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银雷孤影〕〔绝世不灭体〕〔抱错[重生]〕〔和纸片人谈恋爱〕〔北冥密卷〕〔平湖二流〕〔恶鲨〕〔游戏世界旅行者〕〔虫临暗黑〕〔医圣都市纵横〕〔航海与征服〕〔最强鬼医:暴君宠〕〔诱妻入怀:冷少,〕〔谋娶军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灵婚簿〕〔宇宙执事团〕〔闪婚新妻,黎少心〕〔火影之两界成神〕〔都市之无敌修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林浩劫之后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情无欲,精神修炼
    山巅之上,云雾迷蒙,

    一孤松挺拔而立,直插云端。

    当狂风呼啸,拨开云雾,便可见群山的影子在眼底忽隐忽现。

    “大哥,感觉如何?”龚纬指着那隐现的群山,意气飞扬地说。

    “站在这里,俯瞰群山之下,不仅心怀开阔,整个人也似高大了。”

    呼吸了一口山巅的飒然气息,穆川扫视四下,慨然说着。

    “此山,名为武担山,乃是昔年蜀王登基之地,亦为方圆百里之内,群山之至冠。

    我闭关数日,始终未能突破,便来到此山,寻找到最高的这处山头,一待就是一整个白天,如此数日之后,心中郁积的愤懑尽皆散去。

    我便索性也不回去了,就选了此山作为闭关之地,山顶风大,就进去山洞里面待着,渴了时,便去山涧饮水,饿了时,便寻一些果子来吃。

    大部分时间,都在山巅静悟心境的玄妙。

    再过数日,忽而有一夜,我心有所得,于洞中静修了不知多久,终于水到渠成,一举而就。”龚纬缓缓说道。

    “这么说,此山便是你的福地了?你又是怎么想到来到这山巅之处修炼的?”穆川问道。

    “这便是康师父给我的指引了。

    康师父虽然是自宫之躯,但论心胸之广阔,他却远超世间男子。

    一方面,他秉承有情而无欲的修炼之道,以有情驾驭无欲,这样即便他身为残躯,心灵却依然完整。

    另一方面,对于自身的经历,他亦以一副开阔的胸襟坦然面对,称自己‘不惭不悔’。

    我一开始似懂非懂,直到登临这山巅之上,我才渐渐明白这句话其中的真意。”

    龚纬停顿了一下,静静地俯观了一会儿群山之后,这才平静地说道,

    “每个人都有惨痛的经历,关键是,应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我经受过人生的奇耻大辱,可这一切,并不是我的错。

    我只是一个受害者罢了。

    我没有必要惭愧。

    真正要说惭愧的,也应该是肮脏的世道,和那些为非作歹的奸恶小人,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我也没有必要后悔。

    无论是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只要决心向前,就一定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

    所有的自卑,惭愧,羞辱,抱恨,那都是不必要的情绪。

    我一连数日,待在这山巅之上,仰观流云万端,俯看群山之小,整个心灵也在得到净化,人也自信起来。

    我才明白,只有舍弃那些负面的情绪,让自己的心灵变得强大,我才能在武道上更进一步。

    若始终那样自卑,自愧,自惭,终我一生,都绝不可能将《残月阴缺功》修至大成。

    这门功法,它绝不只是一门自宫之人就可随意修炼的武学,它更需要的,是一个可以驾驭肉体的心灵。

    所以像宫中的太监,他们是绝不可能将这门功法发扬光大的。

    因为以他们那奴颜婢膝,自卑扭曲的性情,与这门功法的精神,是如此格格不入。

    其实我现在,也远远谈不上心灵强大,但仅仅是有所领悟,也让我这次破境,水到渠成了。”

    龚纬在说,穆川则认真地倾听。

    这番话,让他也领悟不小。

    说来还有些惭愧。

    一直以来,他对《残月阴缺功》这门功法的领悟实在是太浅了。

    还仅仅挺留在,这门功法威力不俗的层次。

    至于更深的内涵,他还真没有下心思探究过。

    “我好像有所领悟了。

    一个‘缺’字,其实正蕴藏着无穷的哲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世人都追求完美,可世上又哪有真正的完美?

    就像人,人无完人,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说是残缺的,都有其不足之处。

    关键是要正视。

    若有一颗强大的心灵可以驾驭肉体,那么即便残缺,也是一名强者。

    相反,若无法驾驭,使肉体凌驾于精神,那么,那才是真正的残缺。

    我想这也正是康前辈想通过这门功法传达给我们的精神。”

    穆川将自己的一些领悟说了出来。

    “大哥所言甚是。

    其实在前段时间,我已隐隐有所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某些变化。

    比如嗓音,比如穿衣,等等等等,都在发生变化,很多方面我都变得有些不同。

    似乎仿佛再这样下去,自己将无法是自己了。

    若不是这次突破,使我对‘有情无欲’的精神修炼之法有所领悟,从而驾驭住了肉体的变化,我大概已经走上歧途了。

    对精神的注重,我想这才是康师父这门《残月阴缺功》的最伟大之处。

    否则也没有我这样的新生。

    虽非他弟子,可我心里,已将他当作我唯一的师父。”龚纬尊敬地说着。

    “对了,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穆川这时显得有些迟疑。

    “大哥,先不用说。”龚纬却像知道穆川要说什么似的,摇了摇头。

    “嗯?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穆川一怔。

    “等我大仇得报,贵渔会也彻底铲除,大哥你想说什么咱们再说不迟。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先复仇!”龚纬说着,眼中厉色闪动。

    山巅的劲风吹动他的衣衫,更显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好!正好这几天,我已经将范富的行踪都打听清楚,他每隔五天,都会进一次城,最近的一次,将会是在后天。

    但是我自己没法出面,我的身份不能泄漏。

    如果有你出手,那么,我想可以从他口中撬出我们想要的情报!”

    穆川目光闪动,说着进一步的计划。

    “知道了,范富这个狗贼,我就第一个拿他开刀!”龚纬冷冷说着。

    恨火虽然并未熄灭,但龚纬远比之前要冷静许多了。

    “不,不是开刀。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先留他一命。

    范富毕竟只是条小鱼,我们要通过他,钓出大的。

    当然,等到他没用的时候,怎么处置他,都随你。”

    穆川摆了摆手,又继续说道,“至于行动的细节,咱们再商议商议。

    首先,最好不要暴露真正的身份,如果在行动中不慎泄露,也可以选择将范富灭口。

    ……”

    吹着猎猎的狂风,穆川龚纬两人,反复推敲起接下来的具体行动计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