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名医〕〔驭美小农民〕〔99次逃婚:顾少,〕〔通天仕途〕〔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刺遍江湖〕〔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夫君,狐妻,来找〕〔神话之我是传奇〕〔我在漫威肝梦幻〕〔祖宗显灵啦〕〔我欲扬唐〕〔皇帝培养手册〕〔超忆大师〕〔星辰之蓝星崛起〕〔回到八零当女兵〕〔掌天龙帝〕〔英雄无声〕〔邪派掌门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娇 23 不惧
    更是紧张地死命捏着帕子。

    褚家人有多不要脸,别人不知道,从褚家出去的褚瑜可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魏芳凝本就不想承太子</a>的情。

    更是比谁都知道,太子</a>的尴尬处境。

    魏芳凝给魏昭使眼色。

    沈太夫人年纪大了,不到万不得已,魏芳凝也不想累她老人家。

    但现在,无上长公主跟前的嬷嬷都来了,也只有沈太夫人才能镇得住。

    魏昭也是个机灵的。

    眼见着事情不对,收着魏芳凝的目光之后,便就一声不响地自座位上起来,偷偷地往外走。

    出了门口之后,便就飞快着去到门口上,寻了自家来时的马车,急急地回承平伯府,去找沈太夫人去了。

    而承平伯府的南厅上,魏芳凝却是不容太子</a>出言。

    她上辈子再怎么说,也是当了十来年的太子</a>妃。

    脸色一沉,太子</a>妃的威严自然出来。

    浑然有一股子人上人的压迫感。

    魏芳凝先说道:

    “小女子不知道许家人与嬷嬷如何说的,但我与褚伯玉婚约解除半个月,而许回雪怀孕两个月,却是太医们诊过了的。而损我名节的,是许回雪的哥哥。嬷嬷若是不信,太医、文昌侯都在呢,嬷嬷随便问,总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语气铿锵有力,事情也叙述得条理清晰。

    太子</a>歪头,瞅着魏芳凝。

    若说一开始,是因魏芳凝的快意恩仇所心动的话。

    那么现在,只能说是更加的赞赏魏芳凝了。

    那赞赏化在眼里,眸光暖暖。

    花嬷嬷一听,心下想:哟,竟然跟长公主府上的人讲道理?

    她来是讲道理的?

    花嬷嬷眼里露出鄙夷来,说:

    “许爷与驸马爷是同宗……”

    魏芳凝根本就不等花嬷嬷说完,打断她的话道:

    “那又怎么样?俗话说得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现在就想知道,嬷嬷来,驸马爷和长公主殿下是否知道?”

    太子</a>听了,简直想给魏芳凝鼓掌。

    见魏芳凝能应付,倒也没再出声。

    太子</a>倒也不会怕花嬷嬷。

    花嬷嬷再怎么得元上长公主的宠信,也终归不过是个下人。

    太子</a>若真急了眼,将花嬷嬷打杀了。

    无上长公主就是将太后搬来,也总不能让他去尝命。

    顶不济挨太后娘娘训斥几句罢了。

    这样说起来,真正蠢的,其实是花嬷嬷。

    两个主子斗起来,最先牵连的,便就是跟在身边的奴婢。

    花嬷嬷这么些年一直没死,不过是一种幸运罢了。

    也是因为,主子之间还未有大的冲突。

    但这种幸运不能长年有,终有一天,一个不注意,便就不幸了。

    而下人的不幸,轻则被发卖。

    重则就是要死的。

    皇家这种地方,头顶上的主子们,稍稍动动手指,那便就是要命的。

    花嬷嬷呆在无上长公主跟前多年,也是从一名小宫女做起。

    只是跟着主子得意了这么多年,显然是有些得意忘形。

    完全将死在她前面的宫人给忘了。

    听了魏芳凝的话,花嬷嬷果然完全没放在心上,只是冷冷地笑着,说道:

    “姑娘还是天真了些,什么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不过是戏文上的词罢了。姑娘还真信以为真?姑娘可见哪个皇亲国戚,给升斗小民陪罪伏法的?”

    魏芳凝怎么会被花嬷嬷几句话给吓着了?

    嘴角勾出浅浅地笑来,魏芳凝不紧不慢地说:

    “许踪、许回雪原来</a>是皇亲国戚啊,我还真不知道呢。”

    花嬷嬷没有回答,但嘴角的笑,却明晃晃的是嘲笑。

    许行书是驸马,连连总总,说许家是皇亲,也算不得瞎说。

    许横夫妻、褚家人一个个的,都将腰板都挺直了。

    魏远志气得大声说道:

    “信口雌黄,你这恶奴,欺人不知。我……”

    太子</a>冷哼,才要说话。

    魏芳凝打断她爹的话,也抢在了太子</a>话出口之前,说:

    “不管是不是皇亲,咱们说了不算,还是由官家说话。嬷嬷既然来了,也好。咱们报官吧。爹爹出来,虽未带名帖,但去京城令衙门,递状子也用不得什么名帖。再说咱们的也比不得长公主殿下的,倒也省得递了。”

    花嬷嬷只想着以势压人,却没想到魏芳凝敢直接要去报官。

    打从进门,这才第一次抬眼细瞅魏芳凝。

    见魏芳凝十五、六岁年纪,还是小孩一个。

    长得也不出众。

    只算得上是不丑。

    刚因为魏芳凝的话,升起的敬畏之心,立时便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心下暗想,不过是个还未长大的孩子罢了。

    有何可怕的?

    瞅了眼魏远志,花嬷嬷冷冷地说道:

    “想与长公主家里打官司,活着的还没有呢。丫头岁数小,魏世子总不小了吧。”

    这是威胁!

    再是老实本份的,此时也怒了。

    更何况自己女儿被人算计,又这样被欺负到跟前。

    魏远志大怒,才要骂人。

    魏芳凝却是笑了,说道:

    “爹又何毕跟她挣个高下?官司输赢咱们不知道,有祖母在呢,难不成还能破家?咱们先打着,大不了是个输,反正女儿名声已经没了,再还有比这更差的结果了?万一赢了,咱们可不就是挣了?”

    可以说,魏芳凝这话,简直就是一语中的,直中靶心。

    太子</a>在边上,都忍不住抚掌称快。

    然后拿着桃花眼,对着魏芳凝闪啊闪的想:

    完了,本太子</a>对她更动心了,怎么办?不行,老子一定要将她娶回家去,不管用什么法子。

    这样聪明伶俐,与人吵架说话像炒豆子一样的的女人,哪儿找去啊?

    吵不过,武力也是杠杠的。

    吵得过,拿话堵死你。

    吵不过,拿脚踹死你!

    太子</a>想,明成了亲,他俩个也不用担心没有话说。

    没事看谁不顺眼,有人敢来害他俩。

    他俩个就可能凑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对付回去。

    阴谋诡计他来。

    吵嘴骂人,魏芳凝来。

    再没有比他俩个,更夫妻和美的了。

    光这样想着,太子</a>的眼里嘴角,就已经露出了非常邪佞的笑容来。

    说有多瘆人就有多瘆人。

    魏芳凝没有瞅太子</a>,自是没有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顾轻舟司行霈〕〔都市之造假天王〕〔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成精后,大佬们抢〕〔重生80之先赚一个〕〔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六零俏媳妇〕〔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