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邪尊〕〔吸血君王〕〔超级犯贱系统〕〔医品宗师〕〔非主流女主攻略系〕〔孟婆有约:三生三〕〔永昭郡主〕〔我的老公是条蛇〕〔我有财神光环〕〔一品国士〕〔豪门暗宠:抢个老〕〔山村庄园主〕〔山海笑传〕〔桃运村医〕〔豪门宠婚:帝少老〕〔灭世霸尊〕〔古穿今:丑颜悍妻〕〔最强特工:总统宠〕〔古代农家的家长里〕〔绝世兵王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雷帝 第一百七十六章 血红面具
    夜深人静,一钩眉月斜挂天际,冷冷的清光泻在湖面,波光粼粼。

    秦长风独坐于船头,带着一张木头面具,与以往半笑半恶的面具不同,这张血红的面具青面獠牙,全都是恶!

    且有一股慑人心魄的神秘力量,让人凝视一眼,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到发自灵魂的恐惧。

    实际上,这是一件通过基础雕刻变异而来的道具,也是秦长风得到天丝手套后,雕刻出来的最成功的一件作品。

    虽然只是一件黑铁级别的道具,但属性却相当可怕。

    可怕得连他的主人戴上的那一刻都有过一丝迟疑。

    面具下的秦长风,神情如木头一般的淡漠,他就这样坐着,任由清风拂过面庞,任由月光洒落肩头,任由晨露湿透衣衫。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不敢去打扰他。????就连凶名冠绝天下的四大恶人也不敢!

    在小船的船舱中,岳老四低着声音对叶三娘说道:“老四,你说咱新老大是不是中邪了,一天比一天阴森,才半年时间啊,就跟个活阎王一样了。”

    叶三娘瞟了船头的人影一眼,微微打了个冷颤,一言不发,连岳老四把她从第三降到第四都罕见的没有争辩。

    与以往盘坐时不一样,秦长风是睁着眼睛坐了一夜。

    实际上,自从戴上这张面具后,他的眼睛就再也没闭过,且仔细凝视会发现,这双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竟变得黑洞般麻木无神。

    拂晓过后是朝霞,然后是晚春明媚的阳光。

    事实上,这时候已经是他们从西夏出发的半年后。

    自从那次成为五恶之首后,秦长风和四大恶人就全部离开赫连铁树的大部队,在江湖上游荡起来。

    无论是秦长风,还是段延庆,都是自高身份的主,虽然看似跟随赫连铁树,但却来去自由,不听羁束号令,与其他投靠一品堂的高手自是不同。

    只不过,在有重要命令时,他们还是名义上遵从的。

    就好像现在,赫连铎铎拿着一只纸条,从另一艘小舟上靠了上来后,就低声对船尾的叶三娘和岳老四说道:“两位,将军那边传信来了,说今天就会去丐帮大义分舵将丐帮高层一网打尽,让咱们去与他汇合。”

    说话时,他小心的瞟了秦长风一眼,这位自从倒霉的遇到了秦长风后,就一直活在忐忑和恐惧中,当日那个西夏士兵被开膛破肚而死的惨像,像个噩梦一样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每次看到眼前这个怪和尚就会想起,每一想起就对和尚越发惧怕。

    但他还没忘记秦长风和丐帮帮主乔峰关系匪浅这件事,只是这些年看着和尚的所作所为,他完全不再相信和尚是一个正派的人,所以心中抱着侥幸的心里,认为现在才是和尚真正的面目,他根本不会在乎丐帮的死活,更何况他已经是皇太妃的……

    突然,从船头背对着他们的身影那里传来幽幽的声音道:“施主,这些年你帮贫僧保守身份的秘密,贫僧在此谢过了。”

    赫连铎铎心中一颤,面色难看的笑道:“大师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秦长风又道:“贫僧还要向施主告个罪,有件事贫僧骗了施主很久,实属不该。”

    “大师说的哪件事?”

    “你肚子里并没有什么蛊虫,那种虫子一旦真进入体内,最多过小半个时辰就会孵化,根本就不会沉睡。”

    赫连铎铎闻言,脸色登时一阵青一阵红,又是庆幸,又是羞怒,又是恐惧,低下头轻声道:“不知大师为什么会说这些……”

    “你真的不知道吗?”依旧背对着他的秦长风幽幽道。

    赫连铎铎脸色瞬间煞白,随之突然朝叶三娘和岳老四吼叫道:“两位高手,此人是宋朝的奸细,和丐帮帮主关系称兄道弟的,赶紧把他拿下,将军一定会有重赏!”

    他话音又快又急,且不停的使着眼色,生怕两大恶人不明白似的。

    但一直等他说完,叶三娘和岳老四都没有动静,且眼中露出嘲弄之色,随之岳老四飞起一脚就把他向前踢飞,刚刚好落在秦长风身边。

    秦长风扭头看向他,木头面具上妖异的血芒一闪,映入赫连铎铎眼中,这个西夏大汉就立刻呆住,如同魔怔般,接着脸上的肌肉扭曲,面色变得无比在狰狞而绝望,仿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中。

    须臾,他嘴角流出绿色的胆汁,眼中的光芒也渐渐暗淡。

    这时秦长风轻轻闷哼一声,身体微不可察的颤抖一下,旋而恢复正常,一伸手将身旁这具仿佛失去了灵魂的驱壳推进湖水中。

    “白日杀人,好一个凶僧。”

    一叶小船自远四五丈外划过,船首之人显然刚好看到了和尚杀人的这一幕。

    秦长风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见说话的是个身材矮胖的中年汉子,身形甚高,穿一身灰布长袍,头戴文士方冠,脸上带着一股乖戾执拗的神色。在其身后,还站着三个环肥燕瘦的女子,其中一名少女端庄温雅,惊鸿一瞥,便觉如那月上嫦娥仙子一般。

    对于那中年文士带嘲讽斥责的话,秦长风沉吟不语,岳老四走出来叫骂道:“你不长眼吗,竟敢触我老大的霉头?”

    对面那方冠文士摇头晃脑的说道:“非也非也,不是包三爷不长眼,而是个阁下等人不长眼,在我姑苏慕容家的地盘上杀人沉尸,也不和主人家打个招呼,不是不长眼是什么?”

    听他自称,再结合此处乃太湖之上,便知这文士正是慕容复四大家臣中排行第三的包不同了。

    叶三娘也走出来,幽笑着说道:“姑苏慕容好大的名头,早问江湖有北乔峰、南慕容的传说,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

    她这话本是带着讥讽,不想包不同却点了点头,赞同道:“传言有误,的确有些名不副实,依包三爷看,应该是南慕容、北乔峰,这样才恰如其分。”

    “你再说半个字,便是杀身之祸!”

    这时,秦长风突然抬起左手,弹指一道飞箭射了过去,箭光似电,贴着包不同的脚尖射中船板,噗的一声,一个拇指粗的破洞出现,湖水立刻泉涌般汩汩的渗透进小船中。

    穿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嫦娥般的少女连忙低声说道:“三哥,此人指力隔着五丈都有这般威力,功力实在深不可测,咱们还是不要惹恼他了。”

    包不同面色难看,他一辈子喜欢和人作对,心里自然是极度不愿咽下这口气,望着盘坐不同的秦长风嘴皮子不停抖动着,但终究却是没敢再开口,低声叫骂了一句后,和船夫一起划动船桨,趁着船沉之前向岸不远处的边靠了过去。

    “老大,如果是我岳老四早就一剪刀咔擦直接了事了”,岳老四遗憾的咕哝了一句。

    秦长风淡淡道:“你忘了我说过什么?”

    岳老四一张恶脸皱成了一团,像是便秘了一样,道:“要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恶人!”

    “杀人不过是最低级的趣味,你们要多想想怎么样才能做了恶,但还让别人对你感恩戴德!”秦长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们先回去跟老二汇合,我晚一点过去。

    “好!”

    岳老四和叶三娘跳上另一艘船,看着二人的的背影,秦长风伸手一招,数十米的高空一只貌似苍鹰模样的生物在他头顶盘旋了一圈,随之跟在二人身后离去。

    “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师兄,这一局我帮不了你啊!”

    秦长风口中轻叹,杏子林丐帮诸长老逼宫一事是乔帮主一生的转折点,从此乔峰便萧峰,汉人变契丹人,过往的一切全部飞灰湮灭。

    但这是他命中注定的一劫,因为他是萧远山的儿子,体内留着契丹人血液这一点,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足足一个多时辰后,秦长风才施施然起身,划动船桨,朝着岸边靠了过去,他之前之所以在这湖面上停留,不过是因为清静,而且靠近丐帮大义分舵所在的杏子林附近罢了。

    这时候,杏子林中全冠清、白世镜、康敏、姑苏慕容、赵钱孙、智光和尚以及赫连铁树率领的一品堂……各方任务陆续登场。

    秦长风却没有着急着去杏子林,而是径直来到杏林附近的一座碾坊前停下。

    凝目扫了一眼,就只见门口倒着几个西夏一品堂武士的尸体,从大磨房里面还正传出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阿弥陀佛!”

    风动衣摆,秦长风握着禅杖走进房门,一声佛号,磨坊中还活着的人立刻扭头朝他看来。

    其实能看到的也就两个人,一个穿着全服铠甲的西夏军官,一个仪表堂堂的公子哥。

    那西夏军官带着将面孔遮住的头盔,发出嗡嗡的声音喝道:“和尚,这里没你的事,赶紧走。”

    秦长风也带着面具,淡淡道:“李延宗,见到贫僧为何不行礼?”

    磨坊中人听到这话,登时全都愕然当场。

    ps:另外两章还是下午,以后没特意说明就都是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