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仙医〕〔明天心理诊所〕〔记忆那么凉〕〔重生八零之军少的〕〔探天而行〕〔永恒剑帝〕〔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有钱就是了不起〕〔凌天战魂〕〔摄政王要造反〕〔海贼王之天赋重置〕〔武侠之神级捕快〕〔冷帝强宠:盲妃哪〕〔最强鬼医:暴君宠〕〔御天神皇〕〔重生复仇:年爷霸〕〔超级抗战系统〕〔快穿撩撩撩:BOSS〕〔洪荒天尊〕〔锦绣田园:独宠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 第1490章 七爷饱受心蛊双倍反噬
    夜色沉沉。

    月上树梢,月光皎洁。

    顾府。

    顾倾城一个人坐在水池旁,看着水池里游来游去的红鲤鱼,眸色凝滞住了。

    她抬起头,望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

    过去的那些年,她最害怕就是月圆之夜,心蛊的煎熬,让她痛不欲生。

    如今病好了,看着这一轮月亮,她倒是觉得孤寂。

    她想起霍连城,想起封儿,想起南儿。

    她想着想着,去了地下冰窖。

    她来到那一樽冰棺跟前,看着冰棺里尘封的俊朗少年。

    “晋哥哥,伊伊来看你了。”

    顾倾城提着一壶酒,来到冰棺前,靠着冰棺,凝视着里头的少年,一边斟酒。

    “晋哥哥,今夜我突然觉得孤寂,想要找你陪我喝酒。”

    顾倾城喝了一杯酒,又是看着棺材里的男人,她伸手覆上冰棺,泪水盈满了眼眶。

    心痛。。。痛得一颗心近乎快要哽住了。

    “晋哥哥,我想起来了,想起很多小时候,我们的回忆。。多美好。。。”

    隔着冰棺,她低头,吻住了他。。。

    她幻想着她亲吻了她的晋哥哥。。

    。。。

    千里之外。

    盘水之地,一处处帐篷搭落的军营。

    巡逻的士兵来回走动。

    主帅的营帐里,亮着微弱的煤油灯。

    地上。

    霍连城蜷缩成了一团,脸色极其难看,苍白了一片。

    他伸手捂住了心口,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心口像是被锋利的刀子割肉一般的绞痛,一刀一刀,一阵一阵袭来。

    “额。。。”

    霍连城撑着身躯,在地上翻滚,他不敢大喊出声,生怕让外头巡逻的手下听见。

    心蛊之痛,双倍的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

    霍连城毅力虽非常人,却还是抵不住这一阵阵袭来的心绞痛。

    营帐外头。

    郑庆偷偷带着一壶酒走进营帐。

    他看见在地上抽搐的霍连城,吓了一跳,“主帅!”

    郑庆焦急上前,连忙搀扶。

    “拿来!”

    霍连城猩红的双目,双手颤抖地抢过郑庆手中的那一壶酒,朝着自己不停地猛灌。

    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溢出来。

    他顾不上酒水的辛辣,一壶酒灌空。。

    酒意并不能上头,心绞痛的感受越来越强烈。

    “额。。。额。。”

    霍连城趴在地上,粗重地喘气,隐忍地咬住了牙齿,青白的脸色,汗水不停地沁出来。

    心口疼痛的感觉,阵阵袭来。。

    “七爷!您到底怎么了?”郑庆急了,这跟着七爷以来,是第三次看见七爷这样痛苦的反应。

    霍连城手掌骤然紧紧地抓住了郑庆的手,抬起那一双猩红的眼镜,颤抖的嗓音,

    “背。。背我去林子里,我好痛。。”

    郑庆听闻,连忙背起了霍连城,趁着巡逻的士兵没有留意,出了营帐,去了前边的小树林。

    。。。

    树林里。

    霍连城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心口,吃痛呐喊,

    “啊!!啊!”

    郑庆见着,吓得脸色同样难看了,

    “七爷!您这到底怎么了?我去喊军医过来!”

    “别喊。。。”

    霍连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手掌抓住了郑庆,双目骇然的光泽,犹如地狱来的阎罗声音,

    “你敢喊。。。军医。。我会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