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股少〕〔青春在左,时光在〕〔混沌天灵根〕〔赶尸禁忌〕〔重生渔家有财女〕〔末世之孤城〕〔一级警戒:首席大〕〔异界魔王:腹黑娘〕〔重生七十年代:军〕〔盛世茶都〕〔无限之进化之塔〕〔独家宝贝:甜妻娶〕〔问道章〕〔神话之我是传奇〕〔虫屋〕〔独君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勇者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912章:火种
    宴会仍在继续,大帐内气氛火热,但是格日楞心底却是一片冰凉。

    对于苏默的说词,他其实原本是不会那么轻易相信的。可是有了之前那么多的铺垫,再加上他这些日子以来亲身的感受,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他沉默着,低垂的眼帘内有着火焰在跳动。冷静,要冷静!他一再的对自己说。怒火换不来食物,换不来盐巴,也换不来整个部落生存所需的物资。

    “您听过明国人收购羊毛的事儿吗?”良久,他终于勉强将心中的怒火压下,转而问起最关心的事情来。哪怕是心中有所猜测,但他仍想再确认一下。

    “收购羊毛?”苏默露出疑惑的神情。

    格日楞期盼的看着他,点头道:“对,收购羊毛。怎么,难道没有吗?”

    苏默没有立即回答,脸上浮起思索的神色。俄尔,忽的又露出恍然之色。

    格日楞一直定定的留意着他的表情,见他露出这种神色,眼中不由的闪亮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呢……”苏默喃喃自语着,似乎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事情。

    格日楞愈发着急,忍不住追问道:“苏默兄弟,你想到了什么?什么怪不得?”

    苏默啊了一声,似乎猛然惊醒过来,抬头看看他,这才缓缓的道:“我们前些时日在大明京都时,曾看到许多的商人汇聚在那里。倒是听他们偶然间提起过,要收购什么。只不过他们嘴巴严得很,并不肯多泄露半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莫不是就是你说的收购羊毛了?吓,若真如此,你们可真要发大财了。啧啧……”

    他叹息着,满是羡慕的语气。格日楞心中砰砰直跳,真的,果然是真的!这一刻,他忽然有种想要直接冲到边关去的冲动。想着自己后面那满满的两爬犁羊毛,他的心中一片火热。

    然而,苏默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顿时火热全消,犹如兜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

    “……可惜啊,这样的好买卖怕终是做不成了。我们临走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些人在商议着离开了,应该是不会过来了。”苏默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缓缓的说道。

    “什么?为什么,这是问什么?”格日楞急了,再也掩藏不住,不由的霍的站了起来。

    大帐中众人惊了一跳,不约而同的都是一静,目光望了过来。

    格日楞猛省,勉强挤出个笑容摆摆手,“呃,你们继续,我只是……只是……”

    “格日楞头人只是想邀请我,一起去看看外面交易的情况。”正当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时,忽然旁边苏默也站了起来,笑着帮他接了下去。

    格日楞暗暗松了口气儿,连忙点头附和道:“对对,我是要带苏默兄弟出去看看,你们不必管我们,只管欢饮便是。”

    众人释然,倒是有那机灵的,也要起身陪着。格日楞统统安抚下去,只邀着苏默走了出去。

    与大帐里一样,外面也是一片欢乐,整个营地如同过节一般,到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不时的,可见妇女们捧着各种各样的珍藏,然后奔向营地中间的货车处,换回来各自所需的货物;

    而一些男子们,则大都卖力的向商队中的人推销着自家的牲口。或期盼、或焦急的跟商人们讨价还价着,竟无人注意到站在大帐外面的格日楞和苏默二人。

    倒是几个鞑靼孩童呼啸着奔跑而过,看到两人后,都露出好奇的神色,一边向格日楞行礼,一边偷偷窥视着苏默。

    格日楞只是心不在焉的点点头,苏默却扮出个鬼脸吓人。孩童们一惊,便轰的远远跑了开去。

    “都是很棒的崽子,长大后一定会成为最好的牧手。”格日楞忽然开口说道,看着几个远远看着这边的孩子,脸上露出又是自豪又是欣慰的神情。

    苏默耸耸肩,不置可否。

    格日楞却并不在意,眼中的光芒却忽然又黯然下去。低沉的道:“前提是,他们能活下去,并长大起来。”

    他的语声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悲怆,苏默微微一怔,竟从中听出一种嘶喊的意味来。

    “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说?”格日楞转头看了看他,一边伸手引了一下,示意他往旁边走去。

    苏默迈步跟上,随口道:“没什么啊,我们汉人有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又能知道,明天的自己会如何呢?”

    格日楞脚下一顿,随即又恢复平稳,只是深深吸口气,苦涩的道:“是啊,天有不测风云,汉人的学问很有道理,这一点,我们鞑靼人是比不上的。但是我们却是对这句话体会最深的…...咦?苏默兄弟承认自己是汉人了?”

    最后一句话,却是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了。

    苏默目光转动,注视着他,微微一笑,并不接茬。人艰不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却是不需要多说什么。

    格日楞目光便温和了几分,似乎对苏默的默认感到了欣慰。毕竟,任谁也不喜欢自己被骗不是。苏默虽然只是默认,但这仍让格日楞有种被真诚对待的欣喜。

    两人就这么随意走着,渐渐的远离了喧嚣的人群,在一处僻静的土丘上停住。

    “……大明真的要收购我们的羊毛吗?什么时候才能开始?”两人迎风而立,沉默良久,格日楞忽然开口问道。

    他没有问为什么要收购羊毛,也没有继续苏默的身份的话题,而只是关注与何时能开始。

    苏默睇了他一眼,明白他的意思。这个蒙古汉子并不在意苏默究竟是大食人还是明人,他只关心自己部落的生存,关心自己的利益所在。

    “这不取决于我们,而是在于你们。”苏默这次到没有再玩花活儿,淡淡的回应道。

    格日楞沉默了下,他当然明白苏默这话的意思。大明收购羊毛的事儿确实,但什么时候开始,则要看两下什么时候达成真正的和平。就眼下边关那边火筛的架势,别的不说,商人们怕是也没那个胆子过来不是?

    商人是重利不错,可若是明知道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还要一头撞过来,那除非是真的要钱不要命的蠢材了。

    “我能做什么呢?或者说,需要我做些什么?”半响,格日楞语声艰涩的问道。

    他并不傻,相反,他很智慧。苏默费了这么大的劲儿,饶了这么大的圈子,他可不认为真的只是为了前面那点交易。想要有所得,必然就要有所付出。

    而以眼下这个情况看来,他所要付出的,只怕多半是与前方火筛部扯不开的。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艰难。可他没的选择,在自己部落的生存,和某些人的利益之间,他能做出的选择,有且只有一个。

    苏默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神亮晶晶的。

    格日楞感到了些窘迫,略带羞恼的直直回瞪过去,怒声道:“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是部落的头人,是他们的汗!我必须要为我的族人的生存考虑,这有错吗?那些崽子,你刚才看到过的,你知道吗,如果没有足够的过冬物资,待到寒冬过去,明年他们将剩不下几个。我……我……”

    他低低的咆哮着,脸上又是羞愧又是悲愤,还带着几分隐晦的祈求。

    苏默眼神缩了缩,心中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自己无意中扮演了一个逼良为娼的大反派似的。我呸!小太爷只是做了一个汉人该做的事儿,他们活得艰难又不是小太爷的错,干嘛要有负罪感?这个锅,小太爷不背!

    他微微晃晃头,将刚刚升起的那丝愧疚抛开,忽然展颜一笑,叹道:“格日楞头人,我有说过需要你做什么吗?”

    格日楞一呆,讷讷的道:“那你……”

    苏默笑笑,直视着他轻声道:“不,不是我需要你做什么,而是你们自己需要做什么。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们是带着友好和财富而来。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接受或者不接受,如此而已。但是现在,阻碍这种友好和财富的是谁呢?你总不能要求朋友来帮助你,还要反过头来求着你们吧。天下间,可有这种道理?”

    格日楞僵住,完全憋得说不出话来。是啊,人家说的没毛病啊。大明已经明白的将善意和美好摆在了眼前,可是自家反倒派了兵给堵住了,这又能怪的谁去?又能再要求人家什么呢?

    “我……”他嗫嚅着,嘴巴张了又张,却终是找不到合适的言词。“我不知道该怎么做,长生天在上,我从没主动去伤害过任何人,我只希望我和我的族人,能好好的活下去……请你帮帮我,汉人的智者,我不知该怎么做,不知该怎么做啊……”

    他喃喃的说着,脸上满是苦涩和祈求之色,眼巴巴的望着苏默。

    “你该知道成吉思汗吧?”苏默沉默了下,眼神望着远处无尽的天空,忽然问出了一个让格日楞愕然的问题。

    成吉思汗,所有蒙古人的骄傲,整个草原当之无愧的主人,近乎于图腾般的存在,他身为蒙古人的一员,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然。”他愣愣的应道。

    “成吉思汗曾经给他的儿子们讲过一个典故,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的典故……”苏默收回了目光,似讲述又似自语似的,将那个著名的故事说了出来。

    “……去吧,当足够多的人的意志聚集起来时,即便是天神也会妥协的。我能给你的指点,便是这个了。我与你一样,渴盼着和平和美好,希望你我都能心想事成。”

    苏默转身走下土丘,淡然的语声回荡在格日楞耳边,让这个蒙古汉子怔立当场,若有所思。

    开始吧,这是一颗火种。眼下只是一颗,苏默期盼着,或许很快,它便可以燎原之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