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餮仙传人在都市〕〔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王爷,听说你要断袖〕〔阴阳异闻录〕〔狂妃来袭:腹黑王〕〔王妃,王爷又来求〕〔铁血残明〕〔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神医佳婿〕〔乡村桃运小神医〕〔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都市古仙医〕〔好孕连连:总裁爹〕〔疯狂进化的虫子〕〔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妖孽(求订阅)
    高空之上,有四道身影浮空而立。

    三人在前,而独有一道身影略略往后站了一些。

    “镇守使真不打算出手?”

    不知为何,海璇心中始终有一丝不安。

    到了这等境界,祸福总有些冥冥中的预感,虽说身为与天争命的修士,并非事事皆有定数,但海璇还是不太放心。

    她本不是什么天才,在海州那等异常残酷的环境之中脱颖而出,走到了今日,虽然无比渴望踏入王侯,却更舍不得如今的修为。

    “老夫终归是青州镇守使,不便出面,三位请放心,天阳门的顶尖强者绝不可能回援。”季有德笑道。

    “此次可谓是三州联手算计天阳门,还能有什么变数,海宗主未免也太谨慎了吧……”

    屠教主对于海璇的谨小慎微不以为然,“就算真有意外发生,我们三人联手又有何惧?就算是蒋天明赶了回来,我们三人在此,他又能如何?”

    海璇和姬无忧微微点头。

    极东无王侯。

    这是共识。

    而在这个层次之下,同为顶尖,倒是的确无须太多忌惮。

    季有德心中微晒,蒋天明久未在人前出手,如今实力如何只怕无人知晓。

    但季有德却敢肯定,若蒋天明真的在此,眼前这三人别说对抗,能否有自保之力都是一个未知数。

    哪怕是同为半步王侯,这其中的差距也一样大到可怕。

    不过此时他自然不会说这些,只是一脸笑容,好似在附和。

    “海璇,你手下的人未免也太谨慎了,这还只是天阳门的外门区域,也需要如此步步推进?”

    姬无忧皱眉看了一眼下方的山林,不耐道:“据我所知,天阳外门皆是些凡俗武者,连正经的修士都没有,还是加快些步伐吧。”

    “不如海宗主将你门人召回,由我海王教弟子来开路如何?”

    屠教主揶揄的笑道。

    被刚才的预感影响,海璇本有些心神不定,此刻听得两人嘲讽,冷哼一声正要下令,山林之中却是变故突起。

    一道沾染着血色的光好似自地底深渊挣脱,如此突兀的出现,随后划破了苍穹,也点亮了这深沉的夜色。

    惨叫和血肉撕裂的声音紧随其后飘荡在了夜空之中。

    而直到此时,那纷飞的树木和碎裂的山石才爆发开来,在光芒的点缀之下好似一场生硬的烟火。

    几人皆是有些失神,实在是这骤然撕破夜空的寒芒太过突兀,而竟然还有些美丽的意味,让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那长达数十丈的沟壑在烟尘之后隐现,而十数个海神宗弟子仓皇从中逃窜之时,三人才是脸色一变。

    “是谁!”

    “有埋伏?”

    下意识的呼喝声让三人如临大敌。

    而本来在后方隐匿的海王教强者和荒州强者也纷纷现身,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但当一脸警惕的众人看到那自烟雾之中缓缓走出的少年时,都是一怔。

    劣质的布衣和草鞋,那甚至有些肮脏的脸颊上,是略显茫然的眼神,好似还没睡醒一般。

    他手中拖着一杆玄金色的长枪,枪尖兀自染血,拖曳在泥土上散发出奇异的声响。

    “外门弟子?”

    看清对方的外貌,众人又是一愣。

    “他杀了赵师兄和王师弟!”

    “竟敢偷袭我等,找死!”

    一阵嘈杂过后,地面的强者们也回过神来。

    伴随着一声森冷的呼喝,一道身影已经杀气四溢的扑了出去。

    “二师兄!”

    “林饬出手了?“

    一些海神宗的弟子下意识喊了一声。

    而后方荒州则是有人低语,似是认出了那道身影。

    高空之中的海璇欲言又止,她本想让出手的人回来,只因她一时有些看不透这面相木然的少年,但见出手之人是海神宗二弟子林饬,又生生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林饬已经突破**境中期,哪怕是在海神宗长老之中也是一等一的强者。

    那少年虽一枪秒杀了两个四象境的海神宗强者,但对上林饬也不可能会是对手。

    生机如此旺盛,这身穿天阳外门袍服的少年最多不过二三十岁,又能强到哪里去?

    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林饬手中的剑芒已经当头朝着那仍旧呆立原地的少年斩下。

    少年终于抬起头来,手中的长枪好似错觉一般的抬动了一下。

    “林饬,速退!”

    几乎是同时,海璇和姬无忧口中发出了怒喝。

    但已经来不及了。

    光!

    一道比之前更加璀璨的光宛如黑夜之中盛开的太阳花,轰然爆开。

    那光芒眨眼便吞没了处于最中心的林饬,同时将周围几个没来得及闪避的海神宗弟子一起席卷了进去。

    嗤!

    轻飘飘的闷响声从光芒之中传出,无人看清其中的景象,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隐约间似乎还有压抑的怒吼声响起,但很快又归于寂静。

    当光芒消散,不仅是战场中央,这整片山林好似都是寂静了下来。

    除了脸色难看的海璇等三人,四周所有强者都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孤零零伫立于一个巨大的坑洞中央的少年。

    林饬……消失了!

    无影无踪。

    不,他的灵器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仔细看去,那剑上满是残破的裂痕,却不知究竟遭受了何等摧残。

    一个**境中期的强者竟是被秒杀。

    除了高空之中的几人,刚才几乎无人看清发生了什么。

    姬冷等人本是一脸看戏的表情,此刻都是警惕后退。

    “此人是谁?”

    “莫非是那天阳剑神?”

    他们都能隐约感觉到这少年的生机极其旺盛,分明年纪不大。

    而这等堪称妖孽的天才,又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

    石尊先是迟疑,随后摇头,“不是,气息完全不一样,而且天阳剑神用的是剑。”

    石尊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姬冷等人都是眉头一皱。

    互相询问之下,竟是无人知道这个身穿天阳外门袍服的少年是谁。

    天阳门久负盛名的天才,如赵无极、姜夜等各峰首席,在场之人都认识,但眼前这少年,却是如此的陌生。

    “总不会这少年真是天阳外门的吧?”徐子浪自嘲一笑,“这天阳门就当真如此可怕,随便从外门冒出一个杂役弟子也能让我等如临大敌?”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此刻那少年伫立在前方,他们却是根本不敢有丝毫动作。

    以一击之力秒杀一个**中期的强者,那自身该是何等实力?

    哪怕是之前最为嚣张的姬冷,此刻也只有沉默。

    在来天阳之前,他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人差。

    甚至此次他多少还有些遗憾,如赵无极等人竟是不在山门。

    否则,他还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曾经镇压青州一代的天才有多强。

    还有那传说中的天阳剑神……

    但此刻,天阳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门弟子,便让众人踌躇不敢上前。

    这等反差着实有些扎心。

    林饬被杀,身为此刻海神宗最强者的“画王”一咬牙,正要上前,高空之中却是传来了一声叹息。

    “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海璇凝视着下方的少年,开口问道:“不知你的名姓是?”

    少年腼腆的笑了笑,挠头道:“他们都叫我二狗。”

    这名字对于一个强者来说多少有些可笑,但在场却无人笑得出来。

    海璇此时出声,就意味着她要亲自出手了。

    果然,海璇微微点头之后接着道:“你很强,可惜修炼的岁月还是短了些。”

    听到海璇如此说,二狗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原本有些憨厚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叮!

    一声脆响之后,二狗的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光芒乍现,恍若长虹贯日。

    好似在快到某种极致之后便慢了下来,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了少年的动作。

    他手持长枪在天地之间划出了一道百丈雷霆,枪尖如曜日,刺向了半空的海璇。

    谁也没想到二狗面对海璇,竟是选择了直接出手。

    但这让天地失色的一枪,却也瞬间让海璇的脸色凝重起来。

    这一刻,在少年全力出手之后,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知到二狗的气息。

    “**境八重天,只怕离**境九重天都不远了……”

    “这少年真的不超过三十岁?”

    震惊和疑问回荡在每个人心中。

    在场的年轻一辈,姬冷最强,已经踏入**境七重天,但是姬冷已经超过了五十岁,甚至比赵无极还要大一辈。

    这其中的差距,难以计量。

    “起!”

    海璇没有躲避,身为海神宗宗主的骄傲,让她就这般冷冷站在原地,单手一竖。

    空气恍若凝固,无数水气凝聚而来,随即化为了一道流动的水矛,长达三丈,和二狗手中的长枪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

    明明是水流和金属碰撞,却是火花四溅,一瞬间的光芒,将周围数里天地映照的雪亮。

    轰!

    久久僵持不下,海璇眼神一凝,半空又有无数海浪幻化,铺天盖地一般朝着二狗席卷而去。

    长枪被拍飞,二狗的身形也倒飞而出。

    看到这一幕,姬冷等人莫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不认为二狗是海璇的对手,却是下意识的有些紧张。

    但姬无忧和屠教主却是眉头一皱。

    海璇虽然击溃了二狗的攻势,但明显是有些吃力了。

    这意味着……海璇竟是没有占到绝对的上风。

    忽的姬无忧脸色一变,一声“小心”尚未出口,海璇也察觉到了什么,身形猛然横移一丈。

    而就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一道银色的枪芒一闪而逝,恍若错觉。

    海璇脸色有些发白,她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袖口,那里无声无息的破了一个洞。

    若她没有及时躲避,那么此刻出现一个洞口的只怕就是她的身躯了。

    “神识之力?”

    姬无忧色变之余,锐利的目光死死盯住了二狗,“这不可能……你是如何做到的?”

    海璇和屠教主也反应了过来,脸色复杂至极。

    他们都堪称是半步王侯,已经在**境进无可进,自然一眼认出了这诡秘的力量。

    被掀飞的二狗握住了倒飞而回的长枪,只是沉默不语。

    “此子不可留,一起出手!”

    屠教主目光闪烁片刻,喝道。

    海璇有些不甘,但也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只怕不可能拿下这少年了,只得默认。

    姬无忧微微点头,“只怕天阳门已经察觉,速战速决,迟恐生变!”

    三人有了默契,脚步同时一动。

    狂风凛冽,几乎是眨眼间,三人便趁品字形将二狗围在了正中。

    二狗的脸色没有多少变化,但握住长枪的手却是紧了紧。

    “出手!”

    姬无忧低喝一声,身形刚刚掠出,一根黑不溜秋的长棍却是猛然自下方山林出现,以难以辨别的速度朝姬无忧当头砸来。

    “想人多欺负人少?当老子不存在吗?”

    伴随着一道骂声,一个身穿斗篷的身影紧随那长棍而来,一拳砸向姬无忧。

    “哼!”

    姬无忧步伐一滞,一伸手,金色长剑乍现,一剑斩飞了长棍,和斗篷人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轰鸣声响起,方圆十里的山林被强烈的劲风压得一低,两人一触即分,各自退出十数丈。

    若只是斗篷人出现,海璇和屠教主断断不会停手,但此时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止住了步伐,一脸警惕的看向二狗的左侧。

    那里,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长相清秀的少年,正以一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二狗。

    他身上好似没有任何气息,但越是这般,越让两人警惕。

    看着有些不知所措正在挠头的二狗,谢远的内心的确很复杂。

    他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扮猪吃虎的那个,赵无极隐藏了一个大境界的修为他没看出来也就罢了,却没想到就在他身边,朝夕相处了数年之久的伙伴,竟然也隐藏的如此之深……

    张子默有点问题他是早就有感觉的,只是还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就是“掘墓人”。

    至于二狗……

    不仅仅修为达到了**境八重天,闭关前的自己也赶不上,便是“神识”都已经修出来了,难怪即便自己突破**之后,在没有刻意探查之下也没有感觉到异样。

    谢远忍不住想,若没有系统的存在,只怕谢远也根本不可能和二狗比肩。

    当然,此时谢远已经明白,二狗能如此妖孽,和蒋天明绝对脱不开干系……

    至少二狗刚才施展的“神识化形”之法,虽然手法稍显拙劣,但却和蒋天明曾经施展过的遮天大手颇为相似,光论层次,明显比谢远修炼的“三锻炼神法”要更强。

    “妈的,终归不是亲生的啊。”谢远忍不住骂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