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野春情〕〔重回1981:蜜恋学〕〔重生八零:首长,〕〔重生东汉之君临四〕〔美女总裁的代驾司〕〔重生九零:村女翻〕〔萌妻不服叔〕〔祖宗嫁到〕〔林门娇〕〔我的邻居是女妖(〕〔总裁又在套路我〕〔婚姻的荆棘〕〔时空大赢家〕〔合租神医〕〔乡村小邪医〕〔人屠归来〕〔终极保镖〕〔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剑鸣九天〕〔掌心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娇 63 吐血
    ,精彩小说免费!

    承平伯只得诞着脸说: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孙太医,看在咱们多年的情份上,先救一救她吧。我……我……给孙太医磕头了。”

    说着话,承平伯就要往地上跪。

    孙太医连忙将承平伯扶了起来,说:

    “伯爷这又何苦?既然这样,我救就是了。”

    承平伯千恩万谢,问都不敢问解药的价格。

    孙太医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烧制精美的小瓷瓶来。

    光看那个小瓶子,就是个高档货。

    无论什么时候,包装都是必要的。

    若是拿一小纸包着,别说五百两,就是说值五两,都没人信。

    小瓶子不大,放到掌心上正好。

    孙太医将药交给了红芍,说:

    “喂你们姑娘吃了。”

    承平伯的丫头们,连忙拿了水来。

    郑妈、常妈两个接过来,递给了紫菊。

    她们喂魏芳凝吃药。

    孙太医却从药箱里,连又拿出九个一样的小瓶子来,说:

    “解毒一丸哪儿够?要想清了余毒,还要再吃九丸。”

    承平伯……

    一个五百两,十个,五千两。

    这还是本钱。

    这样难配的药,诊金也不低啊。

    他得文昌侯的东西,凑一起,也不过两千两。

    这帐一算,承平伯也不想活了。

    孙太医将那小瓷瓶,都交给了紫菊,并叮嘱她:

    “解药不是治病的汤药,不用天天吃,一天吃一丸,再连吃九天,要是断了一天,绝命毒,说复发就复发,可不是玩的。要是真得发,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紫菊连声道谢,并说:

    “太医请放心,只要没人逼迫奴婢的姑娘了,大姑娘定不会想不开的。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有活路,谁能想着死啊?”

    常妈接话说:

    “可不是呢,太医大人想想,大姑娘昨儿在文昌侯府闹成那样,若是再嫁过去,还不得被磋磨死?这高墙大院的,看着一家家出来都人儿似的,哪个是畜生,谁又会帖脸上?”

    承平伯的一张老脸,已经是没皮没肉,就快被太医加上魏芳凝的人,给刮成骷髅了。

    但他拿太医没法子。

    拿魏芳凝的人,也是半分法子没有。

    因为全是沈太夫人的人。

    他要是敢将手伸到魏芳凝哪儿,让沈太夫人抓住了。

    承平伯只一想到多年前,他给魏远志订下褚瑜时,沈太夫人看不上文昌侯。

    将他的美人儿,十五岁以上的,全数给发卖了。

    蓬莱仙境里,除了生养过的姨娘之外,全数都是五十岁以上的。

    然后让那五大三粗的妇人,一人提着棍子,在蓬莱仙境里四处的走动。

    承平伯觉得,那阵子,他简直是如坠地狱。

    沈太夫人专会打人七寸。

    后来还是看褚瑜人不错,才放过他了。

    吃了药,过了会儿,魏芳凝假意地悠悠转醒。

    红芍和紫菊好像十分开心地喊:

    “姑娘,姑娘醒了。太好了,姑娘醒了。”

    承平伯放下想死的心,觉得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那边孙太医让药僮收拾药箱子,与承平伯说:

    “药五百两一丸,可是搜罗药材却是极为艰难的,我一年要跑上许多地方。”

    孙太医一脸咱们都是老相识,我给你打个折扣的模样说:

    “工脚钱,一丸算五十两吧,十丸是五百两,加上药钱,一共五千五百两。”

    承平伯这下子,心疼肉疼。

    又不想活了。

    可是银子还没等拿呢,魏芳凝在边上哭说:

    “你们救我干什么?救了我,我还得嫁给那个畜生,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孙太医一听,说:

    “这么想死?药拿来,我不救了,那一丸的药钱我也不要了,全当丢了。”

    承平伯连忙从他的枕头底下,拿出六千两的银票来,往孙太医手里一塞:

    “不用找,不用找了。”

    孙太医不干。

    承平伯就让他那一个个,如花似玉,弱柳扶风的侍女们送客。

    可怜的孙太医,一下子好像掉进了倡馆。

    一阵香风,熏得他鼻子发痒。

    就是不乐意也留不得,带着小药僮,逃似的跑了。

    他可是个正经人。

    这一身香,回家怎么向娘子交行?

    待将孙太医弄走,承平伯走到了美人榻前。

    魏芳凝也转过头来,瞅着承平伯,面上的表情淡淡地,语气也是淡淡地说:

    “伯爷何苦救孙女儿?为了咱们家的门面、伯爷的脸面,孙女儿死了不是更好?伯爷不也说,要为孙女儿求一座贞洁牌坊?孙女儿活着时候,给家里摸了黑。若真求下牌坊来,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承平伯还在心疼他那六千两银子呢。

    但此时也不得不压下心思,安抚魏芳凝。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魏芳凝再想不开。

    真死了,他找谁哭去?

    承平伯做出个祖孙情深的模样来,说:

    “你这孩子气性也忒大了,不想嫁就不想嫁,祖父又没有逼着你,就闹成这样?好了好了,你好好按日吃那解药,祖父不逼你就是了。”

    又以一副为了魏芳凝的嘴脸说话:

    “祖父不也是为了你好?虽然说京城令断过的,但你在文昌侯府上闹那样一出,再加上太子,你以为你能嫁个什么样的?谁年青时没受过几天的苦?老了甜才是真的甜。”

    魏芳凝心下冷笑。

    承平伯是死也不认为,她能嫁太子的。

    想想上辈子,接到赐婚圣旨时,承平伯脸上那错愕的表情,其实还是挺解气的。

    魏芳凝一直不说话。

    承平伯现在,对这个孙女儿,可不敢轻看了。

    有句话,是可忍孰不可忍?

    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所以魏芳凝一直不出声,承平伯一想到沈太夫人那十二根棍子,就觉得脖子上悬着一把要拿的尖刀。

    承平伯只得继续做出承诺说:

    “好了,你也别跟祖父置气,以后你的婚事,由着你自己做主,祖父再不会多言一句。”

    魏芳凝倒也没有客气,问:

    “伯爷不会是看孙女儿小,哄骗孙女儿呢吧?”

    承平伯气的,吹胡子瞪眼睛说:

    “老夫也小七十的人了,还能哄骗你一个小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太坏,娇妻要〕〔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