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神医养包子〕〔我混烘焙圈的〕〔重生之再无遗憾〕〔我的爱情得了一场〕〔山村小神医〕〔重生资本狂人〕〔先婚后爱:老公轻〕〔不死帝尊〕〔妖龙狂神〕〔我的帝国〕〔重生之最好时代〕〔三国之黄巾神将〕〔奶爸圣骑士〕〔无限之至尊巫师〕〔寒门商途〕〔神武霸帝〕〔终极小村医〕〔天后当年十八线〕〔来自未来的神探〕〔武道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外婆走了
    “外婆也不能奢求你原谅什么,但是外婆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你没有什么义务要替别人承担什么。手机端 好孩子,好好过你的生活吧,好好生活下去,你母亲的事情你没有必要选择原料,我可以理解那么希望他可以不要打扰到你的生活。”

    当老太太轻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晨佳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一开始老太太都还在牵挂着那个不孝女,如今她这样说,其实也证明了,她已经选择放下这些执念了。

    果然,在老太太说完这些之后,向淳美能感觉到手,她握着自己的力气在慢慢的减弱。

    而刚刚老太太脸那些精神的神彩,也仿佛正在从她体内抽离一般,向淳美这样看着老太太的脸色,慢慢暗淡了下去。

    “老爷子,晨佳,好孩子,我如今看到你们,心里真的很开心……你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

    最后,在老太太意识模糊的时候,一只手握着向淳美的手,另外一只手握着老伴的手,嘴角其实还是挂着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有过多痛苦,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听着病房里的机器传来刺耳的声音,心跳机的频率渐渐消失,连成了一条直线,向淳美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听到身旁李晨佳痛哭的声音。

    这样的别离,她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要选择再来经历一次,但是如果再让她选的话,她还是会来的。

    此时看着外婆安详的面容,向淳美很努力想要给她最后一个微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发现了自己脸的湿润。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落下泪来的。

    向淳美最后做的,是亲亲放开了外婆的手,替她掖了掖被角。在一群医生护士急匆匆冲进来的时候,选择了背道而驰,静静地离开了病房。

    她知道,接下来李家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自己也并不想在这里多待。李晨佳来请求自己一场,自己能做的也都做了,虽然其实说起来,她好像也并没有为他们做了什么。

    如今向淳美觉得自己很难受很难受,整个人仿佛都被悲伤浸透了,即便知道生老病死,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再一次让她经历这种事,她还是觉得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所以走出医院来到好花坛边长椅边的时候,向淳美彻底忍不住了,坐下来抱着膝盖开始轻声抽泣起来。

    虽然她跟自己真正的外婆并没有相处过,但是想想自己一直以来遭受的这些事情,想想自己的身世,再看着老人家,因为李淑媛的罪孽而离开了这个世界,向淳美没有办法不被这样的情绪所影响。

    向淳美已经哭得很小声了,她甚至还在自己的心里悄悄讽刺着自己,选择来是她自己的决定,而如今却跑到医院外面的哭鼻子,这么伤心到底是个图个什么?

    不过正在向淳美难过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向淳美怔怔地抬起头来,脸还挂着泪珠,却看到了递过来的纸巾。

    “本来那么丑了,还要哭。这里又是医院门口,精神虚弱的人多了去,你不怕把人家吓得一病不起?”

    虽然依然是这样尖酸刻薄的话语,但是明显语调柔和了很多,向淳美才听对方开口,知道来的人是百里迦烈了,但是依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随即接过对方给的纸巾,向淳美非常不客气,当着他的面用力的擤鼻涕,随后又扯过一张新的,擦了擦眼泪之后,才看向身侧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算了,这种问题还是不问了,这个世界只有你是我最捉摸不透的,也是最不受限制的。想来来,想走走,哪里都能去,何时都能走。”

    向淳美嘴里这样无意义地念叨着,因为刚刚她压抑着声音哭了一会,所以现在一开口,嗓音还是有些嘶哑的。

    百里迦烈微微皱眉,看着眼前哭得眼睛都有些红肿的向淳美,有些不是很能理解她。

    刚开始向淳美不是一副完全不想管他们家事情的样子嘛,如今怎么自己也难过起来了?

    “你还好意思吐槽我,我都还没说你什么,你自己不是说得很好听,不愿意插手他们家的事嘛,如今又来这里干什么?竟然还哭了,啧啧啧,我看你是同情心太过于泛滥,早晚要被自己害死。”

    百里迦烈是较无奈向淳美这样的软心肠的,本来看着她这几天心情暴躁,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了点骨气,处理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能做到,板着一张脸说一不二,自己还想着是不是要刮目相看了。

    可是谁能想到,没撑过两三天,她竟然又变得这般优柔寡断的模样,最是让百里迦烈角的是,本来以为她成长了,谁知道到头来只不过是在伪装,还是没能果断到底。

    向淳美听完百里迦烈的嘲讽,却是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因为现在悲伤的情绪还没有彻底消失,说话的时候依然带着浓重的鼻音,并且吸了吸鼻涕。

    “我本来是已经把自己害得不浅了啊,不然又怎么会认识你?我早晚要栽在你手,哪里还轮得到我自己害自己?对啊,有什么办法,我是不能做到像你一样冷血无情,难道这也有错吗?”

    向淳美这样说话,甚至让百里迦烈觉得她莫名其妙还挺萌的,不过随后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突然伸出手暴力得揉乱了向淳美的头发,随即一脸戏谑地看着她。

    看着百里迦烈突然这般动作,甚至此时脸还带着挑衅的表情,向淳美瞬间炸毛了,一时间忘了刚刚难受的理由,瞪着眼前的人,一副要去跟他拼命的样子。

    百里迦烈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真正的向淳美这样的嘛,虽然从一开始打不过自己,但是一会儿狗腿又够贱,一会儿又一副破罐子破摔,要跟自己斗争到底的模样,一直都是百里迦烈的快乐源泉。

    只不过百里迦烈才以为她要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下一秒向淳美却也突然出击,用力地在对方头发狠狠的揉了几把。

    百里迦烈飘逸的长发,这样被向淳美给揉乱了,在风更加凌乱。

    百里迦烈顿时气得瞪大眼睛,正想抬起手给对方一记爆栗,却忽然看到有人从医院追了出来,便冷哼了一声,收回了手。

    百里迦烈虽然突然出现在向淳美的身边,但他却是隐去了身形的,只有向淳美能看到他。

    此时李晨佳依然红着眼眶,看得出来是刚刚才哭完,不过却脚步匆忙地从医院跑了出来。

    向淳美看到百里迦烈的反应,有些不解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次是李晨佳找寻的目光,看得出来李晨佳是专门出来找自己的。

    向淳美也没有多说什么,安静地坐在原地,看着李晨佳沉默着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直接走掉了,虽然外婆还是离开了,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原本以为你……算了,之前是我对你有所误会,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很好,除了跟你说谢谢之外,我还要跟你道歉。”

    李晨佳说这些的时候,向淳美能感觉得出来,她的态度是很真诚的,甚至在全部说完之后,她还向向淳美微微鞠了一躬,反而是让向淳美角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她并不了解李晨佳,所以现在并不能因为简单的接触而去评价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也许是因为这莫名的血缘关系,竟让向淳美觉得此时的李晨佳,真的有一种亲切感。

    想到刚刚发生的种种,毕竟李晨佳是外公外婆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她才是他们最亲的孙女,所以她肯定自己还要悲伤百倍。

    向淳美叹了一口气,抬眼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人,“你不用感谢我,更不要跟我道歉,这些事情发生的太快,又发生了太多,我都不好去评判到底有什么对错了。照顾好外公吧,我也许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也不会再跟你们家有什么交际了。”

    向淳美并没有赌气的意思,她说的是实话,要不是因为自己今天动恻隐之心,她也许真的不会跟他们家过多的牵扯关系。

    而如今,即便她已经来了这里,亲眼目送了外婆的离开,但是这些都并不能证明什么,这么多年的隔阂已经让她跟这些血亲越发疏离了,也没有必要硬要牵扯到一起。

    李晨佳知道向淳美是什么意思,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随后犹豫之间,还是抬头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还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我现在也不想喊她妈了,她的确很不配。但是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或者做了什么坏事,我也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她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扮男装:邪魅世〕〔超凡侵染〕〔噬星魔劫〕〔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