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携宝重生:王妃悄〕〔极品颜控:大叔,〕〔卦妃天下〕〔从零开始的末世生〕〔神级帝皇〕〔惹火小萌妃:高冷〕〔圣血武帝〕〔万界最强皇帝〕〔过龙门〕〔盛宠甜妻:老公,〕〔我撞坏了异世界重〕〔吸血姬的堕落〕〔火影山脉〕〔急案特攻〕〔高武纪元〕〔家有纨绔子弟〕〔超级血脉吞噬系统〕〔旁门女仙〕〔重生国民女神:褚〕〔无敌召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娇 278 谈开
    而沈建宾并没有收回手,坚持着,将手里的茶递到沈永泽的面前。

    像是在做一个无声的宣告一般。

    许行书瞅着眼前父子情深的画面,面色神情,半分没变。

    就像是路过的人,不小心看到了路边上的父子一般。

    许行书说出来的,就是他的心理话。

    他所想,所愿的。

    在沈永泽被接生婆换走之后,许行书是一眼都没有看他。

    任着乾武帝处理,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

    而这个孩子的出生,只是为了吓唬无上长公主,然后当无上长公主以为他将孩子掐死之后,那样的表现,也表明了,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对于许行书来说,这就够了。

    沈永泽必须接受这一事实,许行书不想伸一次手,因为他怕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对于许行书和着无上长公主的恩怨,沈永泽自然也是清楚的。

    最终,像是某种仪式似的,沈永泽接过了沈建宾的茶,语气有些起伏,毕竟是这么一种事情,说:

    “我也只有一个爹。”

    沈建宾提了这些日子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许行书对于沈永泽的话,却没什么感觉。

    沈永泽的脸色很白,他的伤心乎是要命的,本来好好将养,也要养个两年,结果他最近情绪波动大,好容易养过来的身子,有些回退。

    此时坐得久了,竟就有些做不住。

    抿了口参茶,便就靠在了椅背上喘气。

    谁养大的孩子谁心疼,沈建宾将他扶起来说:

    “你上床上躺会吧,你还小,养好了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沈永泽微笑,似是想开了,但笑容里还有些愁苦,说:

    “无论如何,四弟成亲之后,我都会回边关。”

    许行书不置可否。

    而出声反对的,自然是最为关心他的沈建宾。

    沈永泽自嘲地笑了,他也不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明明许行书表现得已经够决绝的了。

    大概还是不死心吧。

    但对上全然担心他的沈建宾之后,沈永泽却又释然了。

    人不能太贪心了,他真的只有一个爹。

    沈永泽将心里的打算说了出来:

    “我若是不回去的话,只怕早晚无上长公主会知道的,皇上既然能派人告诉我,只要有需要,也一样会告诉无上长公主。京城太乱了,我不想搅在里面。边关……”

    瞅着沈建宾,沈永泽终于说:

    “我一直舍不得的,就是爹跟娘,不过既然我的身世是这样的,想来若是我离开了,对谁都更好一些。”

    沈建宾皱眉,想了想说:

    “我希望你想清楚了,不要一时意气用事。”

    沈永泽在边关上的事,还有不想娶晋安的原因,沈建宾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但是,若是沈永泽想要跟那位临国公主的话,只怕除非两国停战交好,但通婚的话,也是公主入宫,却没有嫁边将的可能。

    皇帝也是不可能答应这样一种婚事的。

    以前皇帝的角度来看,他绝对会担心边将与外国有私,而动摇国本。

    因此上,沈永泽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之前,沈永泽会考虑沈建宾夫妻的感受,但这次的入京,还有出身的挑明,却是给了早就已经动摇了的沈永泽,一个完美借口。

    沈建宾自然不会与许行书将话就明了。

    瞅着许行书,沈建宾想,许行书大概不会后悔吧?

    之后,他们之间气氛尴尬地坐到一起,沈永泽躺在床上,商量着乾武帝的意图,还有应对之策。

    真的很微妙,似乎只有沈建宾一个人觉得别扭。

    冷冷淡淡的许行书,加上面色惨白,神情却也一样冷冷淡淡的沈永泽。

    沈建宾有种被人夹击了的感觉。

    说到无上长公主的时候,许行书的口气虽然不是十分的强烈,但那恨,却是深沉到骨子里的。

    沈永泽低垂着头,声音没有起伏地说:

    “在我离京之前,就劳许驸马费心了。她对于许驸马来说,是仇人,但之于我来说,却是母亲,给我生命的人。从她对许染衣,就能感觉出来,她会是个好母亲。”

    许行书冷笑。

    沈永泽叹息说:

    “但她做过的事,我也不觉得是对的。所以……”

    顿了下,喝了口沈建宾递过来的参茶,沈永泽说道:

    “还是不要相见了,省得到时伤心。我一生也不会再回京城,大概……用不了多久,许驸马就能收着高兴的消息也说不定。最起码,我不希望她因为我,再受一次伤害。”

    许行书听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拿眼睛去看沈建宾,寻问的意思很明显。

    沈建宾却不打算说明了,只是劝说:

    “你顾着自己的身子要紧,管别人那么多干什么?生恩不若养恩,我和你母亲将你养到大,可与其他几个一样养着的,你也只能是我们的儿子。”

    说完,也不等沈永泽说话,沈建宾就对许行书说:

    “你去进宫找皇上吧,这事由你来说,最少也要拖到四郎成亲,三郎离京之后,再捅破了。”

    许行书答应了声,起身准备离开,对沈永泽说:

    “三郎好好养伤,别的事就不用操心了。”

    语气就像是一个亲戚,或者是长辈,关心友人家里的孩子。

    不似路人,却也绝不会像一个父亲。

    许行书的眼里,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许飞。

    沈建宾说不上对许行书的感觉,大概是他没有经历过吧。

    反正许行书对许飞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好父亲,为他算计一切。

    然后便就将无上长公主生的孩子,全数算计进去,完全没当他们也是他的孩子。

    只是一个能要挟无上长公主的资本。

    许行书走了之后,虽然沈永泽看起来很平静,但沈建宾仍是不怎么放心。

    沈永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

    “父亲也出去吧,儿子想静一静。”

    沈建宾突然想到,其实放沈永泽离开,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真的不敢想你,当一切摊开之后,无上长公主真的找来了,沈永泽会有何种人生。

    还有梁太后,若是知道了沈永泽的出身的话,也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