万别生气。”

    纪南定定的看着她半响,就在乔婉被盯得一脸冷汗的时候,他才收回了眸光,随意的恩了一声,“不告诉爷爷,是怕他受到刺激。爷爷身子骨不好,我只希望他能安度晚年。”

    乔婉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是我太唐突了。”

    说完,她就软软的朝着纪南怀里头靠去。

    纪南的胳膊僵硬了片刻,才随意的放到椅背上,并没有落在她身上。

    回到家后二人吃了个饭,纪南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回公司。

    乔婉拉住了他的手,委屈的看着他,“怎么老去公司啊?我现在怀着宝宝,你也得多陪陪人家嘛。不如这样吧,我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把你需要的文件都拿过来,你在家里头工作,这还不行吗?”

    纪南一想自己确实很久没在家过夜了,于是点头同意。

    书房中,纪南专心致志的看着文件,乔婉则是去洗了个澡,穿着一身蕾丝睡裙,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睡裙极短,露出雪白修长的双腿,看起来诱惑极了,可偏偏纪南连眼梢都没抬一下,像是一个十足的柳下惠。

    乔婉也不急,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乔婉实在是忍不住了,伸手覆在了他的文件上,纪南的眸中掠过一抹不悦之色,“怎么?”

    “阿南,时候不早了,要不还是早点休息吧,这样明天才有精力继续工作。”乔婉定定的看着他,媚眼如丝,已经从暗示转为明示了。

    纪南点头,“你先回房吧。”

    “你抱我回去嘛……”乔婉倚在他怀里,纤细的手指在他胸前打着转。

    纪南朝后退了一步,抬起手给她看,上面还缠着绷带。

    乔婉失落的嘟着红唇,不满的说:“你都没有抱过人家。”

    “睡觉吧,我去洗澡。”纪南没理会她这个问题,说完就走了出去。

    乔婉回房躺在床上,恨不得脱的光溜溜的,但她更清楚,半遮半掩才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

    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两下,乔婉拿起来一看,脸色唰的一下变了,她直接关机,将手机放到了抽屉里头。

    不过多时,纪南就进来了。

    等他躺上了床,乔婉就抱住了他的胳膊,肆意的柔软在他胳膊上摩擦着,细微的低吟声从她红唇中传了出来:“阿南……”

    纪南抽回了手,闭上了眼睛,“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不要啊……”乔婉一个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朝着纪南的鼻子里头钻,“人家很想你,你都好久没和人家亲近了呢……”

    说着,她就已经自食其力起来,伸手去解他的睡袍,红唇往他脸上凑。

    就在即将吻上他薄唇的时候,纪南脸一扭,乔婉吻了空,落在了他的嘴角上。

    纪南眸色一暗,大手使劲攥住了她的手腕。

    乔婉欣喜不已,以为他终于动情,谁知道纪南却将她摁在了床上,匆忙披上件西装就朝外走,语气中夹杂着十足的不悦:“既然怀着孕,就好好养胎。”

    乔婉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甘心的攥紧了身下的床单,“阿南你去哪?”

    “公司。”纪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乔婉恼怒的将床头的花瓶使劲朝着地上一摔,只听哗啦一声,碎片弄的满地都是,她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她长得不差,身材也很好,为什么纪南就不肯多看她一眼,不肯和她进行那件事情呢?

    “白泠泠……你到底给纪南下了什么迷魂药!”乔婉怒气冲冲的低吼着。

    纪南一路开到了白泠泠的家,他现在的穿着打扮很尴尬,好在此时已经是深夜,没什么人了,否则明天肯定得上头条。

    拿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头湿度刚好。

    纪南进了卧室,发现白泠泠早就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拖了西装上了床,从背后将她拥住。

    白泠泠身上淡淡的清香比乔婉身上不知道香了多少,一点点的唤醒他的邪恶因子。

    纪南略微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的睡裙里头钻了进去,在光滑的肌肤上流连辗转,白泠泠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直到男人粗重的气息和身上骤然欺压上来的体重同时传来时,她才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纪南的薄唇正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落着细细密密的吻。

    “阿南?”软糯的话语中夹杂着懒惰,纪南抬头看着她这副模样,只觉得身体都快燃烧起来了。

    “嗯。”他低低的应声,大手伸了下去。

    白泠泠眼睛还算尖,鼻子也很灵,很快就看到了他唇角的口红印和身上的香气,不由得制止了他的动作,满含醋味的说:“你和她才做完?”

    “没有。”纪南冷冷的道。

    白泠泠苦涩的笑了一声,“所以她怀着孕,你不舍得碰她,来找我发泄了是吗?”

    好好的气氛被这么打破,纪南的语气更加生硬:“你本来不就是被我发泄的么?”

    心头传来一阵钝痛,白泠泠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使劲朝着他一推,“你给我出去!”

    纪南抓住她的手腕,拉至头顶,声音阴寒:“白泠泠,你又发什么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念情深,万念婚〕〔前夫,慢慢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顾轻舟司行霈〕〔大明小书生〕〔国民校草别撩我〕〔乱伦大杂烩〕〔大龄皇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农门娇宠:养个包〕〔重回八零:媳妇你〕〔军爷的霸道总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