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天途 第497章 再遇曾辉
作者:玄雨的小说      更新:2017-10-12
    ,!

    吃过饭再次上路,直到现在,张仲军还是没法明白到身处何方,惠河府是不可能的,那可是风武堂的总部所在,风武堂可不会允许自己征集的闲汉毁坏自己麾下的村子。

    而不是惠河府,顺着那条江河之下的话,那就只有广南府这个地方了。

    一想到他们居然身处广南府,张仲军就不由得额头冒出了烟线,要知道广南府可是广南行省的省府所在,也是整个东南数个行省中最富裕的省府之一,同时也是帮派最多的一个省府。

    别看一个省府有十数个帮派讨生活,好像这些帮派没啥了不起的样子,可即使是排名最低的一个帮派,都能毫无问题地碾压风武堂,就可以知道在省府扎根的帮派实力如何了。

    自己身处的地方真要是广南府,那他就真是不知道风武堂发什么神经了,他们就不怕被广南府的人迁怒吗?毕竟自己这些闲汉是风武堂送过来的啊。

    这一路想一路走,同时张仲军也注意到几乎随处可见到地下埋着的灰色气运宝物,可惜这时候需要大家团结一致,根本不可能挖出宝物来引动人心。

    张仲军敢保证,只要自己挖出来,现在还算团结的龙窝镇闲汉,绝对会四分五裂。不说其他人,张三张四绝对会跳出来的。想要团结一致,那就别搞些会让人贪心四起的玩意出来。

    不过张仲军也不沮丧,这遍地都是的宝物,证实这个世界的元气充足,天材地宝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

    这样的状况,就算自己放弃这些天材地宝,那也不算是啥损失,等以后自己自由了一个人了,随时可以挖出宝物来使用。

    领着人继续前行,道路上遇到的村子都像是被蝗虫扫过一样,一路遇到的村子全都被毁,人被杀个精光,钱财粮食也被洗劫一空。比较诡异的是,村子四周的农田居然没有被毁掉,也不知道是闲汉们没这个心思,还是不舍得摧毁农田。

    一开始走个半天才遇到一个被毁掉的村子,张仲军领着众人花上半天收敛尸体埋掉。到后来半天就可以遇到两个被毁掉的村子,花上大半天才能把尸体收敛埋掉。

    被风武堂抛弃的五天时间,张仲军他们只是沿着道路行走了不到五十公里的样子,就已经在这条道路上掩埋了十二座村子的尸体了。这还只是他们经过的这条道路两旁的村子,其他地方没有看到的地方,村子被毁掉的肯定不在少数。

    张仲军这一票人,从一开始见到尸体时的畏惧呕吐,到后来的淡然麻木,而最大的收获是,几乎是收拾一座村子的尸骸,众人的本命线上就会多上一丝金丝,到后来,整条本命线都给十数条金丝缠绕着,金色气团都快要遮挡住本命线的样子。

    在遇到第三座被毁掉的村子后,张仲军等人在掩埋尸体后,去河边洗澡后,直接把身上那套风武堂的制式衣服给丢到篝火中烧掉,情愿穿着从死人身上剥下来的衣服,也不敢再穿着风武堂的炮灰制服在这地面上晃悠了。

    每一个村子的尸体,除了村民的尸体外,同样少不了河源府闲汉的尸体。一开始是一路往上攀升,只是到了最高峰,灭掉一个村子遗尸五百具,几乎和村民耗损一比一后,数量就开始急剧下降了,等到张仲军他们掩埋第十二座村子的尸体时,河源府闲汉的尸体居然只有不到二十具!

    这说明,河源府的闲汉,在挂掉近乎两千人左右,杀掉五六千平民后,剩下的家伙全都变成彪悍的悍匪了。

    这一发现,让大家都紧张起来,不但紧张那帮变成悍匪的三千多原袍泽们,更紧张这个地界的官府和帮派派出的人手。

    已经五天了,而且还这么多村子被灭,这么多村民被杀,就算没有一个人逃出河源府闲汉的烟手,可这么长的时间,总是会让消息传播出去,得到消息的当地官府和帮派不会没有反应的。

    正行进时,突然大家齐刷刷地停下,李军和杨风第一时间就领着手下把张仲军护住,其他人也纷纷端枪握刀的护在四周,反倒是之前确定当先锋的张三张四两伍人,却自然不自然的缩在最后面。

    张仲军这些手下会如此动作,自然是前面出现了情况,足足一百多个满脸桀骜神色,身上杀气腾腾,腰间缠着各色包裹,握着长枪砍刀的壮汉们,正大摇大摆地迎了上来。

    这伙人当头的却是之前见过一面的白布镇的队目——曾辉,现在的他可比之前彪悍了无数倍,眼神一动就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张仲军也吃惊异常,上次见这个曾辉队目还只是给一团烟气笼罩着本命线,现在却是给一大团的烟气笼罩住了全身,可以说,张仲军再启动金手指后,就看到一团烟色的人影朝自己走来,都看不到人的模样了!

    “妈蛋!这货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啊!居然让烟气浓郁到把整个人都给笼罩住了!而且不但他如此,他那帮手下也是全身都给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气,可谓是全都是烟气罩身啊!”张仲军有些目瞪口呆了,他自己这票人是功德环绕本命线,对方是烟气笼罩全身,这岂不是天生的对头?

    想到这,张仲军关掉金手指,瞄瞄自己的手下,果然人人都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态,就算是张三张四这两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在看到曾辉后都露出一闪而过的厌恶神色。

    而曾辉那边,曾辉这货倒是摆出一副冷酷模样看不出来,可他身后的那些手下,已经一个个吐着口水,目光流露出厌恶到极点的神色了。

    看到这点,张仲军只好无奈地叹口气,捏紧了刀柄,因为他知道,在双方互相厌恶的情况下,随便有个什么激动,那就是一场厮杀。

    “张队目,这次愿意和我们合伙吗?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曾辉鼓了下腮帮,阴沉沉地说道。

    “抱歉,道不同不相为谋。”张仲军非常直接的摇头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