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旧事惊心〕〔我与我的狂歌行〕〔我只想安静地舔盒〕〔混在诸界〕〔行踏天涯〕〔天价契约:慕先生〕〔萌狐悍妻〕〔都市最强魔尊〕〔流年不负笙情〕〔长生三千年〕〔我的山海经有点崩〕〔给未来加点蕴〕〔横贯九霄〕〔末世迷途0a〕〔世纪暖婚:甜妻,〕〔悲催村女重生记〕〔人皇赘婿在都市〕〔仙焰〕〔天才宗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 第两百四十二章 重获信任
    而如今思来想去,可能也的确只有向淳婧较合适了,想到这里向淳美又无奈地重重叹了一口气。手机端

    “那看来我明天是得想办法联系向淳婧一下了,本来想着我肯定永远都不可能主动联系她的。我真的是不想跟他们多有什么联系啊,你又不是没看见,她每次见我那个态度,脸臭得仿佛看到了宿敌。”

    向淳美语气闷闷不乐的,自己要是按年龄来算,也算是他们向家如今这一代所有人的大姐了。可是他们有谁尊重过自己吗?从来都没有好吗!

    朱振喜也知道向淳美心是有怨气的,但是如今已经到了最后这一步了,只要遗产的事情一处理好,其他事情都已经不再是事了。因为之后向淳美肯定跟他们向家其他人也不会有过多的联系了,这是肯定的,也是他们不屑的。

    所以朱振喜也是轻轻拍了拍向淳美的肩膀,最后安慰她一番,并且转身将他们事务所的门给锁好。

    “安啦,等到这个官司完了之后,你可以拿出一大笔钱,然后好好的休息,给自己放个假了,律师事务所这边还有我的嘛。”

    向淳美听完朱振喜说的也觉得庆幸,幸好自己身边还有这样一个贴心并且有实力的闺蜜。

    而如今她想要开口也是又轻叹了一口气,夜晚的温度还是有些凉的,向淳美走在路,本来的困都被凉意冲走了。

    不过她自然是不知道的,自己背后还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百里迦烈从妖界回来之后,打算回人间来看一看,没想到这丑女人竟然加班到这么晚,这真是忙起来都不想要命了?

    但还是因为之前,向淳美还在心心念念着胡天卿的事情,百里迦烈耿耿于怀,所以也不愿意出来跟向淳美见面。

    只是看着她这几天这么忙,还而且遇到了那么多事情,迟迟没有解决办法,还是不愿意找自己,百里迦烈心更加来气。

    也许是因为之前向淳美跟自己表达心意之后,自己没有跟她正式回应,所以向淳美这是在赌气?

    想到这里,百里迦烈心烦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感情。他总是会把这些事情搞砸,所以他才选择逃避,这也是从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遇到事情会选择逃避吧。

    “你好好过你平凡的日子吧,如果可以的话,你这样也挺好的,不用再牵扯进其他事情里去。”

    默默地看着向淳美走远,百里迦烈这样说了一句,虽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算是他诚心的。但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也许是向淳美最好的结局。

    向淳美不是不想找自己吗?那如果可以的话,永远不要找自己了,她在人间过他自己的日子,自己在魔界当自己的魔王。只是想到要这里的时候,百里迦烈心里其实挺失落的。

    幽冥界,本来是六界之一个很独特的存在。

    这里常年都只有黑夜,即便空会有诡异的流星划过,但是依然使其看去阴暗可怖的存在。

    只不过他们空气总是会飞扬着许多五颜六色的光斑,好像是人间的萤火虫一般。所以在幽冥界的时候,你又会觉得自己好像身处一个十分幻的地方,都不知道到底何处才是尽头。

    “这是你知道的全部了?”

    幽灵公主此时脸完全没有血色,依靠在床边,听完玲珑所说的,只这样静静地反问了一句,并没有多过问对方身可怖的伤痕怎么来的,也没有多过问她在此之后有没有收到过什么欺负。

    玲珑如今依然是毕恭毕敬地跪在地,甚至都不敢抬头与幽冥公主直视。但是她的确是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已经说出口了,所以此时她也只能选择点点头,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补充的了。

    “我和百里迦烈之间的恩怨,本来不是一日两日可以算得清楚的,你是在太过冲动了。而且我没有给过你这样的命令,你接下了长老们的这个任务,如今任务失败了,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过失,跟我没有关系,你也怪不得别人。”

    幽冥公主现在虽然会醒来较长的时间,但是她看去身体也是虚弱极了。如今她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即便玲珑已经跟在自己身边那么久,如同她的影子一般,她也丝毫不会觉得心疼。

    玲珑自然也不是为了求公主替她求情,让她脱离地牢那种阴暗潮湿,又可怕的地方。

    但是她只是想再为幽冥公主做点事情,毕竟他们影的使命,是一辈子追随着他们的影主,为他们奉献一切,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

    “公主,我刚刚提到的向淳美真的不容小觑,她对百里迦烈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存在!只有我们控制了她,很容易能够控制百里迦烈的,到时候不仅大仇能报,而且公主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玲珑也是一时情急,怕公主待会儿还没用意下来,又体力不支昏睡过去,那么这件事情肯定要被搁置很久的。

    而且玲珑觉得,如果自己再被这样折磨下去,可能也没有多少日子了,到时候能不能撑到公交再次醒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幽冥公主听完玲珑说的,只不过是冷眼看着她,并未多说什么。殿内安静了一会儿,玲珑听公主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便又自顾自的小声补充了几句。

    “那人间女子不仅戒备心特别差,而且同情心泛滥,属下当时是利用了她的这个弱点,所以才取得她的信任的。虽然后来事情败露了,但是属下相信,她一定死性不改,很容易会被再次利用的!”

    玲珑这话说到后面却有些难堪,的确,自己虽然嘴说着向淳美很好利用,但是最后毕竟也是失了手的,这话说出来也许并不能让人信服。

    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一再强调,并且这样保证的话,公主一定会相信自己所说的。

    而幽冥公主听玲珑说完之后,只是微微颔首,随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也是说,你觉得如今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需要本公主示弱来取得别人的同情吗?玲珑,你太小看我了,我虽然身体孱弱,但是我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幽冥公主显然理解错了灵笼话里的意思,但是灵笼想开口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毕竟如果再派自己去的话,向淳美肯定不会在相信自己,因为他们当时可是正面交锋过的。

    但是除了自己作为公主的影之外,玲珑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能够信得过的人选,当然。自己这话真的也不是让公主亲自出马的意思。一时间见她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幽冥公主渐渐地觉得有一些疲惫,想要休息了,虽然还没有真的失去意识晕倒过去,但是她也不想让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出现在下人面前。

    不过正在她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见到有下人急忙走了进来,脸一脸焦急的模样,想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幽冥公主抿了一口寒潭露,眼睛都没有抬,只是这样轻声问着。

    来人也是公主殿里叫得名号的宫人。如今看到玲珑也在,其实也没有觉得太过惊讶,而是毕恭毕敬地朝幽冥公主行了一礼。

    “公主,刚刚听候在长老身边的下人说,之前有一妖族的人前来求见长老。听说是狐族的世子,而如今狐族已经群龙无首,那老狐王也已经归了西,他本应该是留下来继承狐王之位的,却不知为何会来我们幽冥界。”

    听到来人这么说,玲珑一脸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来人,随即又转头看向公主。也不等幽冥公主说话,又急急地补充了起来。

    “公主,如果那人真的是狐族的世子,我见过,我也认识他的,他应该是叫做胡天卿吧?他之前也一直处心积虑想要算计向淳美和百里迦烈,不过最后走错了一步,想来全盘结束了。”

    既然玲珑把宫人前来想说的话给补充完了,那宫人便没有多说什么,沉默地候在了一旁,幽冥公主放下了玉骨杯,嘴角依然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幽冥公主才将自己随身佩戴的腰牌取了下来,双眼深邃地盯着眼前的玲珑。

    玲珑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公主这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因为公主昏睡了太长时间,玲珑也已经很久没有服侍在她身边了,所以一时间竟然生疏了起来。

    一旁的宫人看着一时也是心急,连忙开口提醒了一句,不然到时候如果公主发起脾气来,那么玲珑肯定是要被罚的,如今看她已经被罚得如此之惨了,那宫人看着也是有些许觉得她可怜。

    “公主这是让你接着腰牌,你怎么还在那发愣呢?小心待会公主罚你!”

    听到旁人提醒,玲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去,双手举过头顶,接过了公主的腰牌。但是一时间她还是不懂幽冥公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一窝三宝:总裁喜〕〔群穿三百渣〕〔诸天之最强BOSS〕〔大王令我来巡山〕〔超级小人工厂〕〔我成为了调查员〕〔赘婿难为〕〔最后一个掌教〕〔魔瞳奇遇〕〔缘藏〕〔最后的黎明纪元〕〔重生之大演讲家〕〔女配修仙:重修宝〕〔超强至尊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