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一对一:总裁〕〔龙纹剑神〕〔危险游戏群〕〔天剑图腾〕〔漫威之无敌符咒〕〔坑人的学习系统〕〔超级鬼尸〕〔电影世界穿梭门〕〔执宫〕〔朕的纨绔皇妃〕〔重生之农门娇女〕〔神话原生种〕〔杀神岛〕〔捉鬼龙王之极品强〕〔不灭魂帝〕〔噬灵武道〕〔99次心尖宠:薄帝〕〔史上最强氪命〕〔首席老公,强势爱〕〔重生八零之军少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899章:偶遇
    “你说……是苏默让你带我来这儿的?为什么呢?”清宁宫外不远处,符宝歪着脑袋向朱厚照问道。葱白的手指点着粉色的唇瓣,在夏日的阳光下,粉色和白色便都如同撒着莹莹的光泽一般。

    朱厚照痴痴的看着,一时间竟忘了说话。他今年才不过十一岁,尚还不知道人事儿。但正所谓少慕方艾,对于美好的颜色,心中有着莫名朦胧的喜欢。

    符宝问了话,半天不见回答,转目看见朱厚照灼热的目光,不由的心中一慌,登时羞恼。狠狠跺跺脚,凶巴巴的道:“喂,你乱看些甚!问你话呢,干吗不理人?”

    朱厚照如梦方醒,啊了一声,下意识慌乱的转过视线。只是被她容光所摄,心中只是呯呯直跳。支吾了半天,才嗫嚅道:“是啊是啊,是知道那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你知道的啊,他最狡猾了。”

    符宝眼珠儿转转,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今年也不过才十五岁,但这个时代女子早熟,却是比朱厚照多懂了一些。此刻眼见朱厚照被自己姿容所摄,面上虽然恼怒,心中却暗暗有些得意。

    只是忽然心念间闪过某个身影,想着那人却每每总是对自己不假辞色,不由的又恨恨不已,使劲的磨了磨小糯米牙。

    那个坏人究竟去做什么了呢?从以前听他说起的那些经历看,此番定然又是非常有趣的事儿,可惜自己却只能呆在这深宫之中,不能参与其中。

    她这般想着,思绪便飘飞起来,恍惚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却哪里还记得之前的疑问。

    朱厚照却哪里知道眼前人又走神了,见她这次并没呵斥自己,不由大喜,便围着身边大献殷勤起来。

    夏季的皇宫内苑,百花竟开,景色灿烂。少男少女徘徊在花树之间,或一回眸、或一投足,便似都在散发着温醇的馨香一般,俨然如同一幅唯美的画卷。

    太监刘瑾远远的垂手在旁看着这一幕,脸上也不由的露出笑容。只是某一刻忽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渐渐升腾起来。

    太子越来越长大了,也开始关注男女之事了吗?或许,自己可以在这方面动动脑筋,怎么也得让主子开心了才好。

    他在后世历史记载中,向来以奸臣的面目出现。然则在对于朱厚照身上,却还是相当忠心的。毕竟他从朱厚照很小的时候,就被指派到了朱厚照身边侍候。多年下来,倒似生出了几分亲情般的感情。

    只不过这种感情的表现在他这里,大抵都变成了如何讨好、如何哄着朱厚照开心了。

    至于说具体的这种讨好开心,是不是正义的又或者合适的,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里了。

    于他而言,日后这整个天下都是朱厚照的。那有什么是不能提供给朱厚照的呢?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率土之臣,莫非王臣。既如此,那便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刘瑾其实从本心上讲并不算真正的奸臣。就如之后历史上那样,在他得势后,还搞出了一些政事改革,虽然是瞎搞一通,但从初时的本心而言却是好的。就像他给自己树立的理想那样:要像岳爷爷那样忠义长存,名标青史。

    好吧,这只是一个太监的人生理想,但那也终归是理想不是。你不能否认,某太监为了不做咸鱼而做出的努力。虽然,结果很悲惨……

    话说远了,拉回来再说。

    就在刘瑾满怀欣慰的看着那对小儿女时,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头看时,却见几个人正分枝拂柳而来。当先带头的却是一个身形瘦削的人,穿着一身内官监的服饰。

    此时正一边走着,一边比划着跟身边一帮小太监说着什么。言谈举止之间,满是傲然骄矜之色。

    似是感到了目光的注视,猛地抬头看过来。待看清是刘瑾时,也是不由的一愣。

    “刘瑾,你怎的在这儿?”

    “罗祥,你怎的来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问了出来,又同时噎住,随即都面色微微变了下。

    刘瑾心下就有些恼,这罗祥跟他和谷大用一样,都是曾经伺候过朱厚照的。只不过最终指定跟着朱厚照的,却只有刘瑾一人。这也让刘瑾觉得,自己比其他人都要高上那么几分。毕竟嘛,他可是专门伺候太子的人,日后那就是如同杜甫、李广那样顶级大太监的存在。

    在这皇宫之中,太监固然也是分等级的,但还要看是跟着什么人的。仆以主贵,甚至有时候哪怕下面人等级不如别人,但只要是跟着个更显贵的主子,那这个下人便也会水涨船高,成为所有人都要小心奉承的存在。

    在刘瑾心中,他便应该是这样的。如罗祥、谷大用这些,都要对他保持必要的敬重才是。

    “杂家是伺候太子殿下的,为什么在这儿还需要多说吗?倒是你们,别怪杂家没提醒,可要仔细着些,要是冲撞了殿下,须仔细你们的皮!”说着,下巴微微一扬,冲着那边示意了下。

    罗祥这会儿也看到了那边的朱厚照和符宝二人,又听了刘瑾这番话,脸色愈发难看。说起来,他和朱厚照也是有着香火情的,在这里见到了,便当过去拜见一番。

    可刘瑾现在这架势,分明是暗示不许自己过去。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实则不就是想要专宠吗?

    他脸色变了变,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换上一副笑容,点头道:“那是那是,咱们如何跟老刘你比?你说不能打扰殿下,咱们自当是该听的。只不过呢,眼下却是没法儿啊。兄弟这身上有着差事呢,实在耽误不得啊。否则一旦上面怪罪下来,怕是老刘你也担待不起啊。”

    刘瑾冷笑,哼道:“杂家倒想听听,你罗祥是给办的差。除了陛下外,又有谁还能比太子更金贵,还杂家担待不起。”

    罗祥便笑的很开心,连忙摇头道:“老刘,这话可不能乱说。杂家何曾说过太子不金贵了?我只是说,身上这差事不能耽误了。至于杂家给谁办差嘛……呵呵,那便是高凤高公公了,办的也是清宁宫这边的差事。怎么样,刘公公觉得自己能担待得起?”

    刘瑾面色猛地一变,失声道:“高凤?!”

    罗祥点头道:“可不就是高公公咯。这不,天儿是越发的热了,总有蚊虫滋生。又加上李广公公就在那边修亭子,杂物多了,就更容易招些秽气。所以呢,高公公便让杂家来,在宫外使些硫磺粉之类的驱驱。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年事已高,可不敢被那些个腌臜东西扰了。那,差事就是这么个差事,刘公公若是没别的说法,杂家这可就要去办差了哈。”

    说罢,得意洋洋的看看刘瑾,随即哈哈一笑,趾高气昂的一挥手,带着一帮子小监错身而过,直往里面走去。

    刘瑾面色青白不定,却是不敢再拦。先不说罗祥办的差事关乎到太皇太后那尊大佛,单就是他口中那位高凤,就绝不是他能招惹的。

    后世每每说起正德八虎,都是以刘瑾为首,认为他就是势力最大的带头大哥。实则不然,至少在朱厚照还未登基前,刘瑾其实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太监而已,甚至地位也很是有些低下。

    而即便在朱厚照登基后,一开始时,刘瑾也不是八虎中权势最大的那个。真正最大的,便是这个叫高凤的人。

    那么这个高凤又是什么人呢?

    高凤,字廷威,号梧冈,涿州人。自幼进宫,景泰七年,选送内书堂读书。

    天顺二年,英宗命他管理司礼监的书札。天顺八年英宗去世时,参与办理丧礼。

    后宪宗即位,又参与办理纳皇后礼。成化十一年,授奉御。十八年,晋升为惜薪司右司副。次年,即受命主管惜薪司的事。

    成化二十年,到襄王府致祭。二十一年,升内官监右少监,仍然代理惜薪司事。

    及至弘治帝继位,七年,受命致祭顺妃。弘治十一年,赐给蟒服,准许在宫中乘马,调入司礼监,仍兼管东宫典玺局的事,又赐给玉带……

    从上面这段小评,高凤的权势可见一斑了。蟒服玉带啊,那几乎是王公的规格了。一个太监,能让皇帝给予这般礼遇,便是杜甫、李广之流也不敢对其稍有失礼,更不要说像刘瑾这样的了。

    即便是后来正德继位,很长一段时间内,八虎中人也都是暗以高凤为首,便是刘瑾在处理事情时,也都很是看重高凤的意见。直到后来高凤告老退下后,这才有了刘公公咸鱼翻身,一朝登上权力巅峰。

    是以,此刻听了罗祥说竟是奉了高凤的命令,刘瑾哪里还敢炸刺儿?否则别说他了,就算是朱厚照出面,闹到皇帝那里也要落不下好了去。

    “呸!狗仗人势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的。待到日后杂家得了势,总叫你知道杂家的手段。”远远看着罗祥凑到朱厚照跟前谄媚的笑着说着,刘瑾恨恨的吐了口口水低声骂道。

    不过倒真是如罗祥自己说的那样,身上果然有着差事,没多久,便见那边罗祥连连打躬作揖的拜别而去,指挥着一帮小太监从篮子里拿出些物事,挨着地儿的抛洒着。

    那边厢,符宝忽然抬手在鼻子前闪了闪,脸上露出嫌恶之色,似乎说了几句什么,便见朱厚照连连点头,并肩和她往另一边走去。

    刘瑾连忙抬脚跟上,才走出几步猛然警省,这过去的方向,可不正是万岁山那边吗?话说此时,那边可是李广李大监督造毓秀亭的所在,到处都是杂物什么的,一旦磕磕绊绊伤了朱厚照可怎么好?

    想到这儿,刘瑾不由心下一急,慌不迭的拎起袍角赶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