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狼特种兵〕〔马踏三国〕〔绿茵毁灭者〕〔天国的水晶宫〕〔星际之全能进化〕〔冷刀夜雨听风录〕〔冥河传承〕〔无限进化御兽〕〔混迹球场的猎头〕〔只剩一个人的末日〕〔无限时空物语〕〔山海画妖〕〔大佬被开挂〕〔巫师艾尔威亚〕〔仙道摘星〕〔我的底牌还没出〕〔超神机关师〕〔我与女友是鬼差〕〔冥王劫:都市情缘〕〔海贼里的冒险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娇 7 不定
    就在魏芳凝走神的时候,太子</a>也在想。

    他笑了吗?

    不自觉地摸了摸嘴角。

    太子</a>想起来,他好像是笑了。

    但不是嘲笑她。

    是因为赞赏。

    打从他听说,魏芳凝与人私奔的事,太子</a>便就觉得事出蹊跷。

    一个养在深闺,像承平伯府这样人家里的女孩儿,就是与人私奔,也应该是表哥表弟。

    抑或是花匠、家丁。

    怎么可能会跟随许家人,一个看似八杆子打不着的人跑了?

    然后当太子</a>听闻,新娘子是,拐跑魏芳凝的那个人的妹妹时。

    太子</a>脑中闪着几个大字:

    有情况!

    所以,太子</a>才会一身便装,出现在文昌侯府的门口,来看热闹。

    这种事情,除非是真的跟着人私奔了。

    若是被人陷害的话,承平伯府越是没有动静。

    越说明是风雨欲来前的平静。

    这口气,是个人,就不会咽下的。

    名声,尤其是事关贞洁的名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就等同于生命。

    太子</a>,与这边上,许多看热闹的,都抱了一种心思。

    魏芳凝与褚家的关系,今天是一定来的。

    所以都想瞧一瞧,魏芳凝会不会大闹婚礼。

    当魏芳凝踹出那一脚的时候,太子</a>深深</a>地觉得,不虚此行。

    这女人,够简单粗暴。

    任是太子</a>,先前设想过能看到各种情况,却没想到一脚解决。

    “我那是欣赏你。”

    太子</a>脸上露出诚挚地笑,缓缓地解释道。

    好似怕魏芳凝不信他的话,太子</a>将语气放重,又说道:

    “真的,我绝对是欣赏你。这要放在我身上,我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踢她。”

    ……

    魏芳凝却抽了抽嘴角。

    她现在脑子有点儿乱。

    脑中的事,还有现实的事,在她的脑中纷至沓来,杂成一团,不成人章法。

    她似乎是重生了?

    魏芳凝还是不些不大相信。

    但她仍是想道:

    怎么她重生了,太子</a>也重生了?

    话却比以前多了起来。

    在她记忆中的太子</a>,若是此种情况,太子</a>多半会不吱一声地走了。

    哪还会像现在这样,跟着她在这儿啰嗦。

    文昌侯门口看热闹的人,并没有散去。

    他们在等着听,新娘子到底是怎么了,一脚被人踹流血。

    不过半晌不见有人请太医。

    不明真像的看热闹的群众,便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自然便就有人将许回雪,看起来像是流产的事,给说了出来。

    太子</a>才说这几个字,魏芳凝就嫌多了。

    就见太子</a>不紧不慢地喊了声:

    “一月。”

    “小的在!”

    一个瘦小声音尖细,小厮打抢的小子,跳了出来,恭敬答应。

    魏芳凝认得,这是太子</a>身边的心腹太监。

    刚她被府卫拉开之后,围着太子</a>上窜下跳的两只猴的一只。

    另一个叫二月。

    这两只,上辈子,没少在魏芳凝面前,帮着太子</a>说好话。

    后来,她与太子</a>和离的时候,这两只,还拉着不让她走,说什么太子</a>对她情深义重来着。

    即使是现在,魏芳凝听了,都觉得那是讽刺。

    魏芳凝脑中想到的事,就跟真的发生过一样。

    十年后的太子</a>样貌,和现在的太子</a>样貌,在脑中重叠,竟然一点儿都不违和。

    “去太医院,请十个太医来。给孤看病的那几个,一定要请来。”

    太子</a>又冲着魏芳凝笑了,然后吩咐道:

    “新娘子都流血了,一定是伤得很重。不行,孤自来爱民如子。这怎么行呢,一定要好好看,仔细让他们看。”

    一月虽然是太监,但听着众人议论,也大概猜着新娘子怎么回事。

    太子</a>平日里,并不是个爱管闲事的。

    一月忍不住瞅了眼魏芳凝,条相一般。

    对于看惯了俊男美女的一月来说,魏芳凝的长相,实在是太过普通了。

    但太子</a>既然吩咐了,做为忠仆,便就要完美的完成才是。

    一月也不多话,颠颠跑了。

    请十个太医?

    魏芳凝抽了抽嘴角。

    魏昭虽然焦急,不知道他姐姐为何跟一个陌生公子,说这么半天话。

    但他被太子</a>的府卫拦着,也过不去。

    只能在边上看着,急得团团转。

    这时候,文昌侯府的角门上,出来一个锦衣华服,四十左右岁的微胖妇人。

    魏昭和魏芳凝都认得,那是韦太夫人跟前,最得脸的婆子。

    夫家姓陈,所以满府上下,都尊称她一声陈妈。

    魏芳凝将许回雪踹成那样,这时候也是韦太夫人听着信,做出处理的时候了。

    陈妈过来,却也被府卫拦住了。

    不过陈妈不傻,看着府卫的穿衣打扮,那个气势,察觉不是一般人。

    于是笑了笑,说道:

    “这位小哥,我是来喊我们家表姑娘的。”

    一指魏芳凝,说道:

    “那就是我们家的表姑娘。我们太夫人让喊的。”

    太子</a>转过头来,瞅了眼陈妈,笑道:

    “二月,进文昌侯府通知,就说孤来了,让他出来接驾。”

    二月得令,大喊着往文昌侯府的大门里跑:

    “太子</a>驾到,文昌侯府上下接驾。”

    陈妈吓得腿都软了。

    太子</a>……

    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好说话,面带微笑的年轻公子,竟然是太子</a>?

    陈妈都忘了给太子</a>行礼,便就连滚带爬的,往院内跑了。

    也顾不得韦太夫人让喊魏芳凝的事。

    二月也不管她,在门外,便就可嗓子,尖细地喊了声:

    “太子</a>驾到,文昌侯府上人等接驾。”

    随着二月这一嗓子,周围的民众,跪了一地。

    直呼“祝太子</a>殿下千岁。”

    魏芳凝没有跪。

    倒不是她胆子大,或是怎么的。

    她只是太过震惊了。

    眼前的太子</a>,千真万确就是脑中那小了十岁的太子</a>。

    可行为处事,怎么跟她记忆中的不一样?

    魏芳凝不错眼地盯着太子</a>看,好像在探究,太子</a>是不是中邪了。

    还是她的记忆是错的?

    那些根本就没发生过?

    是她伤心太过,所以突发臆症了?

    太子</a>没理会众人,见魏芳凝不错眼地眼着她,对着魏芳凝笑道:

    “随我一起进去瞧瞧?”

    魏芳凝木然地点了点头。

    可是不没等他们抬脚。

    府卫闪开。

    魏昭冲到跟前,也忘了行礼,只是瞪着眼睛问道:

    “你……你果然是太子</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