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女归来很倾城〕〔逆流伐清〕〔情道官路〕〔知君莫若相〕〔竞水楼台先得樾〕〔斯莱特林的魔咒王〕〔九零女神算〕〔亡者之厅〕〔武极狂神〕〔夫人不驯〕〔万妖帝主〕〔全职GM〕〔晴雯的如梦令〕〔东京异梦〕〔三国之帝国文明〕〔傲世玄巅〕〔美食供应商〕〔重生麻辣小军嫂〕〔邪手毒医〕〔穿越者纵横动漫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六道魔帝 第376章绝情
    段丰轻蔑的看着武潇潇,你何必这样假惺惺呢?

    “武潇潇,当初算是云无双看错你了!他为了你那么努力的修炼,只是想有一天把你从古家救出来,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段丰愤然的道。

    “无双呢?我要见他。”武潇潇想到,既然段丰出现在了古家,那么云无双一定也在!她现在很担心云无双的安全,毕竟古家太强大了,“段丰,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快告诉我无双在哪。”

    “你少跟在我面前装了,我看再过一段时间,你都要嫁进古家了!”段丰一脸的愤怒,心中替兄弟大喊不值。

    有些事情,武潇潇此刻根本没办法跟段丰解释,径直从段丰身边跑过,冲进了客厅。

    当她看见了云无双那张熟悉的脸时,瞬间潸然泪下。

    很显然,云无双现在的样子,已经命在旦夕。

    “无双,我是潇潇,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武潇潇瞬间失控,冲到了云无双向前,抓住他的手,放声哭泣。

    正惜嫣几人互相对视,都不认得武潇潇是谁,而很显然,武潇潇想必是跟云无双早前就认识,看她哭的那么伤心的样子,两人的关系必定很不一般。

    原本装着眼睛静静等待着古玄天救治完毕的古玄机,听到了武潇潇的哭喊声,豁然睁开了眼睛,随即,他的眼神,更是一寸也不离开云无双,仔细的打量。

    “他是不是云无双?”古玄机对着武潇潇大声的问。

    然而,武潇潇却并不回答,只是转过头,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古玄机。

    “今天如果他死了,我不会独活。”异常坚决的话,从武潇潇口中吐出。

    这时,段丰也冲进了客厅,本来是想要阻止武潇潇动云无双,但是当他见到了武潇潇如此坚决的态度时,瞬间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误解她了。

    或许,武潇潇在古家过的一点也不快乐,甚至是煎熬。

    但是,这个坚强的女孩,却一直都在强颜欢笑。

    “云无双!”古玄机重重的吐出来这三个字,后面还有半句话没说,那便是,我的外孙!

    也难怪,古玄机在见到了云无双的第一眼时,会感觉内心十分难受,原来是有血缘关系!

    “孽缘!孽缘那!”古玄机并非是什么铁石心肠之人,想起至今都不肯认错,还被关押着的女儿,他的心就一阵剧烈的绞痛。

    那一段错误的缘分,导致酿下云无双这么一个苦果!

    或许是因为天地造化,云无双竟然阴差阳错的被带到了古家!

    陡然间,古玄机站了起来。

    武潇潇以为古玄机要杀云无双,顿时也站了起来,拦在云无双身前,坚决的道:“你要杀他,就先杀我。”

    古玄机一声苦笑,要他亲手杀了外孙,他做不到。

    此刻,古玄机一瞬间仿佛苍白了十岁,只是看了武潇潇一眼,便迈开步子离开了客厅。

    远远的,传来古玄机的声音:“秋语,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听到声音,武潇潇的心,一瞬间沉入谷底,甚至是有些恐惧。

    古秋语,铁石心肠之人。

    自从武潇潇被带到了古家后,对于古秋语这个人有了更多的了解。

    古秋叶在古家,是出了名的铁手腕。

    现在古玄机把事情交给古秋语来处理,那等结果,恐怕不会太好。

    正在武潇潇异常担心的时候,古秋语已经缓步走进了客厅。

    当古秋语再度见到云无双之时,眼神不禁一凛,随即冷笑了一声,道:“当日扬言要杀上我古家,救回小女友的人,现在却奄奄一息的躺在担架上面,造化弄人啊!”

    无疑,古秋语对于云无双,是一种强烈的讽刺。

    此刻,古玄天还没有完全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叫云无双的小子,跟古家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叔叔,你把丹药收回来吧,这丹药我们就算是喂狗,也不会给云无双使用。”古秋语看了古玄天一眼,重重一哼,说道。

    此刻,虽然段丰和武潇潇都知道,古秋语是云无双的亲舅舅,但是古秋语对于云无双却没有丝毫的感悟,甚至是异常冷漠。

    当初在宁天城的时候,古秋语就想要杀了云无双。

    “古老先生,你说过的话难道不算数了吗?”段丰知道云无双跟古家的关系,却依旧把他带到了这里,因为除了古玄天以外,似乎没有任何人能救的了云无双。

    为了兄弟,段丰可以忍受任何屈辱,甚至是拜古家的人为师。

    古玄天看了古秋语一眼,道:“我说话当然算数,不过也可以不算数。”

    古秋语是古玄机的长子,将来要继承古家的,古玄天可不会因为段丰得罪了家主。

    “你!”段丰的脸色,被气的一阵青,一阵白。

    古秋语围绕着云无双走了一圈,脸上的的笑更加轻蔑,大肆讽刺道:“恐怕他现在连半条命都没有了吧?当初他说过的话,我就当作是没听见。”

    说着,古秋语看向段丰,继续轻蔑的道:“你是云无双的朋友对吧?我告诉你,今天我不杀你们,马上带着云无双滚!”

    段丰的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放声咆哮道:“古秋语,你还是人吗?怎么说云无双也是你的亲外甥,他没有你这样的舅舅!”

    古秋语冷笑道:“他认我这个舅舅,我还不认他这个外甥,我不会再说第二遍,带着云无双,马上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如果在场还有其他人的话,肯定都会被古秋语的话气的直咬牙,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舅舅?眼见着自己亲外甥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面前,却见死不救。

    更让人气愤的是,古秋语更是把段丰几人往外面赶。

    古秋语,绝情,且十分无情,还异常冷漠。

    武潇潇更是瞪大了眼睛,异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古秋语,已经颠覆了她对于“亲人”这两个字的认知。

    虽然,当初古秋语把武潇潇强行带回了古家,给云无双造成了极大的仇恨。

    但是武潇潇还一直认为,古秋语良心没有完全泯灭

    ,至少对云无双还存有一丝亲情。

    然而现在,武潇潇似乎全部都明白了。

    古秋语,巴不得云无双立马死掉。

    舅舅这二字,古秋语根本不配。

    萧书书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亦是感到十分气氛,但是仔细的想一想,这毕竟是古家的家事,他不好插手。

    “做人还是不要做的太绝了吧?古家的人?”萧书书虽然没有插手到其中,却还是出言讽刺道。

    古秋语的目光,徐徐从萧书书身上扫过。

    萧书书给他的感觉,很强。

    只不过,萧书书虽然强,但是无疑古家要更强。

    “我做事绝与不绝,那都是我自己的事,今天就算是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让我叔叔救云无双。”古秋语异常冷漠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甚至还用极为冰冷的眼神扫了云无双一眼。

    此刻,古秋语的态度,让所有非古家之人感到万分气愤,却没有什么办法。

    陡然间,武潇潇突然一声尖叫,一柄匕首横在了雪白的脖子前。

    她看着古秋语,把匕首锋利的刃端贴进皮肤,瞬间将之割破,鲜血顺着脖颈流淌,犹如绽放开来的杜鹃花,看上去异常骇人。

    武潇潇的举动,把在场之人全部都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古秋语,他瞬间就明白武潇潇想要干什么。

    “武潇潇,你就算是以死相逼,我也不会救云无双,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古秋语冷漠至极的说道。

    武潇潇把匕首再度靠近了脖子几分,刃端割进皮肤半寸深,修长的口子异常显眼。

    她感觉不到痛楚,更痛的,是她的心。

    她根本没有时间问云无双到底是被谁打成这样,此刻她只想要不惜一切办法救云无双,“我不想逼你,但是无双不能死,今天如果你不救他,我便死在你面前。”

    “潇潇,你不要做傻事,无双我们会想办法救他。”武潇潇的举动,把段丰吓的够呛,这个痴情的女孩,为了救云无双,竟然不惜在古秋语面前以命相要挟。

    但是看古秋语的态度,哪里有半分松口的意思?

    就算是武潇潇现在死在古秋语面前,恐怕这个铁石心肠的人,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武潇潇的脸颊之上,再度流下两行清泪,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每天都在思念着云无双,并且期待着云无双兑现他当初的承诺。

    然而让武潇潇意想不到的是,今天云无双的确是出现在了古家,然而却是这副境地。

    云无双目前的情况,让武潇潇感到绝望。

    “既然你不肯救他,那我也不强求,我武潇潇生是云无双的人,死是云无双的鬼。”武潇潇啜泣着,满脸泪痕,深情的看着云无双,突然一笑。

    “无双,我先走一步,没有你,我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一笑过后,武潇潇似乎是释怀了,在那一刻,她所有对于云无双的爱恋与思念,都寄托到了匕首上。

    武潇潇纤细的玉手发力,匕首猛然朝着脖子割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