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神医养包子〕〔我混烘焙圈的〕〔重生之再无遗憾〕〔我的爱情得了一场〕〔山村小神医〕〔重生资本狂人〕〔先婚后爱:老公轻〕〔不死帝尊〕〔妖龙狂神〕〔我的帝国〕〔重生之最好时代〕〔三国之黄巾神将〕〔奶爸圣骑士〕〔无限之至尊巫师〕〔寒门商途〕〔神武霸帝〕〔终极小村医〕〔天后当年十八线〕〔来自未来的神探〕〔武道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 第三百二十章 非常手段
    可是直到此时,言颜都还完全不知道的是,即便她再看上上千遍上万遍这本日记,她也不会记起那些事情的,因为其实那些记忆,根本就是不属于她的。

    但对于这些,傅南予似乎根本就不担心,也不害怕事情会不受自己的控制,如今他也许有一些自信过头,但是他身处局中,却丝毫看不出来。

    言颜能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傅南予的关心所包围着之后。心里暖暖的,但日记里还是有一句话,她读到时却还是觉得尤为刺眼,特别是如今提起来,她第一想到的便是那一句。

    “对了,我在我的日记里看到了一句话,我虽然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我很好奇,想要问一问你。”

    听到自己怀中的言颜突然这么问,傅南予有些疑惑地偏过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她,示意她可以开口说出来。

    “我看到之前我的日记中提了很多次,都说你虽然对我很好,可是你为什么都不对我笑呢?”

    言颜看傅南予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单纯,傅南予听完她说的明显一愣,他之前虽然没有看到过言颜的日记,但是也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写下这样的话语了。

    如今看来,言颜只是单纯地想要知道一个答案而已,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可傅南予还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不过随即他又恢复了温暖的笑意。

    “可能是我们刚在一起,有时候我工作上的事情太忙了,所以陪伴你的时间比较少,才会有了这样的错觉。现在你看我不是每天都在对你笑的吗?”

    有了傅南予这样的回答,言颜便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而对于傅南予心中真正的答案,她却是完全猜不到的。

    “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你啊。”

    向淳美跟着百里迦烈瞎折腾了一趟之后,依然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如今一路上,百里迦烈已经频频向自己投来了像是在关心又像是在责怪的眼神了。

    这样一来一去,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向淳美自然不用再回律师事务所了。此时她有些不开心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刚好对上百里迦烈再次向自己投来的那种眼神。

    “你干嘛总这样看我?你要是还担心我就直接问出口啊,不过今天这件事情全都赖你!你莫名自作主张要拉我去找人家对质,现在好了吧,我还差点被她给害了!”

    向淳美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有些不乐意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虽然她能感受到傅沉珂应该不是真的想伤害自己,只不过是想要临时逃脱,所以想出来的拖住百里迦烈的法子。可是自己本来就是凡体肉胎,忽然被她施加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法术,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百里迦烈只是居高临下地站在一旁,不愿意跟向淳美并排坐着,仿佛很嫌弃向淳美一般,不过此时他的眼神,里的确是有关心的意思,这是骗不了人的。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傅沉珂也奇怪得很,就应该知道言颜的事情你是真的管不了了。我这一次可以确定了,傅沉珂姐弟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计划,不过有趣的是,我看他们姐弟二人之间感情,好像也不是很好。”

    没想到百里迦烈直接跳过了傅沉珂偷袭向淳美的事情,谈到了最开始他跟向淳美争论的本质问题。

    向淳美听完之后气鼓鼓的翻了个白眼,选择了沉默,现在她并不想去接百里迦烈的话。

    百里迦烈看得出来,关于之前被傅沉珂偷袭的事情,向淳美是已经没有问题了,所以也不愿意去哄她,而是自顾自地继续分析起来,为的就是想让向淳美保证不再瞎掺合那一些事情。

    “只是他们姐弟二人感情再怎么不好,狗急了都会跳墙,更何况两人联手?到时候你一直这样干扰傅南予,那傅沉珂又不喜欢你,姐弟二人合起手来整你,你是不是就开心了?”

    百里迦烈本来也是说来吓吓向淳美的,首先那姐弟二人即便真的联手起来,肯定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其次,即便向淳美真的出了问题了,百里迦烈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

    比如现在,他这样忙前忙后,当然是为了向淳美好,不然百里迦烈也没有必要这样吃力不讨好。

    不过百里迦烈这一招显然不灵,已经不管用了,向淳美仿佛一秒就已经猜到了百里迦烈的心思,此时她脸上甚至露出了自信满满的神情。

    “怕什么,不是有你会保护我吗?我相信你那么厉害,一定不会看着我受伤的,现在这段时间因为找护心鸟的事情,我很少麻烦你。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当然还是要赶快抱紧你的大腿的呀!”

    向淳美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还得意地挑了挑眉,一副狗腿得很,但又不知道为何还挺骄傲的模样,让百里迦烈看着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

    “你说说你现在身上都有多少麻烦了?蛊毒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又跟那傅南予互看不爽,你也知道本王这几天忙?我当你是不知道,所以故意在给本王加工作量的!”

    百里迦烈这话说出了一种老干部忧心忡忡的感觉,向淳美听完不仅完全不理会对方的用心良苦,甚至还捂着嘴巴偷笑了起来,这让百里迦烈看的心里一阵无名火。

    不过看来向淳美就是刻意想要惹自己不高兴的,百里迦烈也不想再跟她多费什么口舌,突然走到了向淳美面前,伸手就拎起了她的衣领,将对方给提了起来。

    “我发觉很多时候跟你正经说事你都已经不会听了,非要逼我用非常手段是吧?”

    百里迦烈眯着眼睛,鲜红的眼眸仿佛会魅惑人心一般,让向淳美本来已经被吓了一跳之后。看到他这样的眼神,又懵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可看着向淳美这副茫然的模样,百里迦烈反而很满意一般,轻笑了一声,忽然将向淳美扛在了肩头,大步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向淳美此时算反应过来了,百里迦烈所说的“非常手段”是什么了,虽然她现在也不敢多想,但是肯定是一些让人难堪的行为的!这样一来,她也不敢继续发呆了,而是在百里迦烈肩头上用尽全身力气,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放开我,我明明有在听你说话的,我哪里没在听了,你再这样对我,我就报警了!”

    明明知道报警这种事情对百里迦烈是完全没有威胁作用的,但是向淳美一急,便也这么说出了。百里迦烈更加不以为然了,迅速走进了主卧,潇洒地一脚将门踹上,又重重地将向淳美人到了床上。

    百里迦烈对待向淳美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综合几次百里迦烈把向淳美扔到床上的经历来说,这一次百里迦烈的力道真的还不算最重,可是向淳美依然被他摔得头晕目眩。

    而下一秒,百里迦烈已经扯开了自己领口的纽扣,迷人的锁骨露了出来,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向淳美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眼睛都变得无处安放了。

    “你你你,别过来啊……”

    其实此时向淳美有所不知的是,今天恰好又到了那该死的十五号。

    本来百里迦烈疲惫得不行,想起今天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也不打算多做文章,可是偏偏向淳美今天又要不听话,搞得百里迦烈又是生气,又想好好教训教训她。

    正好每月十五的时候,百里迦烈的身体特质本来就稍微会有一些变化,那些平时似有若无的冲动,在今天也会显得格外明显。比如现在,百里迦烈觉得自己气血沸腾,要不是因为知道向淳美经不起折腾,她也许就不这么多废话了。

    “哦?让我不过来可以啊,那你就乖乖听话,不可以再掺合言颜的事情,本王都是为了你好,你以为你这个蠢女人有几条命?”

    百里迦烈说完这句话,将自己外套潇洒一脱,真也到了床上来,向淳美紧张地眨了眨眼睛,迅速缩到了床角。但是听完百里迦烈说的这些话之后,还是止不住地摇头。

    百里迦烈本来刚开始确实只想吓一下向淳美的,即便自己今天因为特殊原因,有些比较容易冲动,但是他之前就想过了,还是尽量不要跟向淳美发生一些太过暧昧的事情,不然之后怕难以处理。

    可现在既然向淳美都不配合的话,自己也不得不再多吓吓她,这样想着,百里迦烈嘴角扯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忽然俯下身去扣住了向淳美的手腕,将她死死地固定在了床上,也就是自己的身下。

    “你是知道了其中的利弊关系,还是不愿意听话,还是单纯的也同样想念本王了呢?”

    百里迦烈这样说着,伸出了修长的食指,从向淳美的额头上,轻轻地划过,速度极慢地顺着她的鼻梁一直划到了她的嘴巴上,并在上面停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扮男装:邪魅世〕〔超凡侵染〕〔噬星魔劫〕〔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