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青阳〕〔直播手术室〕〔网游之勇士黎明〕〔不与君言夏〕〔合成你的文明〕〔重生八九甜蜜蜜〕〔黑莲花进化日记〕〔末日乐园〕〔兵王归来〕〔闪婚厚爱:误惹天〕〔人间不值得但你很〕〔这份喜欢有点甜〕〔赘婿归来〕〔厌尔〕〔末世灵战〕〔快穿攻略:男配滚〕〔混沌天灵根〕〔穿书:攻略那个大〕〔一世兵王〕〔快穿之魔王有点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 第两百七十二章 信仰存在的意义
    “百里迦烈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附近,我喊你的名字你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要是觉得我现在是无理取闹,那你出来跟我好好说说,我需要你的解释!”

    一路呼喊却无人应答,不管是去了大厅还是卧室,都是空空如也。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此时向淳美有些崩溃地站在大厅里这样说着,可是她对着空气说完之后,空气自然是不会给她任何回应的。

    萧龙在愣神了一会儿之后又追了来,如今整个魔王殿也算是被向淳美闹得鸡飞狗跳了,而且各种管事的人都不在,除了管家之外也没有什么说得话的人,所以他自然是要紧紧跟着向淳美的。

    “姑奶奶你真的别闹了,不管你跟老大有什么矛盾,你们待会儿再说行吗?老大可能是去办事去了,不是故意不出现的。”

    直到听到萧龙这么提醒的时候,向淳美想了想,才又换了一个方向。

    她知道吴皓跟其他人是在的,即便百里迦烈不在魔王殿,那么他们其他人也全部都躲了起来吗,自己有那么害怕的吗?

    “那吴皓呢,还有黑骁,实在不行阿秀也行!我需要一个人现在出来告诉我百里迦烈到底在哪里,而且他们为什么全部都躲着我,派你出来应付我!”

    向淳美现在火气是很大,萧龙之前也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而且没想到向淳美竟然还嫌弃自己职位太低。萧龙虽然满头黑线,但是也不得不左一句姑奶奶右一句姑奶奶的哄着。

    “左使和西护法也有事都出去了,如今魔王殿店里能管事的人只有我了,你要是有什么脾气你冲我发,你别在这里闹啦,这样影响太不好了,会让别人对你有意见的。到时候我怕他们给你使什么绊子,你心里也不舒服。”

    在听完萧龙这么说之后,向淳美才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她也闹不动了,好吧,他们为了躲着自己,竟然谁都不在魔王殿。

    想到这里向淳美觉得可笑,冷哼了一声之后,她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步,她必须要百里迦烈给自己一个解释。

    但如果百里迦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的话,那么好,他们最好说好以后都老死不相往来好了,不然自己越想越觉得生气。

    “好啊,那我在主殿里等着,我不信他不回来,他如果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不走了。”

    这么说完,向淳美生气地冲到了百里迦烈平时最爱的主座面前,竟然一脸霸道地坐了下来。她这样的行为倒是把萧龙给吓得不轻,平时百里迦烈不在的时候,有谁敢坐他的主位?这不是等着被砍脑袋嘛。

    可是看着向淳美一生气起来完全不讲理的模样,萧龙不管怎么哄怎么劝她都不愿意下来,他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即便百里迦烈回来的话,应该也能理解自己的吧?萧龙满腹苦水,而且魔王殿里事情那么多,他也不可能一直绕着向淳美转,只要向淳美现在能够安安静静的,那么自己权当没有看见好了。

    “那姑奶奶你发一会脾气,如果饿了或者累了一定要回房间休息啊。如果老大回来看到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肯定会怪在我头的,至于这个位置,你要是实在想坐,我也实在没有办法。等老大如果回来了,你可一定要跟他说是你强行要坐的啊!”

    看着萧龙平时挺有模有样的,可一提到百里迦烈还是一副怕得不行的模样,你懒得跟他多说。

    对啊,自己怎么忘了,百里迦烈可是魔王,他能力那么强,所有人都怕他。自己因为有那个烂镯子的原因才能到这里的,不该把百里迦烈当作是什么可以讲道理的好人,真是自己之前太过天真了。

    “嗯,你走吧,我要自己静一静。你看我刚刚闹了那么多,现在也已经没有力气了。你不用再担心我会接着闹出什么事情了,也不要再烦我了。”

    百里迦烈平时坐的这个主位实在是太宽大了,向淳美此时坐在位置,整个人都能屈膝抱着自己的膝盖,看去娇小得有些可怜。

    只看她如今将脸埋在膝盖,萧龙也看不清她此时真正的表情,不过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也只能无奈地挠挠头发,最后只得选择先离开了这里。

    反正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自己要是留下来,她会不会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马又接着发火?

    萧龙也不想在这里边无顾得被骂一通,刚刚他被骂的难道还少吗?他平时也不用这样低声下气的,谁让对方可是向淳美,这可是自己根本惹不起的姑奶奶。

    如今主殿里因为并没有其他人在的原因,也没有下人来掌灯,整个主殿里看去都黑漆漆的,只要向淳美独自一个人坐在主位,仿佛陷入了无限的孤独一样。

    如今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发生了一堆,向淳美甚至一时之间都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待这样突然又安静下来了之后,她不仅觉得头疼欲裂,而且还不能够很好的梳理出这些事情之间的各种联系。

    这种孤独并且没有安全感的感觉,仿佛想开了大嘴,好像要把向淳美给吞没了。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助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前方,却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婆婆,我做的这一些到第是不是对的呢,我一直所坚信的东西,去努力保持的善意,是不是到头来其实才是最可笑的?”

    即便眼前空无一物,向淳美轻轻开口,第一想到的人便是已经离开自己很久很久的婆婆。

    因为本来向淳美以为,百里迦烈也许将能成为那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只是到头来,她发现自己跟百里迦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想让他理解自己也许才是最难的事。

    而当自己即便只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孩子的时候,婆婆也会温柔的摸着自己的头,细心的问着自己心所想,并且真的能把自己的话当作大人所说的一样认真对待。

    “小美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每次想到婆婆,仿佛能看到那样阳光明媚的午后,婆婆的笑容也如阳光一样,让自己全身都很温暖。

    “我想成为可以帮助弱者的人!今天老师教会了我们一个词,正义,我想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帮助很多可怜人,像我们一样的可怜人!”

    那时候小小的自己。眼睛还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光芒,并没有现在各种世俗所压迫下的疲惫感。那个时候,也许自己连正义都不懂是什么,却知道不愿意任命。

    婆婆笑得温柔,特别是在听到自己这样说的时候,向淳美还清楚的记得她当时回答自己的话,仿佛真的在耳旁。

    “小美能这样想实在是太好了,奶奶也希望你以后能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而且小妹说错了一点哦,我们并不可怜,虽然我们现在日子过得很苦,但是只要你记得自己心的信仰,只要你对得起你自己,哪怕物质条件苦一点也没什么的,我们可一点都不可怜啊。”

    想起那个如今都可以写进教科书里一般的回答,向淳美没忍住眼眶湿润,现在她再也听不到了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的。熟悉的婆婆的声音了,可是哪怕想起一次,他还是会忍不住想哭。

    “婆婆,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吗?我一直努力坚持的,即便世界观不一样,即便处境不一样,善良一定会是错的吗?”

    向淳美低声抽泣着,即便如今魔王殿里没有其他人在,但是她也紧紧地将自己的下巴抵在两个膝盖之间,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问题,再也没有任何回答了,回忆如同一盘有时间限制磁带一般,倒放的时间一到,便再也没有任何回响,自己也听不到关于婆婆的任何新的声音。

    可是向淳美心里的疼痛却被无限的放大了,她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人,她一直想要为了活的更好而努力挣扎着,她也看过很多世界的不公平,她知道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有多么的艰难。

    而那些人本来已经如此艰难了,却又为何要让那些根本不懂贫苦为何物的强者。随意支配自己的未来,甚至是人生呢?

    这样的道理百里迦是从来都不会懂的吧,想到这里向淳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是不是我一开始不应该太奢望他会懂得什么的?是不是从一开始。我答应给他戴那个镯子是错,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婆婆,我好后悔啊……”

    向淳美知道,如今发生过的很多事情,都不可能是说后悔能挽回什么的,可是她还是抑制不住地表达自己的后悔。

    可她真的已经闹得精疲力尽了,所以即便如今百里迦烈真的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他可能也没有办法大声跟他对峙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扮男装:邪魅世〕〔超凡侵染〕〔噬星魔劫〕〔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