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宝联萌:总裁爹〕〔傻妃狠逆天〕〔我的女友们黑化了〕〔艾泽拉斯之救赎〕〔快穿:我家执事是〕〔盛宠鲜妻,又要生〕〔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灾问〕〔我是夸雷斯马〕〔田园宠妻:小农女〕〔青梅仙道〕〔三界小狱管〕〔重生逆袭:总裁小〕〔我的微信连三界〕〔我成了造物主〕〔国民校草心尖宠:〕〔修罗不能活〕〔夫君,狐妻,来找〕〔我只是个穿越者〕〔医妃妖娆:摄政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443章:好大、好圆、好白……好长、好
    奇景!不,甚至不能用语言描绘于万一的景象。

    饶是苏默经历过后世那极尽幻想之能事的各种科幻大片的洗礼,但是此刻目中所及,仍是将他震撼的莫可名状。

    就在前方某处的上空,天空似乎被不知名的存在硬生生抹出一块空洞。洞开的天幕接天连地,其下一个巨大的龙卷在缓缓膨胀着、成长着,左摇右扭,似乎要极力挣扎出那莫名的束缚。

    而在整个龙卷之上,却透出一块璀璨的宇宙。流光激影、光暗生灭、如烟如云般的各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颜色,变幻着迷幻般的形状。

    迢迢银汉、星辰出没,晦灭不定之中,似奇峰、似沧海、似荒兽、似仙人,竟是瞬息万变,涛涛然奔流回转,湛湛乎似时空明灭。

    无形的风在整个空间涌动,渐渐的蒙发成一种青光,宛如翠玉琉璃一般,又似化成一泓莹液,最终却聚成一片狂啸的飓风

    轰——

    整个空间猛的震动了一下,却诡异的一点声音都没听到。所谓大音希声,应是如此。

    苏默和胖子两个被这大震震的凭空跳了起来,四下里砂石、林木俱皆发出簌簌之声,明澈的空间忽然昏暗起来,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

    “跑!往空旷处跑!”

    苏默终于反应过来,使劲扯了惊呆了的胖子一把,转身就跑出那山石的范围,朝着不远处一处低洼带窜去。

    吼——

    身后,嘶吼声又再响起,正是先前那个不知名野兽的嚎叫。只不过这次的吼声中,已然再没了之前的那种霸气,代之而起的却是满满的恐惧和慌张。

    大地轰轰的作响,轻轻的抖颤着。无数的鸟类和小兽狼奔豕突,惊慌奔窜,形成一道各色汇聚的潮头,成环形向四面八方涌去。

    苏默扯着胖子,拼了命的窜到一处沟壕旁,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随即便尽量的后贴着壕壁,两手抱头蜷缩起来。

    这种情形之下,微弱的人力终于暴露出自身的卑微,除了各自祈祷上天保佑,再没有丝毫办法。

    轰!

    一声大震从后方上空传来,巨大的震击使得壕沟中泥沙俱下,差点没直接把两人活埋了。

    震击中,伴随着一个沉闷的惨哼声,还有各种哗啦啦的土石树木在地上拖曳的声音,那是被巨大气流推动的作用所致。

    砰!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了这种滑动。一声闷响后,苏默二人只觉的眼前忽然一暗,屏息再看时,却见从头顶上垂下雪白色一大片条状物,几乎将整个视界掩住。

    胖子努力的往后蜷缩着,都快缩成一个球了。嘴中也在喃喃的不知念叨着什么,两眼却是一瞬不瞬的瞪得老大老大,即便再如何惊恐也不肯稍阖须臾。

    狂飘飞舞的尘土之中,这样睁大了眼很容易伤到眼睛。可不知是幸运还是奇迹,胖子愣是除了挂了一眼皮的微尘外,竟是丝毫无伤,倒也是咄咄怪事。只是如此一来,免不得狼狈不堪,乍一看,简直如同庙中供奉的泥塑木雕一般。

    “喂,你傻了吗?怎么不闭眼?”苏默眼睛细长,这会儿倒成了天生优势,只略略眯起眼便挡住所有灰尘,这会儿却可忙中偷闲的瞄向胖子,出声问道。

    “怎么可以闭眼?!我得一丝不落的都记下来,这可是仙家景致,便再活几辈子都难得一见的奇景,我必须全都看着,全都看着”胖子头也不回的答道,眼睛仍是一瞬不瞬的盯着。

    苏默震惊了,竟无言以对。转念一想,却又释然了。刚才那龙卷之上的景象,虽只是一刹那,但那种深入灵魂的震撼,便说是仙家奇景,却也差相仿佛了。

    地面上的震动似乎渐渐止歇下来,有了那片雪白物事的遮蔽,倒让这壕沟里面自成一片空间,俨然一个天成的避难所。

    暂时排除了危险,两人此时的心都稍稍安定下来。胖子终于得以让双眼稍得放松,眨动着缓解酸痛。看他泪流满面的惨像,苏默很担心再继续下去,这货要把眼睛瞪瞎了。

    中二青年的世界实在闹不懂啊,苏默干脆不去理他,转而把精神转到刚才的事情上,心中忽然若有所悟。

    外面渐渐静寂下来,呜咽的风声不再,连同各种鸟兽的惊声也都渐渐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苏默忽然心中感到一丝悸动,隐隐的似乎又感到了那种牵引。只是此刻的感觉,竟是近在咫尺,不再如之前那般飘忽不定,忽东忽西了。

    这让他惊奇之余,不由的也是瞬间提高了警惕。正犹豫着是不是打开上帝视角窥探一番,猛不丁忽然觉得衣袖一紧,却是被胖子紧紧的攥住。

    “怎的?”他疑惑的转头问道。却见胖子两眼瞪得铜铃一般大小,满脸的惊恐紧张之色。

    “那那个”胖子哆嗦着嘴唇,嘴巴张了又张,好容易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儿来,却是完全词不达意。焦急之下,干脆抖着手抬起,颤颤的指向前方,示意苏默。

    苏默不明所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一片雪白,正是刚才最后一下轰响后,落到两人头顶上后,耷拉下来如同帘栊似的东西。只是此刻尘土回落,让那原本的雪白上沾染了一层土黄,随着微风吹拂,不时的扑簌簌往下飘落着沙尘。

    “动动了,刚才它动了”胖子终于稳住了心神,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尽量靠近苏默耳边低声说道。

    “活的!”最后,又再加重语气,从牙缝里挤出俩字来。

    苏默眸子猛的一缩,霍的转头凝目看去。果然,片刻后,见那片雪白似乎轻轻颤了一下,便有一蓬沙尘落下。

    “这是”苏默心中一哆嗦,猛然一个念头闪过。转头向胖子看去,却见胖子脸上的惊恐更甚,见他看来,只是轻轻点点头。显然,两人想到的都是一样。

    咯,苏默嗓子眼里不由发出一声轻响,那是不由自主吞咽口水所致。

    这个地方,这种时候,眼前这个形同门帘般的东西,竟然是活物。再综合前事联想下,这活物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怎怎么办?”胖子声儿如同蚊子哼哼,紧张的问道。

    苏默也是阵阵的头皮发麻。我去!老子咋知道怎么办!这尼玛左躲右躲的,到头来竟是躲到这家伙跟前儿了,这算不算是自作孽呢?还是说,这尼玛干脆就是命中注定,非要自个儿正面面对这家伙?

    经过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经历,苏默现在已经再没有任何坚持无神论的底气了。由此,对于冥冥中的一些事儿,俨然开始有种宿命的觉悟了。

    妈蛋!既然躲不过,那便只能面对了。左右不过是个死,老子已经多活过一世了,够本了!正所谓要死吊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这么想着,忽然二杆子气发作。略微感应了下外面已经彻底消停了,当即站起身来,咬牙道:“走,咱爷们就见识下,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说罢,也不去理会胖子,当先弓身钻了出去。只是嘴上说的豪迈,出入之间仍是尽量躲避着那片雪白,并不敢轻易触碰。

    胖子大为紧张,忙不迭的在后面跟上。对于少爷如此爷们,不由的从内心里敬佩起来。少爷果然是少爷,虽然平日里猥琐了些、无耻了些、做人几乎从无下限,节操更是完全看不到,但这仍不能掩盖住他那如黑夜中萤火虫般的闪亮

    “阿嚏!”

    前方,正撅着屁股往沟上面爬的少爷,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接着,胖子就看到少爷似乎猛地身子一颤、一僵,然后,噗的整个人软了下去。

    然而,几乎是在万分之一秒后,少爷仍保持着趴伏的姿势的四肢微微一动,瞬间又挺了起来。就那么离地不过三寸高的距离,四肢齐动,摇头摆尾的窜了出去,如同一只大号的土拨鼠也似。

    胖子木呆呆的看着,目瞪口呆。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心中某座丰碑,就那么轰然倒塌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盲目的崇拜,真心是要不得的。

    许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又或是被震惊的麻木了。这一刻的胖子忽然不怕了,就那么木然的直着身子走了出来。甚至在经过那片白色时,嫌弃碍事还拨拉了一下

    直直的走到少爷身边,眼中那痛心和失望,让某少爷大是惭惭。轻轻咳了一声,强作镇定的站起身来,一边扑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扭头躲开胖子的视线,转而向另一边望去。

    “我靠哟!”一看之下,原本是掩饰窘相的动作顿时一僵,随即便是一声失声惊呼起来。

    “好好大!好圆!好白啊”

    噗通!胖子仰面便倒。这尼玛什么跟什么啊,少爷啊,咱还能矜持点不?你确定咱这是在仙界探险,而不是进了青楼逛窑子?

    胖子内牛满面,躺在地上好歹镇定了下心神,这才艰难的爬起身来。先是幽怨的看了少爷一眼,这才顺着少爷发直的眼神看去。

    “哇靠!好好长!好粗!好大隻哇——”林子间,霎时一个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响起,惊起雀鸟无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