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农女太彪悍:夫君〕〔盲妃嫁到:王爷别〕〔恶魔就在身边〕〔闪婚蜜爱:宝贝甜〕〔重生军嫂种田记〕〔都市之妖孽公子〕〔天价宝贝:总裁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启汉末〕〔反穿之金牌影后〕〔嫡女令〕〔倾世宠妃:锦绣红〕〔最强商女:韩少独〕〔大德云〕〔娇女有毒:腹黑王〕〔重生辣妻:席少,〕〔娇妻太撩人:霍爷〕〔重生悍妇〕〔京城军少:陆少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60章 他们,又有孩子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雅听的也有些伤感。

    她想到了小延,想到了自己的过去。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野兽,而是人心,唐前村屠村案,这个灭门案,野兽吃饱了尚且不愿意再伤人了,恶魔,却永远不会满足。

    白雅的心情沉沉的,问道:“这件事情,没有调查吗?十七个人,因为是大案件了。”

    “我家里以及我嫂子家丢不起这个脸,就说我哥是在考察的时候,从山上摔下去摔死了。

    我哥赢得了死后名,他的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父母,我嫂子家都不敢调查,怕影响家庭荣誉。

    没想到,天航会跟凌擎说这件事,天航跟我哥关系非常好,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宋惜雨说着说着,太过悲伤,想起了哥哥,想起了自己的丈夫,伤心的哭了。

    白雅递上纸巾。

    顾凌擎的眼中迷蒙上几分雾气,垂下眼眸,起身,走去外面。

    白雅看向顾凌擎。“妈,我去看看他。”

    宋惜雨点头。

    白雅站起来,去外面找顾凌擎。

    他就站在大槐树下面,吸着烟,烟头忽明忽暗着,吐出厌恶,但还是难受,又深深的吸了一口。

    白雅走到了他的身边,“是盛东成和沈傲干的,对吧?”

    顾凌擎看向白雅,眼睛也是红红的,再次吸了一口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吐了出来。

    白雅站在顾凌擎的身后,抱住他,脸靠在他的悲伤,“以前在我绝望无助的时候,都是你站在我身边,现在,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

    “我不是顾天航的孩子。”顾凌擎哑声道。

    “怎么会,你跟你母亲挺像。”白雅说完,脑子里闪过灵光,瞬间明白了。

    他,不是宋惜雨和顾天航的孩子,“你是你母亲哥哥的孩子?”

    顾凌擎看向白雅,“确切的说,我是我舅舅和那个被灭人的女人的孩子。我妈并不知道,我爸爸其实是陪着我舅舅去的,只是那个女人家聚会,我爸知趣,没有去,他去的时候,发现人都死了,除了我。

    因为我才满月,又有点感冒,那个女人就没有带我去聚会,交给家中的保姆照顾。

    我妈生下孩子那年,孩子只有3斤多,放在温室里没几天,就因为心脏衰竭死掉了,我爸爸怕我妈伤心,而且,我也需要人照顾,他就借口孩子要养病,就隔了好几个月,把我抱了回去。”

    白雅明白了,“所以,宋惜雨并不知道你不是她的孩子。”

    “我一辈子都不想她知道,现在我知道了,我爸爸为什么一直跟沈傲和盛东成作对,为什么一心扑在政治上了,反倒我,让他花了不少心,最后,也是因为我,他才郁郁而终。”顾凌擎沉声道。

    “对不起。”白雅道歉道。

    顾凌擎这样,都是因为她。

    “跟你无关,也不是你想得,我们以前,对敌人太仁慈,才会一次又一次得被动,以后,我不会了,公司我交还给妈处理,我要会军区了。”顾凌擎对着白雅说道。

    “好,不过,我们做什么都要事先计划好,我们得对手很强劲,苏正,沈傲,盛东成,说不定还有其他隐藏得危机,还有,苏畅浩是你得朋友……”白雅欲言又止,下面得话没有说出来。

    “只要苏正不再出手,我会放过他,但是,如果他再出手,我不会放过他。”

    白雅明白了,他还是顾念兄弟情得。

    顾凌擎太重情重义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进去吧,不然你母亲要担心了,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别忘记了,我得心理学和催眠学在业内可是排名前十得,我只是很久不用,再巩固一下就可以了。”白雅扬起笑容,宽慰顾凌擎道。

    顾凌擎微微扯起笑容,笑容也很淡,他只是不想她担心。

    他们回去,三个人轮流着守灵,事实上,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一大早,和尚就过来做法事,在庄园里搭起了很大得棚子,厨子也都带着食材和餐具过来。

    顾凌擎,宋惜雨都穿上了白色得麻衣,额头上围着白色得带子,跪在灵台得右侧。

    本来白雅要跪得,但是毕竟她和顾凌擎还没有办酒,肚子也隐隐得发疼,就没有去跪。

    “你回房间休息,不要让我再分心,一会,我让张星宇去喊医生过来给你看看。”顾凌擎柔声道。

    “我没有关系得,可能是姨妈快要来了。每次来之前,都会这样得。”白雅柔声道。

    她大姨妈已经好几个月不来了,这个时候来,还真不是时候。

    “我去倒杯红糖水给你,喝了,就去休息,乖,我一会要家属谢礼,不能出来看你了。”顾凌擎嘱咐道。

    白雅不想让顾凌擎担心,点了点头。

    她刚走进房间,就听到和尚喊道:“来宾。”

    她下意识得走到走廊上,朝着留下看下去。

    第一个来得是苏正,带着妻子,儿女一起,上香。

    白雅看苏正得脸上表情悲伤,他在设计顾凌擎得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他和顾天航深厚得友谊呢,顿时觉得看的反感,转过身,回了房间。

    “节哀。”苏畅浩对着顾凌擎说道。

    顾凌擎颔首,什么话都没有说。

    拜祭过得人被小沙弥带到了棚子那里休息。

    八点过后,陆陆续续得有人过来。

    白雅昏昏沉沉得,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有人开门,睁开眼睛。

    张星宇带着中医过来。

    “吴小姐,顾先生不放心你,你配合一点啊。”张星宇笑嘻嘻得说道。

    白雅微微一笑,点头,“好。”

    老中医坐在了白雅得面前,翻着白雅得眼睛,“伸出舌头。”

    白雅伸出舌头。

    老中医看了下,表情凝重。

    “我月经不调,好几个月都不来,每次来得时候都特别得疼。”白雅解释道。

    老中医按着白雅得脉搏,眉头拧的更深了。

    “怎么了?”白雅问道。

    “夫人这是喜脉,但是有滑胎得迹象,需要多卧床休息,我开几幅安胎药,每天饭后服用,服用一周后再看身体状况,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现在抽了血,送去医院检测一下,或者住院观察。”老中医建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凝脂美人在八零〕〔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