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银雷孤影〕〔绝世不灭体〕〔抱错[重生]〕〔和纸片人谈恋爱〕〔北冥密卷〕〔平湖二流〕〔恶鲨〕〔游戏世界旅行者〕〔虫临暗黑〕〔医圣都市纵横〕〔航海与征服〕〔最强鬼医:暴君宠〕〔诱妻入怀:冷少,〕〔谋娶军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灵婚簿〕〔宇宙执事团〕〔闪婚新妻,黎少心〕〔火影之两界成神〕〔都市之无敌修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849章:猪之歌
    说,周太后要当武则天,这话拿着当谣言源头传播吓唬吓唬清荷那样的自然可行。但要是说,有谁会真去信了这个谣言,那才叫见了鬼了。

    尼玛,周氏如今都多大岁数了啊,特么土都要埋到脖子了,冷不丁的跳出来说要当武则天,恁谁听到也只会当个笑话。

    所以,苏默当时拿这话出来吓唬清荷毫无心理压力。可是如今被太皇太后拎出来,这可就真成了大把柄了。正如周太后说的那样,一个“构陷后宫,挑拨皇家骨肉”的大不敬之罪,妥妥的没跑啊。

    那么这个古代的大不敬之罪究竟是个什么罪呢?嗯,大伙儿可以把它等同于谋逆之罪看待。也就是说,绝对够的上诛九族的那种了。

    苏默这会儿脸都要绿了,虽然他明知道上面这老太太并不真的是要降罪与他,但是所谓伴君如伴虎,谁又敢真的笃定这不确定,会不会突然又变作了确定了呢?

    尤其是放在一个枯寂在后宫中多年的老女人手里的时候,这种不确定性的几率,无形中又大了几分。在苏默意识中,这些个早早没了男人的老女人,大多都是心理变态的。

    心理变态啊,那得是多可怕啊!

    “哈,咳咳,那个,谁?这是谁说的?简直笑死人了。这种话也拿出来献,大抵除了神经病外,猪听了都会笑死的。太皇太后,咱不跟神经病见识好不好。”

    苏默使劲的眨巴着俩小眼睛,卖的一脸的好萌。

    太皇太后气急而笑,好悬没忍住站起来一脚踹过去。

    猪听了都会笑死,神经病才会相信……好吧,这话乍听上去没毛病。可尼玛再仔细琢磨琢磨,这味儿就不对了。

    首先,太皇太后没笑死;其次,太皇太后还拿这话挤兑他苏默……嗯嗯,也就是说,太皇太后不是什么就是那什么…….

    旁边朱厚照惊恐的望着他,连害怕都忘了。这是神啊,果断是神啊。要不然怎么敢什么话都往外说呢?好吧,大抵这就是所谓的花样作死吧?果然是吧?

    感受到太子小弟仰慕的目光,再瞅瞅上面太皇太后开始发黄的脸,苏默砸吧砸吧嘴儿,猛然也回过味儿来了。

    “……其实吧……那什么……咳咳,猪也是挺可爱的哈。比如臣就知道一首歌,唱的可萌了……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嘎嘎,是不是很可爱很萌啊……好吧,臣错了……”

    又唱又跳的,还用手扳起自己的鼻子作猪相……为了生存,苏小太爷也真是蛮拼了。

    结果一通忙活完后,却见上面太皇太后脸歪嘴斜,浑身哆嗦,眼眶子都在直抽抽了,登时不由的心丧若死,颓然放弃。

    “噗嗤!哈哈哈哈……”旁边忽的传来一声憋不住的笑,转头看去,却见小太子浑身跟犯了羊癫疯似的,抱着肚子快要躺倒地上去了,这笑的,都声嘶力竭了。

    苏默就郁闷了,你妹儿的,误中副车啊有木有?该逗笑的没反应,这不该笑的却笑成这德行,怎么自己的演技也进化出异能来了,还自带方向属性了?

    可问题是,眼下是死到临头了啊兄台,你还有心思如此快乐,这么二你妈妈知道不?

    苏默又有些淡淡的忧伤了,一脸的抑郁,为着自己有这么个二货兄弟,而再三叹息不已。

    “噗嗤——”

    又是一声憋不住的笑声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的笑声却是从身后的门外传来的。

    房中众人都是一惊,齐齐转向看去。却听门外一个声音响起:“老祖宗,儿臣张氏,携太孙太康求见。”

    房中,苏默猛地眼睛一亮,霎时间如同还了魂儿也似。张皇后来了,有救了!

    太皇太后乜眼看看他,心下微微一动。随即展颜笑道:“皇后来了便进来吧,哀家的小太康也来了吗,快进来让老祖宗看看。”

    老太太亟不可待的招呼着,甚至都没用下人宣召。这一刻,这个大明朝最顶尖的存在,彻底化为一个普通的老太太,满脸满眼都充满了慈爱之色。

    门外张皇后应了一声,帘栊一挑,闪身走了进来。手边还牵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打扮的粉妆玉琢的,却不是小公主太康张秀儿是谁。

    进得门来,张皇后目光先是一瞥站到一旁的苏默一眼,眼中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随即才屈身对着上首的太皇太后再次行礼,恭声道:“臣妾给老祖宗请安了。”

    旁边,小公主太康也一板一眼的作礼,脆声道:“太皇祖母,太康来看你来了。你别打苏默哥哥好不好?苏默哥哥是好人。”说着,大眼睛眨啊眨的,满是期盼恳求的望着周太后。那小模样萌的一塌糊涂的,让人看一眼心都要化了。

    周太后哪里还绷得住?也不待人扶,忙不迭的站起身来,一边冲皇后摆手示意平身,一边往前来抱小公主,口中唤道:“唉哟唉哟,哀家的心肝儿,快来快来,莫跪莫跪,小心地上凉。好好,怎么都好,咱们小太康说什么就是什么。”

    旁边几个宫女慌的七手八脚去扶,有那机灵的早一步先扶起小公主,将她抱了起来送到周氏怀中。

    周氏两手接过来,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哪还顾得上别个。只一个劲儿心肝儿宝贝儿的喊着,怕是此刻太康喊着要天上的月亮,说不得也要使人给摘了下来。

    苏默脚下悄悄挪动,移到朱厚照身边,恶趣味又再发作,忍不住低声使坏道:“我去,你不是说这老太太最喜清静,最烦人来扰她吗?怎么眼下看来不太像啊。还是说只是针对你这个太孙才烦。哎呀,你这位子不太稳啊,要被你妹子夺宠了。”

    朱厚照翻了个白眼,不屑的乜他一眼,撇嘴道:“你懂个屁!秀儿是女孩子,年纪幼小不说,还一直被病榻缠绵,自然会关注多些了,这有什么奇怪的?至于本太子,哼哼,堂堂男儿若是也如女儿家般这样宠法,便羞也羞死了。”

    苏默瞠然,妈蛋,竟然被小屁孩鄙视了。貌似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估摸着黄历上一定是写着:忌出行,不利于言……

    苏默抚着下巴寻思,暗暗决定,回头定要好好研究下易经这本书。特么一个两个的都变聪明了,忽悠这口饭越来越不好混了哇。

    张皇后在旁觑眼看着俩小子嘀咕,又再看看上面正和闺女不知说着什么,笑的满脸褶子都舒展开的老太后,微微苦笑摇头,将身子半转过来,低声笑骂道:“两个臭小子,胆大包天,竟敢跑到清宁宫来胡闹。看回头陛下知道了,可仔细你俩的皮。”

    朱厚照和苏默顿时都是一窒,然后几乎是同时动作,毫不犹豫的一齐举手指向对方,异口同声的道:“不关我的事,都是他惹出来的。”

    话音出口,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同时怒目而视。

    朱厚照:“默哥儿,你竟污蔑我!真难以相信。”

    苏默:“殿下,你学坏了,我好痛心……”

    张皇后看的嘴角直抽抽,抬手扶额,简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自己以前只怕儿子耿直吃亏,这才一再鼓励他跟苏默那小子交好。可眼下看来,这效果似乎有些超乎想象了。这样发展下去,大明朝的下一任皇帝陛下,会不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

    皇后娘娘忽然好担心。

    “你们两个小猴儿在那儿又闹腾什么?哼,今日看在咱们太康的面子上,哀家懒得再跟你们计较,都给哀家滚蛋吧。下次再敢顽皮,须仔细你们的皮!”

    正斗鸡似的对持着,忽听得上面周太后冷不丁一通训斥。唬的两人同时一个激灵,连忙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垂首聆训。待听到最后两句,却又同时目光一亮,互相对望一眼,同时大声唱诺谢恩,然后如同中箭的兔子般,抱头鼠窜而去,甚至连跟皇后都没来得及打招呼。

    后面,周氏等人静了一静,忽的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却哪还有半点之前气恼模样?

    却原来,早在张皇后进门前,周太后便肚中笑开了花。只是碍于颜面,只得努力憋着。那什么嘴歪眼斜、眼眶子抽抽不假,不过却不是发怒,实在是忍笑忍的太难过所致。

    直到张皇后母女进来,小公主太康开口就为苏默求情。待到凑到老太太怀里,老太太悄悄问起缘由。小萝莉便皱起蚕宝宝眉毛,小大人般叹口气,埋怨道:“唉,太子哥哥和苏默哥哥就爱胡闹,真不让人省心。太皇祖母,他们是不是不肯听话,陪太皇祖母说故事?好吧,那就让太康来吧,太康也会很多很多故事的哦,太皇祖母就不要怪他们了,放他们走吧好不好?”

    什么太子哥哥和苏默哥哥就爱胡闹,不让人省心,全是平日里听张皇后说的多了,此时却从一个五岁的小人儿口中蹦出,再配上那副强作哀愁的小模样,那股萌差,瞬间就给周太后萌翻了。

    再加上原本周太后也早醒过神来,并没真的要对两人如何。这下有了这么个萌萌的小人儿搀和,还有皇后的面子也摆在那儿,周太后自是顺坡下驴,当即佯作恼怒,将两个小混蛋轰出去作罢。只是那憋了许久的笑意,却是怎么也再忍不住了。

    外面,一路撒丫子狂奔出来的哥俩儿好容易喘匀了气儿,这才互相对视一眼,也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小太子自是因着这一番虎口脱险、惊心动魄而开心;苏小太爷却是另有一番暗喜。

    这一次如同胡闹般的举动,他已然可以确定,里面那个老太太或许还不确定是不是跟自家老丈人的案子有关系,但是却绝不会跟那股神秘波动有牵连。

    这让苏默不由的大为松了一口气儿,既然周太后这尊大神没牵扯在内,那么接下来,他便再无顾忌,可以彻底放手施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