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王婿〕〔太极医仙叶凡唐若〕〔绝世名伶系统〕〔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商运红途〕〔韩三千苏迎夏〕〔豪婿韩三千〕〔网瘾少年刘禅之崛〕〔从棋魂开始的无限〕〔太古雷剑诀〕〔他是人间妄想〕〔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一胎六宝:总裁爹〕〔潜龙至尊陈庆之苏〕〔都市之魔帝归来〕〔纹龙快婿〕〔末世之我修了个仙〕〔摄政王谋取太子妃〕〔大唐极品驸马〕〔踏破圣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第150章 不敢高声语(求订阅)
    . ,最快更新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最新章节!

    田幸按照谢远所教的方法把那老者火化之后,又引动了阵盘。

    谢远在阵法上的造诣大进,刻录的阵盘威能也是随之提升。

    只见半空之中有八卦图形显现,随即一道身穿白袍手持拂尘的虚影出现,在田幸愕然的目光之中挥了挥手中的拂尘。

    点点离火遍布虚空。

    那火焰呈幽蓝色,明明就在视线周围,但众人却是感觉不到温度。

    哧拉!

    一个黑色影子在火焰灼烧之下显现出来,隐约间扭曲成了一个老者的形状。

    他好似在无声的嚎叫,但众人却也听不到声音。

    无论是火焰还是哀嚎,都像是发生在另一个空间。

    直到化为虚无之前,那黑影似乎朝田幸投来了一个无比怨毒的眼神。

    田幸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有些懵逼的看向其他几人,“那是什么玩意?”

    “业障。”

    “恶果。”

    “或者说是心魔……”

    “没事,田师弟,只要内心足够强大,这些都是虚妄,不会阻碍你的修行的。”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齐欢还安慰似的拍了拍田幸的肩膀。

    田幸脸有点绿,他终于明白了什么,结结巴巴的说道:“魂……魂飞魄散?”

    “不错。”

    “可靓仔师弟不是已经立下了天道誓言……”

    “他的誓言没什么问题,的确不是他干的……是你干的。”李晟耸了耸肩膀,怜悯的看了一眼田幸。

    “他骗我!”田幸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跳了起来,“他不是说要送对方一个潇洒自在吗?”

    “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无拘束,自然潇洒自在。”赵无极幽幽道。

    “那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们都已经熟悉他的套路了啊。”周生生叹息。

    ……

    一脚踏入云雾深处的谢远隐约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哀嚎,不过他没有理会,因为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或者说,他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消失了。

    此刻,谢远宛若身处另外一个空间之内。

    这种感觉跟神殒之地有些相似,但又不太相同。

    谢远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区别。

    他满心警惕的向前看去,确定没有什么明显的危险之后,这才开始打量四周的景色。

    脚下是一条不断向上延伸的石阶,左右俱都笼罩在雾气之中,而石阶的尽头,也就是谢远的正前方,隐约出现了两根镂空的门柱。

    “这方空间似乎并不是太大,至少左右很狭窄。”

    谢远以神念探出,很快就感觉到了阻隔。

    这么想着,谢远便向上走去。

    很快,来到了那白玉门柱之下。

    门柱是镂空的,从正面看好似镜子,看不清晰其中到底是什么。

    在两道门柱之上还刻着一副对联: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这十个字闪烁着莹莹光辉,细细看去,还能看到它们恍若水流一般在不断的荡漾。

    谢远喃喃念叨了一遍,随即眼睛一亮,倒不是因为这十个字很装逼,而是因为他认出了刻字的颜料竟然是一种很罕见的矿石。

    “坚若星辰,柔若水流,是典籍上记载的‘金浕石’没错……”

    谢远一边毫不迟疑的掏出小刀来刮那十个字,一边有些困惑。

    他之所以会知道“金浕石”,还是从天阳门的藏书阁五楼得来的。

    那其中不少秘闻典籍都是来自远古,本身并不属于天阳门,而若记载没有错的话,这“金浕石”是一种等阶极高的天外石,非大能者不可切割熔炼。

    “大能”如何定义不好说,但谢远以那典籍的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一般的王侯强者都不敢称之为大能。

    这小无量天是季有德的地方,但以对方的修为,恐怕也当不起“大能”这两个字。

    除非,这小无量天本来就不属于季有德。

    不管真相如何,都不妨碍谢远将这十个字收入囊中。

    只是让谢远皱眉的是,他接连换了数把灵器,竟是割不动这十个字。

    而天陨剑虽然等级也极高,但作为诛仙剑阵的引子,它的剑刃却是颇厚,谢远担心会直接将这十个字毁了。

    正在谢远有些纠结的时候,他忽的灵光一闪,翻手间手中出现了一块两个拇指大小的残片,非金非玉,材质奇特。

    这是谢远在“源地”的战利品之一,也是谢远当时唯一没认出来的宝物。

    不过这残片却是锋利至极,说不定切得动“金浕石”。

    谢远试了试,随后大喜,果然切得动。

    手指如穿花蝴蝶,瞬息之后十个字便被谢远刮了个干净。

    将那些字符碎片一般的金浕石收入囊中,谢远这才直视那两道门柱之间的虚无。

    “这背后,就是真正的小无量天了吧?”

    几乎没有多少犹豫,谢远便一脚踏入其中。

    那日季有德埋伏谢远,可以说是谢远生平最接近死亡的一次,这是季有德种的因。

    今日季有德未必在小无量天中,但无论他在不在,谢远都要来,这是果。

    他若在,今日谢远必定不惜一切代价诛杀他。

    可惜以谢远的猜测,季有德受了重伤,恐怕不会躲回青州城,毕竟老狐狸也不是吃素的。

    本来赵无极等人是坚决不让谢远一个人进来的,不过谢远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张青木的悲剧,依旧坚持独自进入。

    若再有一人因为谢远的缘故横死眼前,谢远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杀人可以超度,良心债却是偿还不起。

    收起杂乱思绪,谢远掏出一件灵器铠甲套在身上,又握紧了天陨剑,这才一步踏入了门内。

    ……

    好似穿过了一层水幕,和当初进入神殒之地的感觉有点像,不过这次谢远清醒的很快。

    见并没有突发事件,谢远运神识在目,朝着四周打量起来。

    “好浓郁的天地灵气!”

    这是谢远最直观的感受。

    作为青州第一宗门,天阳门的灵气已经算是极为浓郁,但这小无量天内,灵气浓度最起码是天阳门内门的十倍不止。

    抛开灵气不谈,映入眼前的景色也是极美。

    此刻的谢远,站在一方绿茵上,眼前是数十株桃树,桃树掩映之中是一个待客的长亭。

    长亭后方,石阶蜿蜒而上,带出了那一座座矗立在云端之上的古朴建筑。

    所有的建筑都好似悬浮于空中,再远处便是无尽的虚无。

    那种虚无,有些像是谢远灵台边缘的黑色地带,应当是某种边界。

    眼前这方空间并不大,一眼看去只有千丈方圆,亭台楼阁约莫有着数十座,仙气缥缈,隐有仙乐回荡,倒真的像是建在天外,景色极美。

    “吼!”

    有着兽吼声响起,谢远低头,一头浑身五彩斑斓形似猛虎的妖兽从桃林之中跑了出来,冲着谢远低低吼叫。

    “琉璃虎?”

    谢远一挑眉,这是一种颇为罕见的五品妖兽。

    说罕见,是因为琉璃虎是灵兽,饮食颇为讲究,早在数百年前就在极东之地灭绝了。

    它的变种兄弟“刺牙虎”倒是在极东之地还有出没,不过那属于凶兽,寻常修士也不敢招惹。

    琉璃虎盯着谢远,身躯放低,十分的警惕。

    谢远却是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直接摸了摸它的大脑袋。

    琉璃虎一阵龇牙,喉咙之中也发出了“嗬嗬”的声响,不过很快它就温顺的垂下了头颅,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谢远的手掌。

    “倒是机灵……”

    谢远一笑,随即手掌用力,毫不留情的直接捏碎了它的天灵感。

    琉璃虎连惨叫都没发出,便倒地气绝。

    “可惜我不需要宠物,我也只对你的妖核感兴趣。”

    谢远喃喃了一句,这是季有德的地盘,如非必要,他基本不可能带走任何活物。

    琉璃虎今日可以随意的背叛季有德,明日就可以背叛他。

    谢远看的很清楚。

    谢远手掌一吸,随即一愣,眼中出现了惊喜之色。

    这琉璃虎竟然没有妖核,那岂不意味着……

    果然,当谢远以神识探查之后,一颗漆黑中夹杂着一些乳黄纹路的圆润珠子便出现在了他手中。

    “魂珠!”

    谢远有些意外于自己的运气,比起妖核,无疑魂珠才是他真正需要的东西。

    不过一想自己好歹也算半个“青州之子”,运气好点也很正常。

    又取走了琉璃虎的脊骨,谢远顺着那在云雾之中蜿蜒的石阶走进了第一座建筑。

    “听云轩?”

    谢远看了一眼那大殿上的牌匾,又看了看其中的布置,不由摇头。

    这只是一个待客之地,其中除了一套茶具,其他什么都没有。

    谢远转身,又朝着第二座楼阁走去。

    ……

    一连走了数栋楼阁,谢远都没什么实质的收获,而且一个人都没看到。

    倒是季有德好似酷爱桃树,这沿途一路上处处都是桃花树。

    这些建筑之间好似有某种力量在阻碍谢远的神识,他也无法一览无余,只能用这种笨办法沿途搜索,避免遗漏。

    他还真不太相信这么大一个地方,平常季有德就一个人待在这里。

    那也太无趣了吧?

    正在谢远这么想着的时候,当他走进第四座楼阁,终于是遇到了活人。

    准确的说,是谢远听到了水声和一些嬉闹声。

    “人?女人?”

    谢远一怔,神识蔓延过去,便看清了其中景象。

    绕过伫立在前厅的巨大屏风,后方一座占地数十丈的池塘。

    水气氤氲,有两个女子在其中戏水。

    岸上的桃树边,还有一个年纪稍小的少女,背对着谢远,正在给桃树浇水。

    这三个女子年龄、身姿各有不同,但相貌都极美,除了那少女披了件薄纱,另外两人几乎没穿什么衣服,露出了许多不可描述的地方来。

    “修为都很低,最强的也才三才境,是季有德的妻妾吗?”

    谢远何许人,这世上除了林清浅……呸,就连林清浅也无法用美色蛊惑他,所以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此时谢远已经站在了水池边,但三个女子无一察觉。

    想了想,谢远一伸手,在另外两个女子的惊呼中,直接将年纪看上去最小的那个少女隔空抓了过来,扼住了她的脖颈。

    “你们……是季有德的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大奉打更人〕〔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