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子请自重〕〔绝世逆凰:废柴九〕〔楚汉之召唤天下〕〔医门圣手〕〔暗月纪〕〔天生幽怨之幽灵〕〔妙手小村医〕〔无限随机系统〕〔鼠行诸天万界〕〔神医圣手在都市〕〔轮回之子无极限〕〔盛世风华之嫡女归〕〔神医凰后〕〔妖怪调查局〕〔余生渡红尘〕〔大明都督〕〔绝世鬼帝〕〔领主大魔王〕〔封少的掌上娇妻〕〔大唐都护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 第两百四十六章 因“爱”生恨
    而如今,刚刚从山洞里出来的厌邶奕,脸是一副甚是陶醉的模样。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虽然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太大的异常,但是总觉得全身下好像充满了力量一般。不过除此之外,还有是觉得整个人都有一些热。

    这莫名有些燥热的感觉,让她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但是毕竟以前也没有吃过这个果子,如今也是第一次食用,所以到底是不是正如传说一样有那么厉害的作用,要过段时间看看了。

    “东,东护法!”

    只有跟在厌邶奕身边的一群极其信赖的下属,才知道如今厌邶奕是在灵源这里。听到这样急切的呼喊声,厌邶奕皱了下眉头,回过头来一看,果然是一个平日里较信赖的手下,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护法不好了!魔王来了,他正在到处寻你呢!”

    来人倒是也不故意卖关子,一来便把自己着急着要来禀报的事情给说清楚了。厌邶奕听完之后,虽然表面的表情依然较严肃,但是她倒也没有觉得特别惊讶。

    因为之前才子看到黑骁来的时候,她知道,肯定是百里迦烈对自己起了什么疑心了。不过这也对,以百里迦烈的脑子,如果他真的完全不对自己有任何怀疑,那反倒真的一点都不像他了。

    想到这里,厌邶奕不急不慢,甚至还轻笑了一声。前来禀报的人急得满头大汗,想想刚刚百里迦烈可是脸一脸怒气,他们这些下人都害怕自己的项人头不保。

    而且厌邶奕虽然是个护法,但是如今百里迦烈既然已经在气头了,她当然是应该赶快过去的,手下一边十分心里着急,可是一边又不敢说什么。

    “你懂什么?我这不去了嘛,带路吧,告诉我如今魔王在何处。我自然要亲自去跟他禀报,这几天狐族的种种事情的。”

    厌邶奕语气轻松,甚至漫不经心的在月光下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仿佛无时无刻都很容易自我陶醉一般。

    手下看着厌邶奕如此不慌不忙,知道他们这些做官的人心思是最难猜的,也不敢多做揣摩,只是连忙点点头,朝前走着给对方带路了。

    百里迦烈自然没有闲工夫去调查厌邶奕到底背着自己又杀了多少人,但是她知道,厌邶奕违抗命令了,单从这一点,自己可以拿她治罪。

    再加也许是之前被向淳美那个笨女人影响到了的原因,百里迦烈如今看着那么多老弱病残,竟然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被厌邶奕直接杀死!一时间心里憋了股无名火。

    直到厌邶奕终于姗姗来迟,并且摇着婀娜的身姿走进来的时候,百里迦烈的火气都没有丝毫减弱,甚至在看到对方一脸媚笑的时候,更是到达了极点。

    “老大,你是不是太过于心急了?这几天我打了骂也骂了,能想的办法都用了,是没有人肯告诉我胡天卿如今身在何处。属下也实在没有办法,打算多熬两日,可你这还亲自过来,不是信不过我吗?”

    厌邶奕依然笑嘻嘻的样子,黑骁看着自己心里都发怵,她又不是不知道百里迦烈是什么脾气,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插科打诨,真是不想要命了。

    果然,在厌邶奕说完这句话,都还没等来百里迦烈的任何回答的时候,见百里迦烈左手一扬。手蓄力,厌邶奕便突然身体不受控制,直直飞向了百里迦烈!

    待厌邶奕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百里迦烈早已眼神凶狠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力道之大,完全不像是在单纯的开玩笑。

    厌邶奕一时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她并不是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连忙挣脱出来,而是因为对方可是百里迦烈,所以她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连忙用求饶地眼神看着对方。

    “老大,有,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跟我说啊……这里还这么多下人呢,你这样对我。我岂不是很没有颜面?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四大护法之一啊。”

    厌邶奕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顺溜了,鬼知道她现在已经连呼吸都是困难的,要说话那更加困难了。只不过她也知道,如果百里迦烈真的一生起气,那来做什么事情都是不计后果的。

    这样的话,即便厌邶奕才刚刚找到她梦魅以求的宝贝,服下了肚,也来不及见证它有什么功效了。

    而如今不知是不是厌邶奕的错觉,她也觉得自己身体里那股燥热感越发严重,甚至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一直在撺掇着自己跟百里迦烈还手。

    “哦?你是仗着自己坐在四大护法的位置,所以可以把本王的话当耳旁风吗?我随时可以废了你,甚至随时可以杀了你,这个道理,你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吧?”

    百里迦烈猩红的眼眸,此时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但这种感觉明显是危险的警告。厌邶奕双手无力地握住了百里迦烈的手腕,连忙开口求他放开自己。

    “属下错了,属下真的知错了!但是属下是有原因的!求你,求求你先放了我,魔王总要给我解释的机会吧!”

    如今厌邶奕这样泫然欲泣的模样,在百里迦烈看来却没有丝毫觉得值得同情的,这女人有多少个面孔,自己虽然没有认全,但是也早已领教过。

    只是如今,自己的确不想因为这些小事而动怒,更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所以百里迦烈也只是冷哼了一声,弃之如蔽履一般地,将她扔在了一旁。

    虽然百里迦烈只不过是轻轻用力,但是厌邶奕跌坐在地的时候,还是摔得全身酸痛。只不过身体里那个燥热感,仿佛能让她迅速恢复正常的状态一般。

    此时厌邶奕连忙站起身来,略微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和头发。

    毕竟她可是有魔界第一美人之称的人,也真的特别看重自己的外表。如今还有其他下人在这儿,她也不想被人笑话的趣,不过心暗暗的也开始对百里迦烈有了恨。

    “我的确是不想杀他们的,可是看着他们因为被囚禁的时间太长,一个个体力不支,甚至已经出现了疫病。我只不过是怕传染给其他同样虚弱的人,所以才出此下策的,并不是故意要不听魔王的话的!”

    厌邶奕摸了摸自己已经被百里迦烈掐得发红的脖子,委屈巴巴地这么说着。甚至说着说着,便带了哭腔,一副十分憋屈的模样。

    百里迦烈的眼神自始至终只是冷漠的盯着座下的人,因为他知道,厌邶奕在说谎。虽然他不懂为什么自己如今可以这么肯定,但是他看待这些事情从来都不会错的,厌邶奕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看着厌邶奕又是极力为自己辩解,又是哭哭啼啼的,百里迦烈却久久没有搭理她,气氛弥漫着尴尬,黑骁在一旁也是无奈地挠了挠头发。

    虽然黑骁也不知百里迦烈为何要这么生气,但是看得出这次厌邶奕的确做错了,不过也不能让两个人一直这样僵持着,所以黑骁便轻咳了一声,还是打算开口说几句打打圆场。

    “老大,刚刚也算是罚了东护法了,毕竟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刚刚她那样子极其狼狈,对于一直看重外在的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惩罚了。既然只不过是杀了几个罪人而已,之后没有你的命令,其他人肯定是不敢再轻举妄动的了,您可不要动气。”

    既然如今黑骁都开口了,百里迦烈怎么说也要给黑骁一个薄面,所以最后只是不屑地瞥了一眼坐下的厌邶奕之后,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百里迦烈没有什么理由要留在妖界,毕竟他不喜欢这个地方。更何况当初在这里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如今也没有胡天卿的消息,那么自己本不该在这里多做耽搁。

    至于厌邶奕的事情,刚刚他已经吩咐了黑骁,这几日他既然闲来无事,便留下来悄悄的调查一下厌邶奕吧。

    总之,百里迦烈不可能相信厌邶奕没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他也很清楚,以厌邶奕那样狡猾的性格,是根本不可能跟自己说实话的。

    至于最后到底要怎么给厌邶奕定论,那还得黑骁调查个所以然出来再慢慢罚她。

    刚刚厌邶奕的确是被吓着了,她本来还打算用一些感人肺腑的说辞,提一下之前自己陪着他南征北战的那些苦日子,让百里迦烈相信自己的真心。

    可是看着如今的百里迦烈,仿佛连一分一秒都不愿跟自己待在一起,走的时候是那么决绝,厌邶奕一时间也是觉得心里一痛。

    “啊,东护法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老大一直以来都是这个脾气,你本来是知道的,是不是这几年不怎么回魔王殿,反倒是忘了,所以才做出这些惹老大不高兴的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职农夫〕〔幕后创世玩家〕〔总裁爸比从天降〕〔山河不长诀〕〔白夜岛〕〔变身之我真不是NP〕〔万界之全能至尊〕〔诸天大佬聊天室〕〔帝道独尊〕〔裴少难缠:娇妻请〕〔我有一座末日城〕〔傲娇童养媳〕〔重生八九甜蜜蜜〕〔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巫中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