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反派:我的宿〕〔毒医娘亲萌宝宝〕〔空间之末世女在古〕〔至尊骨神〕〔进化从鲲开始〕〔天穹之下〕〔逐恒〕〔妃入宫墙〕〔末日崩塌〕〔最强绝世武神〕〔鸿蒙古佛〕〔随身空间:神医小〕〔大海商〕〔天帝传〕〔奶爸的异界餐厅〕〔惊世琴音:逆天大〕〔快穿女配:强攻男〕〔平淡无奇的幻想乡〕〔夜帝独宠:天才萌〕〔不灭修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529章:风暴酝酿
    “他们疯了吗,他们这是疯了吗?这笔账一定要清算,一定要清算!”伊诺侯爵两眼血红,暴怒的狂叫着。

    大帐内外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去触他霉头。话说自扳倒了坎帕尔之后,整个罗斯大营上下,再无人掣肘与他,已经完全成为了伊诺侯爵的一言堂。

    按说这本该让伊诺侯爵很惬意了才对,然而忽然冒出来的诡异攻击,却让伊诺侯爵烦恼不已。

    攻击不是来自于什么人,而是源自一种可怕的蚊子:草原大黄蚊。

    也不知这种大黄蚊是什么变种,原本应该在冬季就会消亡的蚊子,竟然诡异的存活了下来,并且给他的部队造成了莫大的麻烦。

    这种麻烦虽说不会致死,但却让士兵们苦不堪言,一连十几天下来,竟让他的后营瘫痪了一半。所有被蚊叮的士兵全部发起了高烧,头昏眼花,不断的说着胡话,除了躺在床上静养外,什么也干不了。

    伊诺侯爵将整个大营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大营,近乎一半的主力都放在东南北三个大营中,而后营则人数最少。而说是东南北三个大营,其实并不是真的严格按照方位而分,实际上而是呈半扇面的态势排列。

    这其中,南大营主要是防备西南方的鞑靼国师亦思马因而设;而东大营则是防备达延可汗这边;至于北大营,却是为的防备更北边的西伯利亚汗国和几个鞑靼的大部落。

    西伯利亚汗国本为昔日的金帐汗国属国,后来金帐汗国被攻破,西伯利亚汗国虽表示臣服,但莫斯科公国却从未放松过对其的警惕。如今金帐汗国昔日四大属国,在莫斯科公国的攻略下,也只剩下西伯利亚汗国一个了。这还是因为西伯利亚汗国所处之地最是贫瘠、气候恶劣,以至于国力不强的原因。

    莫斯科公国此番南侵,打的旗号是因为成吉思汗陵的出土现世,但真正的原因,却是为了进一步彻底消化金帐汗国遗留的势力。毕竟,金帐汗国作为昔日蒙元的延续,莫斯科公国也是花费了好大的气力才终于将其拿下,但要想完全消化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这种消化的过程,或许需要几年的时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但此番成吉思汗陵出土的事件,却让莫斯科公国看到了事情的转机。借助这个时机,既能转移视线加快吞并胜利果实,还可以进一步南窥,准备谋取更多的土地和更大的利益。

    罗斯人对土地有一种近乎变态的贪婪,其所建立的所谓“南方军团”,便是因此而生。

    但无论是他们抱着怎样的目的,在这酷寒的冬季,显然都不是便于展开的时机。如果要强行展开也不是不行,但那要提前做好重大付出的心里准备。

    而这一点,也恰好是伊诺身后的势力,和坎帕尔身后势力角力的症结点。

    坎帕尔伯爵的势力,代表着索菲亚公主和她的儿子,被囚禁的瓦西里王子。他们希望能通过快速的完成这种消化,以此来提高瓦西里王子的声望,进而迫使大公陛下释放王子。为此,他们不惜代价。

    而伊诺侯爵所代表的势力,则坚决排斥代表着东罗马帝国利益的索菲亚母子上位。那么,不给他们这种增加声望的机会,对金帐汗国残留利益保持平稳而缓和的消化,就是不言而喻的事儿了。

    这也是伊诺侯爵为什么要想方设法打压,甚至最终将坎帕尔拿下,遣返回国内的原因了。

    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有了他将整个大营一分为四的举措。这样分兵之后,自保绝对有余,但在进攻上却稍显不足,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伊诺侯爵只要悠闲的驻扎在此就可以了,一直等到国内的角逐分出胜负。

    所以,鉴于此,他分派在后方的后营,也就是所谓的西大营,其实多是后勤运输部队。为的就是便于联系国内,接送传递物资消息之用。

    可他万万没想到,原本应该是不会有战事的西营,竟然会受到大黄蚊这种诡异的攻击。这使得他不得不在寒冬腊月里,亲自跑到西大营来坐镇,着手对付这诡异的困局。

    好在是前些日子,从国内调来了一批专门针对蚊蝇的燃料。这种燃料点燃后,会产生刺激性极大的气味和烟雾,终于在今日显现威力,将那些讨厌的小东西驱赶离开了。

    而当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正想着这下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的时候,却不想忽然接到急报,自己设立的东、北两座大营,竟然彻底沦陷了。不但如此,甚至连自己的心腹,信任东大营的军团长约瑟夫,以及北大营的军团长莫里茨也陨落了。

    约瑟夫也就罢了,不过就是个新人,虽然就此战陨了有些可惜,却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另一个,北大营的军团长莫里茨可就截然不同了。那可是堂堂的“莫斯科之盾”啊!

    其身后不但站着老牌的贵族,更是因其闻名于整个公国,俨然是公国民众心中的保护神一般。他这么一死,那绝对是要引发莫大的动荡的。

    而这种动荡,恰恰是伊诺侯爵这方势力不愿看到的。那不但给了敌对势力攻击己方的借口,更会让国内民众对整个南方军团产生不信任感。

    这种不信任感,一旦被敌对方利用,南方军团再想掌控整个南方事务,借此达到压制索菲亚公主的谋划,就会有彻底倾覆的危险。而由此一来,他这位南方军团的最高指挥者,下场也就不问可知了。这如何能让伊诺侯爵不暴跳如雷?

    鞑靼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己方,莫斯科公国必须要做点什么了,否则他真的难以对国内和民众交代。这且不说之前,还有那一小撮儿东方人给予他的羞辱之事。眼下两相结合,顿时让伊诺侯爵再也难以保持淡定了。

    “那些狡猾的东方猴子!”他恨恨的咒骂着,脸上浮现着某种不正常的潮红,这使得他看上去愈发显出几分狰狞。

    “让士兵们做好准备,休整三天后,全军开拔。这次我要给那些卑贱的下里巴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乱发了一通脾气后,他满含怒气的下达了命令。

    美好的休闲生活飞了,这全都是那些该死的野蛮人的错。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绝对难以承受的代价!

    传令兵大声应喏着,转身跑了出去。可没多会儿却又折返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满头大汗的斥候。

    “怎么回事?”伊诺侯爵冷冷的喝问道,心中却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升起。

    “鞑靼人来了,他们尾随着咱们的溃兵,往主营杀来了。”斥候脸色苍白的说道,眼中有惊慌的神色闪烁。这一刻,他再没有了以往的狂傲嚣张,满心满脑里全是曾经的传说:天啊,难道是百年前那个魔鬼再次苏醒了吗?那带着可以铺满整个大漠的骑兵,住在金色帐篷中的伟大存在,是他又要来了吗?

    伊诺侯爵手足微颤,瞬间瞪大了眼睛,鼻孔中粗重的呼吸如同一头暴怒的公牛。

    他这可不是如那传令兵一般,被遥远的传说吓的。他这是气的,彭拜的怒气勃然。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那些该死的土著,肮脏的鞑靼人,他们真当自己是泥捏的不成?自己这还没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竟然还胆敢来继续攻击自己的主营?不可饶恕!绝对是不可饶恕!

    “整军!整军!立刻整军!”他大怒着狂吼着,眼神如要择人而噬。“不必再等三天了,马上聚集所有士兵,马上!我要让他们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付出代价!”

    啪嚓!一只上好的陶瓷茶碗摔碎在传令兵的脚下。传令兵激灵灵打个冷颤,麻溜儿的转身就跑了出去。不多时,急促的鼓点在西大营的上空响了起来。满带着一股狂暴的气息……

    数百里外,蒙古大王子博罗特面蒙着遮巾,悠闲的坐在马上缓缓而进,顾盼之间全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

    接连拿下罗刹人两座军事重地,虽然都是如同捡便宜一般,但最终的事实毫无疑问是落在他的身上。蒙古人最重战功,他以大王子的身份,又有了这种亮眼的战绩,对于提升他的声望,绝对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只要这种情势继续保持下去,那几个暗暗觊觎汗位的弟弟,必将再也无法追及,只能老老实实的低头臣服与他。

    想到这儿,他差点没能忍住笑了出来。目光在周围跟随的大军看了看,眼神中更透露出压抑不住的兴奋。

    此番行动,所得简直超出他的想象。察罕部、巴彦部、还有科尔沁部,这真真是天降洪福,合该他图鲁博罗特天命所归啊。

    蒙古汗位的接替,固然是由上一任汗王指定,但也与族中各部落的支持难以分开。而像是察罕部、巴彦部,尤其是科尔沁部这样的大部落,一向都是保持中立,很少会参与到权利的交替中的。

    但是今日借此时机,他完全可以借此将这三大部落挟持到自己的战车上。哪怕得不到他们明确的支持,但只今日这一番态势传播出去,也足以造成一种三大部落支持自己的声势了。

    不需要谁去亲口承认什么,只要有了这种误会就好。哎呀,可真是要好好感谢下自己那亲爱的小妹,若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有这个机会呢?

    博罗特在马上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图鲁勒图,见她黛眉微蹙,似是满心忧虑,不由的怔了怔,忍不住低哼了一声,刚刚满心的欢喜霎时间化作乌有。

    那个该死的汉人,他偷走了小妹的心。他必须死!等着吧,等着自己这边完事后,便立刻赶回去,当着所有族人的面拿下那个狡诈的混蛋。到时候,以自己连番大胜的威势,想必就算是父汗,也不好驳了自己的颜面。

    至于大明朝廷,哼,自己连罗刹人都打败了,还会怕那个早已腐朽不堪的病猫吗?而想必那个懦弱的汉人朝廷,也绝不会为了个区区钦差副使的死活,跟强大的蒙古为敌吧。

    那个酸腐的朝廷一贯如此不是吗?博罗特得意的想道。鞑靼人必将再次崛起,祖先的威名,也必将再次重临宇内!在他图鲁博罗特汗的带领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