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之汉教大〕〔证道长生之路〕〔逆世魔尊〕〔繁花似锦度流年〕〔快穿撩人:失足bo〕〔我在煤矿卖煤的那〕〔逆流2004〕〔文娱大戏精〕〔网游之宅男的上古〕〔神级大道士〕〔极品小画仙〕〔逆袭:我会修真〕〔放开我的小白龙〕〔神域凰女〕〔天都妖逆〕〔盛世绝宠:纨绔小〕〔我的女儿是天神〕〔重生蜜爱:霸道祁〕〔我的绯色人生〕〔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303章:危机来临
    ,!

    翌日,大反派继续郁郁而行。? ?

    此时队伍已经过了兴县,正贴着石楼山山脚行进。而接下来无论是自己直接出关也好,还是跟在屁股后面去追使团大部队也罢,都要等出了石楼山后才能决定。

    如若是自己走,便要折而向西经岢岚、河曲等地,从灰沟堡出关,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显然这是最近的一条路了。

    至于说继续往大同去,就目前来看,是完全没必要了。虽然说大同守军应该也会派人来迎,但没了使团这层保护,来的人究竟是保护他苏默的,还是来取他苏默脑袋的,那可就不太好说了。

    按理说孙胜他们这队人的任务,就是护送他到进入使团队列后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可是如今闹出这么一出来,孙胜等人也是赶鸭子上架,想走也没法走了。

    所以,不但苏默自己郁闷,孙胜等人也是郁闷的不要不要的。就凭这百十号人,到了草原上应付一般情况还好,若是碰上大股的北元军队,那完全就是给人送肉的,连个浪花都不带翻起的。

    苏默倒是有让他们就此回转来着,可以孙胜的秉性,又哪里能做出这种事儿来?且不说如今两下里关系亲近了不少,而且孙胜对苏默又有些歉疚,便单只是以周重对苏默的重视,孙胜也不能就此撒手而去。否则回去后,真说不准周重会不会直接砍了他脑袋去。

    虽然他也着实不知周重如此看重苏默的原因,但他只是个百户,不管明白与否,都必须严格按照军令执行。军令要求他将苏默送达使团,那苏默一日没进到使团,他便一日负有保护之责。

    由此,整支队伍行进之中,便也都显得有些沉闷。而且随着渐渐离着边境越来越近,可能随时会面对北元游骑的袭击,也使得上下人等都提高了警惕,再无前几日那般闲适了。

    苏默没再乘车,独自骑了一匹青骢马信马由缰的走着。那位于冕于少卿,他虽然从没见过面,但是通过孙胜和江彬二人的描述,他脑子里就大体显现出此君的模样了:

    有些干瘦的身材,呆板沉寂的面孔,或许还会有几缕花白的胡须;眼神应该是那种清高中带着傲然,冷冰冰的看谁都似乎高人三分。这是家世和他父辈的积荫下的产物。后世诸多影视中,都有类似的脸谱般的模板。

    书香门第,父亲又是民族英雄,清名素著,身为儿子的他天然的就化为清流之列。

    而苏默,本是个连县试都没过的童生,因幸进而得官,又无身份背景的,不欺负他欺负谁?

    更何况,这俨然就是成化时最招致诟病的传奉官,一向为清流之士抵制。作为清流中的代表人物,于冕也必须对其鄙视。

    大明中后期的文官有个通病,那就是抗上。似乎越抗上,就越能得到名声。如果能挨上个庭杖啥的,更是能一朝便名闻天下,被文人们视为正直之士。

    而苏默,显然太符合这种被践踏的目标了。哪怕于冕何其毫无纠葛、从不相识,也绝对很愿意冲过来踩上两脚。如果用东成西就中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丫站的位置实在太帅了,不踢上一脚实在是忍不得啊。

    所以,这便也是江彬说的苏默有所误会的来由。当然,这背后是不是有李东阳的影子,谁也闹不清楚。至少目前来说,并没有确切的证据,甚至连苏默自己都只是在猜测罢了。

    “这个老王八!”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苏默不由的低低咒骂出口,脸上悻悻的。

    旁边跟他并马而行的何莹偷偷瞅瞅他脸色,欲言又止。这女子虽然神经有些粗大,却也是个知道轻重的,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给男人再去添堵。只是心中未免为苏默担忧,脸上便也露出忧虑之色。

    苏默似有所觉,转头看看她,眼底闪过一抹柔和。就马上伸出手轻轻握了下她的小手,桀然一笑。

    “要不,咱们直接回武清去?”何莹感受到男人的抚慰,努力也做出个大大的笑脸后,又犹豫着说道。

    苏默心中苦笑,摇摇头没说话,眼中渐渐露出坚定之色。若是没有钦差副使这事儿,这会儿回武清说不定真是个机会。可是有了天子这道圣旨后,他若是再闷头跑回武清,那便是再打天子的脸了。

    无论旁人怎么看,也不管这个官儿是不是什么传奉官,圣旨就是圣旨,哪怕是大面上走个过场也得走,否则便是抗旨本尊,是忤逆君上的大罪。

    苏默自己或许可以不在乎,但是如今他身后还有老爹苏宏,有英国公张懋,有定国公、魏国公,有张悦、徐鹏举这些兄弟,他便不能不在乎了。

    更何况,这道圣旨的背后,无论是看谁的脸面也好,还是因为他苏默自身的价值也罢,都隐含了天子的一份关护之意。身处这个时代,苏默还真没傻大胆到可以无视皇帝的地步。

    所以,这会儿回武清就是个奢望。不过……苏默忽然若有所思的看着何莹。

    似是心有灵犀一般,何莹先是一怔,随后猛然变色,猛地甩拖苏默的手,怒道:“你想也别想!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你别想打我离开!大不了咱们从此浪迹江湖,一遂了我心思。”说罢,口中喝叱一声,打马飞奔而去。

    苏默张了张嘴,终是苦笑着叹口气作罢。正如何莹所说,他刚才还真的起了让何莹离开的念头。他囿于圣旨的束缚,可是何莹却没有,哪有何必让这妞儿跟着一起冒风险?

    至于说那个老和尚嘉曼,如今仇恨被自己拉的妥妥的,只要有自己在这引着,就不可能再去找何莹的麻烦。毕竟何莹只是个小女子,跟他又没有任何的利益相关,找何莹麻烦完全就是没有理由了。

    可没成想这妞儿往日看似粗疏,这会儿却敏感一至于此。自己不过刚起了心思就被识破,这算是心有灵犀吗?果然是吧。

    想着一个大美妞儿跟自个儿心有灵犀,苏默便有些臭美自得起来。只是再想想这妞儿最后那句,不由的又有些思密达了。

    浪迹江湖?苏默苦恼的嘬了嘬牙帮子,这一刻他很怀疑这妞儿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了,而且还是在后世深受武侠毒害的那种。

    “这是个好女子,大人不该负了她。”身旁蹄声得得,孙百户不知何时跟了过来,看着前面何莹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说我负她,就不能是她负我?”苏默有些忿忿了。

    孙百户没说话,只是斜眼瞟了他一眼。苏默就悻悻的,哥的人品就这么差?郁闷个天的。

    “大人将如何打算?”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孙百户忽然开口问道。

    这话儿没头没脑的,但是苏默却已然领会了。垂着眼皮默然了一会儿,却反问道:“孙百户你呢?此去可能不会那么太平的。”

    孙胜脸色波澜不兴,淡然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即入了边军,又何曾真的太平过?但求马革裹尸还罢了。”

    这话淡淡的,仔细一琢磨,却是满带着视死如归的豪气。苏默心中震动,睁目看了看他,脸上带出敬重之意。

    两人便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前方地势渐渐开阔起来,眼见着出了山口。行不多远,一条岔道显示在眼前。

    苏默在马上微微提身眺望,忽然指着另一条路问道:“这条路通向哪里?似乎从这边走更近一些吧。”

    孙胜抬头看了看,摇头道:“此路直通府谷,近确是近了,只不过要一路要足行近百里地,怕是你们受不得那苦楚。反倒不如这边,虽是多出近半行程,但再过三十余里,便是岢岚县城,今晚我等便可在那里歇脚。之后只需沿着驿道而行,或三十里或五十里,三井镇、五寨堡、三岔城都有落脚之处,远胜跋涉之苦。”

    苏默恍然,眺目又看了看那边没再言语,只是低着头蹙眉思索。刚才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种心悸的感觉,隐隐中放佛有个念头,告诉他应该选这边走才对。

    这种感觉极是莫明,却又始终萦绕不去。又再继续走出几步,猛然间一个念头闪过,急回头问道:“孙百户,你方才的意思是说,一般的旅人,通常情况下都是走岢岚这条路了?”

    孙胜一愣,点点头确认,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苏默脸上露出凝重之意,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沉声道:“孙百户,我不太懂兵法什么的。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要是你准备对我不利,在这种情况下,将会选择怎么做?”

    说到这儿,转头盯着他一字一顿的又道:“孙百户可知,想要苏默脑袋的,鞑子那边固然可能有,但是除了鞑子外,其他的人怕是更加急切些吧。”

    孙胜一呆,随即面色大变。他久在边地,平日里都只是面对着北元的袭扰,所思所想自然而然便只是针对北元的。

    如今得苏默提醒,顿时省悟过来,这位主儿的敌人可不只是北元啊。甚至正如他自己所说,真正想要他性命的,压根就不是北元。

    既如此,那么自己按照常识所选的路,岂不正好落入他人的算计中了?

    而且这一路固然路途通坦,但沿路多有险峻之处,最是适合埋伏刺杀。蒙古人或许进不到这边,但是其他人呢?自己只顾着防外,而疏于防内,一旦变生肘腋,定然是凶险至极。

    尤其,尤其是此刻,据他所知,就在前面不远,就有一处极凶险的所在,当地人称“阴风峡”,完全是两山夹一沟的地势,简直就是标准的伏兵之所。

    若是有人真的埋伏在那里,到时候只要两头一堵,再以箭石居高而下,自己这一队人怕是一个都难以存活下来。

    想到这儿,霎时间就是一身冷汗冒了出来。哪还敢耽误片刻,当即便一勒缰绳,就要传令全军暂停。

    只是还不待那话音出口,猛听的前边蹄声急促,一骑就边大叫着“敌袭”飞驰而来,不正是前方负责哨探的江彬是谁?

    整支队伍顿时轰的一声,霎时间大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